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集 第七章 八面镇!

更新时间:2022-09-24 07:08:39
乾坤大圣状态:连载作者:妖僧花无缺全文阅读

说四月,盼四月。四月羞答答来临。南景北部,坐落于宜、蒙、义三州交界处有一座四面山,四面山地界有一座小镇,过春节时稍显冷冷清清,年的至四月,又再度热闹的场面出来。小镇唤作‘四面镇’。一是以倚傍的四面山假借。二来这小镇开八门广迎四面来客,故而故得名。四面镇坐落于二月羞答答到来。。

第三集 第七章 八面镇! 精彩章节

说二月,盼二月。

二月羞答答到来。

南景北部,位于宜、蒙、义三州交界处有一座八面山,八面山地界有一座小镇,过年时稍显冷清,年后至二月,又再次热闹起来。

小镇名唤‘八面镇’。

一是以依傍的八面山为名。

二则这小镇开八门广迎八面来客,故此得名。

八面镇位于三州交界,靠着八面山,又是罗水分流之处,有着河运便利,南景各路南来北往的行商都能经过,人员、财富往来密切,更多有经营北面大舒生意的实力豪商时常出入。

因此位于八面山上的‘鹰爪雁行门’看到这里的商机,早在景国南迁之初的时候就在这里兴建了百十处大客店,经营了三二十处赌坊兑坊,还有莺莺燕燕的青楼妓院,可谓‘吃喝嫖赌’样样俱全。

二十年下来。

原是一座市井,便逐渐发展成一处小镇。

‘鹰爪雁行门’高手众多,一流高手不在少数,据说连宗师高手都有三两位,因此哪怕八面镇来往混杂,他们也能镇住场子。

即便是江湖上有名号的二流、一流人物,进了这里也要守八面镇的规矩。

于是八面镇中刀兵不起,安定繁荣。

这也是八面镇能发展起来的重要因素。

这一日。

八面镇中一处酒家,提刀带剑的江湖人士坐了满堂。众人喝酒吃肉,高谈阔论,谈的都是最近南景江湖上的大事。

“听闻上个月七山盟中曼陀山庄遭了瘟,被人给摸到家门口,杀光了菩斯曲蛇,又一把火烧了云霄峰,气的三君子在家吐血!”

“啊?还有这事?什么仇什么怨,居然放火烧山?”

“知道什么人干的吗?”

“听到一些消息,据说是兴州曹家的人,叫‘曹济民’。”

“曹家曹济民!原来是他!这可是兴州曹家小辈中的领军人物,年纪轻轻就步入二流,家传‘百胜剑法’已经颇有火候,曾在兴州连败几位老一辈的二流高手!这人年纪尚轻,大家不知道。但他老子可是鼎鼎有名,人称‘八手仙猿’!”

“‘八手仙猿’曹岸?!居然是他的儿子!这便不奇怪!曹岸十多年前就在天山大会上展露头角,跟'幽谷客’曹巍并称曹氏双杰,早已是一流人物。这曹济民是他的儿子,倒真是虎父无犬子。不过这人怎会跟曼陀山庄杠上?”

“谁知道呢!曹济民被曼陀山庄追杀,反杀几个二流,自己也受了伤,躲回兴州去了。听说曼陀山庄正攒动着七山盟支持,要去曹家讨个说法。”

“这怕难咯!七山盟在兴州可不好使!‘八手仙猿’更不是好惹的!”

“是啊!两虎相争!可惜曼陀山庄损失惨重,这一次的出货量怕是堪忧。”

……

一众江湖人士谈天说地,讨论最多的还要属上月下旬曼陀山庄那一场大火。

单纯一场大火倒也没什么。

但这又涉及到兴州曹家,这也是一个老牌世家,族中高手众多,一家一族就就能跟整个七山盟掰一掰手腕。

不少人都猜测曼陀山庄这次恐怕要吃个哑巴亏。

但也有人觉得不会善了。

曼陀山庄依靠菩斯曲蛇大赚特赚,七十二组菩斯曲蛇蛇胆曾在八面镇卖出八万两千两的天价。

平均一组超过千两纹银。

这一次被放火烧山,云霄峰下菩斯曲蛇近乎死绝,可见曼陀山庄损失有多大。

实难估量!

财路被毁,金山被掘,曼陀山庄又怎会善罢甘休?

但对于曼陀山庄的损失,八面镇中这些江湖人看戏的多、幸灾乐祸的多,心疼的少。

只是。

往年这个时候,曼陀山庄也会有人来到八面镇,出售处理好的菩斯曲蛇蛇肉、蛇血、蛇胆等等,以及私下里还有曼陀山庄特制的毒药出售,曼陀山庄赚得不少,许多江湖人也会赶着时间来买一些蛇胆蛇肉。

特别是蛇胆。

买不起七十二组,买上一组也能增长百斤气力,也能在同阶中占据一定优势。

但今年定要扑个空。

这让不少奔着菩斯曲蛇蛇胆而来的江湖人感到可惜。

酒家中。

众人谈论曼陀山庄,谈论七山盟跟兴州曹家。

周衍一个人坐一桌听着,心中一动:“看来当日那人就是这曹济民。”

今天已经是二月初六,距离周衍火烧曼陀山庄、突破三血那一日已经过去近十天。

周衍当日取了蛇胆放了火,第二天就即刻启程返回摘星山。一是要将蛇胆送回去,给封存术腾出空间。同时周衍又在溶洞中停留几日,照看着大哥他们吞服不少蛇胆。等他们再难消化的时候,才再次出来,出宜州,经兴州,过义州,来到八面镇。

刚一来,就听到这些人在议论曼陀山庄那场大火,不由一阵好笑。

那天他纵火跑路,跳崖时刚好撞见一个青年正在鬼鬼祟祟的攀爬悬崖,想来就是这些人口中的兴州曹家曹济民。

周衍当时虽然提醒他不要再上去,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人到底还是跟曼陀山庄遭遇,更被误认为是屠蛇烧山之人。

曹济民。

包括他身后的曹家,就这样误打误撞给周衍背了黑锅。

“倒霉蛋!”

