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四集 第二章 光明左使!

更新时间:2022-09-24 07:08:46
乾坤大圣状态:连载作者:妖僧花无缺全文阅读

“什么人?”场上本来还在剑拔弩张的两拨人,登时间神色一肃,一齐抬起头望天。就见天上白云间,数道身影翩然而下。领头一人脸上带着绣有日月阴阳的面具,双眉间一弯月牙,在他身旁有一女子身段姣好但面容尽毁。二人身后,又有两条汉子跟着,的一脸刀疤。端的诡就见天上白云间,数道身影飘然而下。。

第四集 第二章 光明左使! 精彩章节

“什么人?”

场上原本还在剑拔弩张的两拨人,顿时间神色一肃,齐齐抬头望天。

就见天上白云间,数道身影飘然而下。

为首一人脸上带着绣有日月阴阳的面具,眉间一弯月牙,在他身旁有一女子身段姣好但面容尽毁。

二人身后,又有两条汉子跟随,同样满脸刀疤。

端的诡异。

人在空中。

就听那那两个汉子大喝道:“日月神教,光明左使,神通广大,法驾南疆!”

喝声作罢。

四人飘然若羽,落入林中。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仅这一手从天而降、飘然落地,就让曹岸、喻北关等人心头大震。

“全真宗师!”

“定是全真宗师!”

喻北关瞳孔放大。

他也是习武之人,更是内壮一流,最是知道如这般不着烟火气息从天而降需要何等本事,非全真宗师不可为!

而且这还不是一个人天降,而是四个人一同降下。

匪夷所思!

简直匪夷所思!

面对宗师,喻北关再不敢放肆,他当即抢在曹家众人前头,躬身便拜:“南疆喻北关,见过宗师!”

一旁柏一刀心念一转,也恭敬行礼道:“南疆柏一刀见过宗师!”

二人全都温顺不见桀骜。

这一边,曹家众人同样心下戒备。

“哪里来的宗师?”

“日月神教?”

“光明左使?”

“从未听过!”

众人传音交流,但也不敢耽搁。

为首曹岸冲这人抱拳行礼,朗道:“兴州曹家曹岸,见过前辈。”

曹桓、曹钟等人也都抱拳行礼。

他们来之前豪情壮志,说是面对宗师也能不惧。但真当宗师降临的时候,一个个还是恭敬,不敢招惹。

毕竟——

宗师能飞,实在惹不起!

关外、曹家这两拨人偃旗息鼓,毕恭毕敬。

而自称‘光明左使’的这一行人,即周衍、红缨、周康、周蒙四人,其中后三人目不斜视,唯独周衍化身‘光明左使’充当发言人,他看向两拨人,不作回应,反倒将声音故作清亮,淡漠问道:“沙河门王荣、卫见山何在?”

“遭!”

关外众人中,王荣、卫见山一听这话,顿时心中一紧冷汗冒出,一时不知该应还是不应。

场中一时寂静。

但周衍目光扫过,其实早就发现王荣身影。

这人正是当初掳走他跟三个兄长的罪魁祸首,周衍当时眼睛还没瞎,早就将王荣的容貌刻在脑子里。

此时一见,一眼认出。

但他不着急。

目光从王荣身上扫过,落在这一边为首柏一刀、喻北关两人身上。

这二人都不是什么好货色,一向独来独往又是自私惯了的,此时眼见一位宗师来者不善,哪里敢有包庇。

因此在周衍目光投来当时,喻北关就扭头冲王荣、卫见山喝道:“宗师问话,还不出来?!”

这下子——

“苦也!”

王荣、卫见山心凉半截,有怒有惧,却也只能站出。

卫见山年长更世故,他几步走出,先冲周衍恭敬行礼,口中道:“卫见山恭迎宗师法驾!”

“沙河门王荣拜见宗师!”

王荣也忙不迭跟出来,跟在后头见礼。

可惜那一位‘光明左使’并未搭理二人。

众人瞩目,只见就在王、卫二人躬身下拜的时候,突兀间如遭重击——

砰的一声,就当场倒飞出去。

再一看,就见二人两眼圆瞪、脸色潮红,已然没了生机。

……

“这——”

一见此状,在场七位一流高手全都震惊。

王荣、卫见山的实力并不强,给他们时间也能轻松斩杀。但像周衍这样,不见气血波动,不见劲力勃发,不见内气流转。

就这样——

只看一眼,然后两个淬骨巅峰就死了?!

这未免太过匪夷所思!

“真气!”

“定是真气离体!”

“这人恐怕已是一品宗师,再进一步就是舒帝、景帝那样的大宗师!”

曹岸这下也被惊住。

本以为这一次最多有一位‘雷刀’叶开是宗师人物,但谁能想到‘雷刀’还未现身,就来了一位疑似更强的‘光明左使’。

曹岸心中一紧。

若是等闲宗师,如当初被‘白头翁’陶天宏越阶而战那一位‘白额山君’,又或是比‘白额山君’强上三分,曹岸自问,他们曹家在场五位一流高手合力,拼斗起来也不会差太多,斗得旗鼓相当不成问题。

但这位‘光明左使’,出场、出手都太震撼人心——

从天而降!

眼神杀人!

曹岸现在也开始心底发虚。

而这边,柏一刀跟喻北关更是如惊弓之鸟般,在王荣、卫见山暴毙当时就惊的后退半步,心下戒备到极致。

场中焦点聚集在周衍身上。

周衍双手背负,长发乱舞,红衣似火,端的肆意张扬,他睥睨四方,淡漠道:“杨某受我教‘雷刀护法’之请斩杀仇敌,汝等可有异议?”

