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章 姊妹

更新时间:2022-06-23 19:08:39
青灯伴红墙状态:连载作者:你若是风雨全文阅读

陈婉若由着金宝扶着胳膊,才出了老太太的院子,多了两步,就冒了一层薄薄的汗,将至月里,天上的月亮也分外亮堂堂一些。她抬起头看了看,金宝替她擦了擦鼻尖冒出的冷汗。陈婉沁稍前了她一步,后头跟随秋冬,陈宛如扭过脸瞧了放佛跟她一前一后的秋冬,又扭过身看向前头陈婉沁稍前了她一步,后头跟着春夏,陈宛若扭过脸瞧了仿佛跟她并排的春夏,又扭过头看向前头的陈婉沁。。

第十章 姊妹 精彩章节

陈婉若由着金宝扶着胳膊,才出了老太太的院子,多了两步,就冒了一层薄薄的汗,临近月中,天上的月亮也格外亮堂一些。她抬头看了看,金宝替她擦了擦鼻尖冒出的冷汗。

陈婉沁稍前了她一步,后头跟着春夏,陈宛若扭过脸瞧了仿佛跟她并排的春夏,又扭过头看向前头的陈婉沁。

见她没有跟上自己,陈婉沁停下来,转过背来:“不若我求了祖母,你这般身子骨。”她见陈宛若弱不禁风的样子,不禁心疼道。

陈宛若苍白着一张小脸,摇摇头,然后走了几步,坐在廊下的石凳上,看着天上的像个圆盘似的月亮。

“婉沁姐姐,你可知道,我自小最是羡慕你?”因着两人只差了几天,婉若甚少喊姐姐,陈婉沁让春夏跟金宝离的远点,然后提着裙角,大咧咧的坐在她身边,还拿了帕子替她拭了额边的汗。

陈婉若仿佛自言自语:“因得我跟你一般大,三太太院里头的妈子们总是说,姨娘跟大太太是一同见的红,偏偏姨娘折腾了两三天才生下我,后来她们背地里说,大太太有菩萨保佑。”

说着说着,十几岁的小丫头眼睛就红了,陈婉沁沉默了,抬起头轻轻拍拍她的肩头。

“姨娘是陈府唯一一个姨娘,我也是陈府唯一一个庶女,从小姨娘就告诉我,凡是都要让着姊妹们。”

“小时候我还不懂,庶女是什么,后来我知道了,是奴婢生的女儿。婉沁姐姐,府里请了女先生,也只你肯来院里找我,带我去。”

陈婉沁瞧着面前花一样的姑娘,掉下来的泪珠子一串一串的,心里不是滋味。

“可是啊,我再怎么忍再怎么低声下气,总也逃避不了。我原先想着,只要姨娘跟我多替三太太想,不碍着三太太跟两个姐姐的事,总能好的。”

“宫里来信的那天,你让春夏告知我,缘何?”陈宛若定定的看向陈婉沁。

陈婉沁心里略微愧疚,但是迎着她的目光,认真的说道:“因为我不想进宫,而我知道,你在陈府过得艰难。”仿佛是在斟酌如何用词,她略微停顿了几秒,又继续说:“府里能入太妃眼的,只那么几个。”

陈婉若打断她:“所以你也找了婉如。”

陈婉沁倒是坦荡,抛去了最初的那一丝愧疚:“不错,所以我知道,你选择了这条路。替陈家,出人头地。”

春夏跟金宝两个人在另外一头,离了四五米的地,只隐隐约约瞧见陈婉沁拍拍陈婉若的肩膀,金宝扯着春夏的胳膊:“婉沁小姐真是好人,我们小姐这些年也多亏了婉沁小姐了。”

陈婉若原是敏感的性子,生性聪明谨慎,因得自小姊妹几个,只有陈婉沁愿意跟她玩,平日里颇为照顾她,在她心里,倒是把她看的挺重。

“婉沁姐姐,只要你不想去,我都会去,只因为是你。”