周衍心下一笑,倒是没什么惭愧。

这个曹济民鬼鬼祟祟要潜入曼陀山庄,摆明了没安什么好心。如果不是周衍早一步横插一杠,这人想来也要干些事情,被曼陀山庄盯上不算委屈他。

周衍喝酒吃肉,耳听八方,继续搜寻有用的信息。

这时候。

外头两个青衣人走进酒家,左右张望一眼,随即来到周衍跟前。其中一个中年人冲周衍问道:“这位朋友不介意拼个桌?”

“随意。”

周衍颔首示意。

“谢了!”

这中年谢过,就带着旁边那个青年一同坐下,要了一坛酒几斤肉。

周衍往二人看去。

这二人一个中年,四十来岁。一个青年,二十出头。前一个看样子是老江湖,后一个则稚嫩些,坐下来左顾右盼没一刻安歇。

那中年人倒是自来熟,坐下后,冲周衍笑道:“我叫‘严良’,这是我侄儿‘华朝阳’,朋友怎么称呼?”

“韦一笑。”

周衍冲严良、华朝阳端起酒盏敬了一碗,报了个假名。

“原来是韦兄弟,幸会幸会。”

严良笑着,天南海北又跟周衍扯起闲篇。

周衍闲来无事,乐得有人闲聊。

于是二人就叙着话。

桌上另一个华朝阳则话很少,一只手也始终按在刀上。

严良则很健谈。

聊着聊着,声音就大了起来,几碗酒下肚,严良就说起兴州地界近来出现的一位人物。

“这人来去无踪,喜穿一身青衣,戴一副蝙蝠面具,自号‘青翼蝠王’。短短三天转战九百里,连破伏牛山、云头山、慧子山、大凉山、小凉山、阳雀山、翰林山共七座山寨,杀人三百,夺银巨万。后又在兴州几县流窜,劫掠富贵人家,得银逾万。”

“一时名动兴州。”

严良端着酒,说着这一位‘青翼蝠王’,扭头四顾豪气喷天,似乎对这人颇为推崇。

“哦?”

“这等人物想也是早就扬名的一流高手,只是韦某却从未听过这‘青翼蝠王’的名号,不知是何来历?”

周衍来了兴趣,一面喝酒一面细听。

酒家中不少江湖人也都被严良、被这位‘青翼蝠王’的事迹吸引。

有人高声问道:“伏牛山那处寨子的大当家可是‘黄面鬼’金飞雄?”

“不错!”

“正是黄面鬼!”

“不过这位被‘青翼蝠王’一刀斩下人头,已经去了黄泉真正做了恶鬼,算是应了这‘黄面鬼’的名头。”

严良也高声应道,引得店中一阵惊叹。

“这‘黄面鬼’可不是草包,在二流当中算是拔尖的人物。又有几个生死兄弟,全都是淬骨境巅峰的高手,一向形影不离,等闲一流高手都难胜过他们,居然就这么被人斩了?”

“大凉山我也听过,那寨主也是个厉害人物,他死了没?”

“嚯!也死了?!”

“啧啧!这‘青翼蝠王’当真是个厉害人物,只怕不输曹家那位‘八手仙猿’!”

“伏牛山、大凉山都不是什么好货色,看来这人倒是个侠义之人。若是嫉恶如仇,今后兴州多事矣!”

……

众人被严良挑起话头,对这个‘青翼蝠王’很感兴趣。

严良后面又提了些这人的特征,比如用刀,比如刀势如鬼,比如来去如风。一众江湖人士根据这些特征,一个个七嘴八舌猜测了不少成名人物,似乎都像是‘青翼蝠王’,但仔细一追究,又都差着呢。

中间有人提到几个月前一桩旧事。

“去年十一月,宜州境内有一个沙河门被灭门,据说那人自号‘雷刀’,名唤‘叶开’,以往也是无名无姓,未曾听闻过,第一次出现就将沙河门拿下。据说是连同门主‘一阵风’王千尺在内全部生擒,又召集山下选月湖的渔民开了个甚么‘公审大会’,手段狠辣,传闻也是个嫉恶如仇的性子!也戴着面具呢!”

“不止呢,传言这人疑似宗师,能一跃腾空百丈高,能抬手召唤雷霆降下天罚,厉害无边!”

“哈哈!世人愚昧,以讹传讹,竟夸大至此!”

“‘雷刀’叶开!”

“‘青翼蝠王’!”

“好!好啊!江湖上又多两位豪杰!当浮一大白!”

有人打岔,有关‘青翼蝠王’的话头就滑过去,最终也没个结论。

严良没什么表情。

但一旁那个名叫华朝阳的青年明显有些皱眉。

周衍看在眼里,心中大致有数。

继续品酒。

酒家客人来来去去,过了不多时,又进来一位笑呵呵的中年人。他一进来,不看其他座位,径自就到周衍、严良、华朝阳这一桌前。

……

乾坤大圣状态:连载作者:妖僧花无缺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上清天尊 月乱晔 道兄又造孽了 巫墓至尊 重生西游鼍龙怪 寰宇纵横录 水净天苍 天缘仙途 全能修真界败类 呆萌徒弟俏师尊 武血剑尊 孙吧黄牌魂穿金庸武侠
推荐阅读 村花小妻凶又甜 妖怪当然也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