喻北关心思灵动,闻言忙撇清道:“宗师容禀,喻某与沙河门实无干连,与王、卫二人更无私交!”

“不错!”

“都是王、卫二人言及此地有秘境,我等才会过来,绝无冲撞宗师之意!”

柏一刀这下也彻底老实,不敢炸毛。

二人心惊胆战。

而曹家众人此时却平静下来,特别是五位一流高手,都是见过世面的。

见这一位似乎并非滥杀之人,曹岸心下一定。

听到‘雷刀’名讳,曹岸又是一惊,不由出声问道:“敢问这‘雷刀护法’,可是数月前在摘星山上召开‘公审大会’,为民伸张的‘雷刀’叶开叶大侠?”

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

曹岸出声搭话,话语中将‘雷刀’叶开寻仇沙河门给美化成为民除害,颇有恭维、交好之意。

周衍淡道:“正是叶护法。”

在他身旁。

毁去面容的红缨朗声补充道:“我日月神教自教主之下,有左右使者、四大法王、五散人、六奇士、七刀八剑十五护法,叶护法正是我教‘七刀’之一!”

“日月神教!”

“‘雷刀’叶开居然仅是此教十五位护法之一?!”

曹岸心中大震。

‘雷刀’叶开屠灭沙河门,一开始传言是一位一流高手,后来又传是宗师人物。

但不管到底是什么层次,哪怕只是一流高手,如这样的人物,这日月神教也还有一十四位,甚至在这上头,还有什么‘奇士’、‘散人’、‘法王’、‘使者’、‘教主’。

“这日月神教从哪里冒出来的,当真如此强横?!”

曹岸心惊时,忽的脑海中灵光乍现,忍不住又道:“前些日兴州武林出了一位‘青翼蝠王’,这一位难道——”

他这一想,又想到,不论是这一位光明左使,还是前面的‘雷刀’、‘青翼蝠王’,出现在人前的时候,似乎都带着面具。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如果这三人同出一门,那日月神教可就当真了不得。

曹岸出声。

周衍并未回应,依旧是红缨在旁道:“‘青翼蝠王’正是我教四法王之一。”

远处林中。

严良藏得严实,他甚至不敢探头去看,只侧着耳朵倾听。待听到‘雷刀’、‘青翼蝠王’、‘日月神教’等等字眼的时候,心里不由的掀起惊涛骇浪。

他此行正是为追查‘青翼蝠王’的底细而来。

但如何也没想到,这人居然疑似是宗师人物,背后更有‘日月神教’这样的神秘教派。

“这个消息——”

严良知道,这消息一旦上报上去,怕是刑部难以相信。

他凝神侧耳,继续去听。

……

不止严良惊。

曹家众人也有不少知晓‘雷刀’与‘青翼蝠王’的,闻言也忍不住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雷刀’疑似宗师。

‘青翼蝠王’江湖传言是不知出处的一流高手。

但现在看来,这人在‘日月神教’中的地位高于‘雷刀’,实力怕是还在‘雷刀’之上。

再从跟前这一位‘光明左使’的实力来看,仅在其下的‘四法王’怕也是宗师之属。

而这日月神教中,护法、法王、使者就已经如此强横,其教主又该是何等人物?!

曹岸惊惶。

但他心中也有疑惑:“若这日月神教当真如此强大,又怎会寂寂无名?”

这一念尚未落下,他又自行找到解释:“日月神教这些高层一个个遮住面容,跟在这一位光明左使身边的三个教众也都毁去面容,兴许是教义缘故。又或是这些人在平常各有身份,私下里才聚在神教之中!”

曹岸心思转动无数。

然而不论如何,不管日月神教是否如那婢女所言的这般强大,单单眼前这一位‘光明左使’,就足以让人重视,就足以让曹家慎重对待。

曹岸看一眼‘光明左使’身边三人,当即道:“此处遗迹入内名额有限,少则十余人,多则半百。左近若有贵教其他教众,前辈可一同唤来,不论遗迹名额多寡,我曹家只求五个名额!”

“原来还有名额限制!”

周衍听到曹岸主动示弱示好的这番话,心中一动。

他对这处‘鬼域’,即曹岸口中的‘遗迹’的了解,仅限于沙河门跟陈阿水的描述,更多隐秘连他们自身都不知晓,周衍自然也就无从得知。

比如名额限制,这个周衍就不知道。

看曹岸的样子,对这‘鬼域’、‘遗迹’似乎知道的不少。

周衍有心想要询问更多。

但碍于此时的人设——

堂堂日月神教的‘光明左使’,总不能连‘遗迹’这点底细都搞不清楚,这太假了。

只能作罢。

当然。

也不排除曹岸此言是在诈他,也许遗迹根本就没有名额限制。

多说多错。

因此周衍闻言后,不说话不表态,只看一眼曹岸,给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意思的眼神,让曹岸琢磨去。

“……”

曹岸眨眨眼,的确不知道周衍这是啥意思。

但是没等他细琢磨,就觉林中温度好似转凉。

曹岸惊觉,扭头一看,就见前方山丘不知何时,竟已泛起迷雾!

……

乾坤大圣状态:连载作者:妖僧花无缺全文阅读
推荐小说
史上最强剑仙 仙子请息怒 我儿杨戬有大帝之姿 财务自由后的日常 快穿之骗你的这里没有快穿 天旅之行 女仙编号零九九 洪荒之太清问道 浪起江湖 直播道长别装了,你就是在修仙 剑绝仙古 青叶追光记
推荐阅读 穿书之后我成了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