陈婉沁没有看她,坐在她旁边,拖着腮帮,盯着天上的月儿:“我没有旁的心思,我不过是想着,若是有旁的姊妹愿意去,我自有法子换了她去,可是我没想到,千算万算,还是逃不过去一趟的命运,不过凡是还没盖棺定论,尚有余地。”

说完她眼里亮晶晶的,对着陈婉若笑:“你要是不想去,左右不过是换了地方过日子罢了,到时候我有法子让你回来的,你不要担心。”

说着站起来,拍拍裙摆:“走罢,明天大清早还要出发呢,你回去跟姨娘好好道个别吧。”

说完喊过两个丫头,金宝扶着陈婉若,春夏依旧跟在陈婉沁后头,两个姊妹一前一后的朝着两个方向走去。

路上,金宝好奇的问道“小姐,你怎得眼睛红了?”

陈婉若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没有接话,又左右仔细的看了看这大宅院,在月色下,仿佛跟心事一般,都藏了起来,越来越深。

她院里不比旁的小姐,只两个粗使丫头,没有妈子管着,身边只跟个金宝,等她进了屋子,瞧见秋姨娘抱着一个黑色绸包着的包袱,见她回来,忙让金宝在门口守着。

然后拉过女儿,将包袱拆开摊在桌上,里面赫然是一小包金银首饰,中间还夹这两个昨日从老太太那里拿来的金锭子。

“宫里不比旁的地方,多些银子傍身也是好的,姨娘没用,这也是这些年姨娘攒下来的,原想给你攒点嫁妆贴补点,你都拿去。”

陈婉若瞧着面前的一堆金银,酸着鼻头,瞧着面前虽然绝色,但是难掩衰老的妇人,又瞧她只穿了一件灰不溜秋的半旧墨绿色套衫,挽起的头发,只插了一根玉簪,那是三老爷送的。

她忍不住伸手抱住秋姨娘,“姨娘万万保重自己!”

秋姨娘措手不及,倒是红了眼睛,也伸出手抱过她,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已经长得跟她一般高,却瘦的厉害,抱起来手臂都磕着骨头。

那边老太太院里,等两位小姐走了,陈婉婉走到老太太跟头,翘着小拇指,轻轻的捏着老太太的肩膀。

“原先也想过你,但是一来,婉沁的性子虽然跳脱,但是也胜在讨喜,大概是跟着我太久,你这丫头,跟个小老太太似的。”

陈婉婉笑的不露牙齿,喉咙里发出婉转的笑声。“莫非祖母是觉得婉婉想离了祖母不成?”

陈老太太拉过她。“二来,你若入宫,总归对不起你父亲临行的托付。”

屋里静默了半响,“你年纪最小,行事也最为妥帖,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但是宫里头不比哦旁的。你把巧儿那丫头留下,把彩月带去把。”彩月是老太太身边刚刚提拔上去的大丫头,年纪不过十六七岁,但是由得杨妈妈一手调教。

陈婉婉闻言,忙跪下去,朝着老太太郑重的磕了几个响头:“此去不知几许能回来,婉婉不能在祖母跟头尽孝,烦请祖母好好保重身体。”

-曾妈妈忙扶起她,然后让人喊了彩月来,彩月是个个子小小的姑娘,一张圆圆的脸,五官平平无奇,但是笑起来格外和气,瞧着就让人心里生出好感,只见她端端正正的给陈婉婉行了个礼,陈婉婉瞧她手掌粗糙,手腕关节粗于旁人。心下也知道是个练家子。

陈老太太说道:“这丫头的祖母原先就是太妃身边的,因着抱来的时候年岁还小,身子也弱,就学了几天功夫。”

陈婉婉心头震惊,会功夫,会规矩,祖上是宫里出来的,那宫里的人脉肯定还在,这是祖母为这一天准备的,心下也略微有点悲哀,原来陈家的女儿早晚有这条路。

临行前的一夜,各个院里亮着的灯都比旁的时候亮的要久一些。

在家娇养的姑娘要离家去替陈家的花团锦簇再去添一把柴,让它烧的更旺一些,留在家里的姑娘或多或少的羡慕嫉妒跟怜悯。

陈婉沁翻来覆去没睡着,她的脑子里,想着晚上陈婉若流泪的样子,以及她说的话。她对三房的多照顾,无非是两人年岁差不多,又自小同情她在三房过的不好,若说真的用了多少心,也并没有,不过是明里暗里能帮的就帮把而已。

她心下也是极为不是滋味,又折腾了两下,还是一咕噜坐起来:“春夏,春夏。”

春夏在隔间躺着,听到小姐喊,忙爬起来,揉揉眼睛,从桌上端了杯茶:“小姐。要喝水吗?”

陈婉沁翻了翻白眼,“我不喝,你放下吧,我问你个事。”

春夏看着自家小姐严肃的表情,以为发生了天大的事,一下吓醒了,不自觉站直了身子。

“你觉得我对婉若小姐好吗?”春夏做好了天塌下来的准备,猛地听小姐这么问,眼睛睁圆了。

“小姐,小姐,您做噩梦了?”春夏咋咋嘴,然后看着自己小姐瞪着她,忙回道:“好啊,婉若小姐病了您给她送药,没钱您给她送钱,那么大珠子,您给她分一半。”

听到一半陈婉沁就知道问了也是白问,又心烦气躁的把她赶走了。

迷迷糊糊睡前,陈婉若那双含泪的眼睛还在她的脑子里,她想,以后一定对她好点,之前不过是举手之劳,那双好看的眼睛。哭起来真真叫人心疼。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春夏把陈婉沁喊起来的时候,外头丫鬟都忙成了一团,陈大夫人身边的石妈妈的声音透过窗子传了进来,她问:“母亲来了?我怎得听到曾妈妈的声音了。”

“大太太没来,让曾妈妈传了话,说瞧着又舍不得,就不瞧了。曾妈妈在查点行李呢。”春夏没有接话,倒是替她梳头的香芽回答。

陈婉沁心下有点不是滋味,但是她心里琢磨,估摸这一去一两年也就回来了,左右她是不会留在宫里的,不瞧就不瞧吧。

收拾妥当,到了府门口,四辆蓝沿挂着宝蓝垂苏的马车正停着,前面套着的马毛色顺亮,线条优美,饶是陈婉沁不懂马,也不得感叹一句“好马!”

陈婉若跟陈婉婉是早就到了,在门口跟着陈府众人一一告别,陈婉沁左右瞧了一圈,没有瞧见自己家娘亲,心下有些酸涩,陈老太太由杨妈妈扶着,一手杵着一根龙头柺:“你们姊妹三个往后要多多帮衬照顾,切莫耍小性子,惹的太妃不开心。”

三个姑娘齐齐应了一声,几个小姐上了车,苏芩嬷嬷在最后一辆,马车前头是几个府里的护卫,后面跟着二三十个身材孔武有力的小厮,一人一匹马,端的的气派。

金陵城的城门缓缓打开,从里面浩浩荡荡的出了一伙人,中间的马车上偌大的陈字刻在那里,茶水摊的小二怔怔的瞧着,心里感叹不已,这陈家,真是气派啊。

青灯伴红墙状态:连载作者:你若是风雨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叙世羽 穿成年代文里的学霸 第五十三章、兔子泛滥 第五十二章 穿成玛丽苏女主,真香! 穿越远古部落生活 我与脑出血 楚门骄探 第七十二章 夜游楚京(纯情改版) 第六十九章 偷蛇下酒(谢谢人称话唠1500打赏) 第六十八章 十年吞吴 凰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