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校园 > 十年一觉小说
十年一觉

十年一觉

作者:东林太一 状态:连载中 分类:青春校园 时间:2021-01-12 07:02:28
免费阅读 微信阅读

特别说明到后来才会知道自己爱的是谁!

十年一觉简介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东林太一原创的小说《十年一觉》,主要叙述到后来才会知道自己爱的是谁!,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状态。

十年一觉扬州梦读音  十年一觉扬州梦的意思  十年一觉武林梦  十年一觉扬州梦全诗  十年一觉电影梦  十年一觉jue还是jiao  十年一觉扬州梦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东林太一原创的小说《十年一觉》,主要叙述到后来才会知道自己爱的是谁!,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状态,《十年一觉》小说简介:

十年一觉 精彩章节

到后来才会知道自己爱的是谁!

    月明星稀,鸦雀无声,皎白的月光洒在街道两边古老的四合院上,显得特别的幽清,衬着杨柳横斜的疏影,如梦如幻,有一种穿越历史的迷离。走近什刹海,一面是一平如镜的皇家海子,一面是蜿蜒起伏的高门宅第,水面吹来清凉的夜风,隐隐约约的带着荷花的幽香,远远飘来几丝弦乐,还有红灯笼影影绰绰散出的光晕,恋人们在湖边窃窃私语,老友们在院里是契阔谈宴,各有各的精彩,各有各的世界。龙剑自然而然地想起朱自清的《荷塘月色》,想起那句著名的感叹:“但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敏敏见坏人不言不语,一个人对着水面发呆,联想起白天这坏人睡马路的猪哥样,以为他又犯困了,拿树枝敲敲他脑袋:“喂,打瞌睡啦,早点回去吧,明天还要早起呢,可别误了事。”常青也说:“好啦,今天到此为止。前面就有电车站,坐到和平里下车就是北外贸,明天你没问题吧?”龙剑大大声:“我有什么问题?一个个都唠唠叨叨的像老太太。”敏敏很有良心地顺着他的语气说:“好、好,我们是老太太,你是小王子,走吧、走吧。”

    盛夏的北京站,天上不见一丝云影,地下没有一片树荫,到处明晃晃、亮晶晶,太阳毒得要把人晒化。? w?古人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龙剑从广州跑来,估摸着再杀回去,行程差不多也就是一万里,总算长见识了!起码弄明白了一个地理学的专有名词——大陆性气候。以前看老舍的《骆驼祥子》,总觉得他笔下连舌头都要伸出来帮忙散热的北京酷暑有点言过其实,心想这北温带以北的北京不可能比北回归线以南的广州更热吧!存了几分作家就是爱作的念头。现在亲眼见识到了,才明白北京深处内陆,周围缺乏水体,植被又少,气温没了调节器,直上直下温差极大,在烈日下这么一烤,真他大爷的光天化日,日头足以把一切晒化,老舍先生还真是个诚实人。回头望望一个劲躲在他身影后的敏敏,这小女子双颊喷火,嘴唇干裂,卷卷的头发透着焦黄,身上只要是见光的部分都成了虾红色,再烤几分钟怕是要变出一道新鲜滚热辣的京都名菜——油泡大虾。光是炎热,北京已经这么难顶,如果加点雾霾,不要太夸张,就是自拍拍到不要脸吧,再加点沙尘暴,也不是十分严重,就是稍微把歌词改一改,改成白天就懂夜的黑,那咱们亲爱的首都还真是“此地居,大不易”啊!当年定都于此的明成祖是不得已而为之,步他后尘的先生大人们却不知抽了哪条筋,怪不得都跑北戴河去看秦皇岛外打渔船,还是一边凉快吧。

    一行人离开琉璃厂,说着笑着拐到和平门,这里的全聚德通常是招呼外宾的,比前门的老店宽敞明亮好停车。穿旗袍的知客小姐前凸后翘,倒是人模人样,可恨长了对卫生球眼睛,看几个学生模样的人进来,故意转过头去,摆明不想招呼他们。龙剑夹在两美女中间,虽然不知架步,也唯有顶硬上:“我们一共三位。”知客小姐撇了撇嘴:“有预定吗?” 龙剑老实说:“没有,麻烦你给我们带个位。”“没有预定我们不接待,你们去别家吧!”那知客小姐说完,又来那招猪鼻子插根葱,拽的像二百五似的。嘿!这是饭馆还是总理衙门?龙剑是广东来的,满脑子为人民币服务的观念,还真没见过皇城根下的这种阵仗,大爷是来花钱的,可不是来受虐的,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龙剑拉上两女孩就走,边走边气哼哼:“不就是只肥鸭子吗?也就是北京人没开过洋荤,好意思拿出来当宝贝炫!咱们那满街烧鹅档,随便那一家都比这骚鸭子惹味正点,再说了填鸭这种肥肥腻腻的东西顾名思义就是催肥的,也不知含了多少激素和反式脂肪酸,吃了肯定血脂高、血压高、胆固醇高,百分之百垃圾食品。”常青顺口将他一军:“咦,刚才谁巴巴地跑过来吃垃圾?”敏敏笑了:“好啦好啦!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瞧你脸红脖子粗的,不吃都高血压啦!说正经的,不吃烤鸭我们吃什么?”龙剑这吃货拍拍脑袋:“要不我们去东来顺吃涮羊肉?”常青回了一句:“别东来顺了,等下又要预定,不预定恕不接待,那可就四面八方来的都不顺了!”龙剑愣了愣:“那你这地头蛇有什么好主意?”常青甩甩头:“这还不容易,前面不远有个能仁居,那的芝麻酱、韭花酱比东来顺香多了。”龙剑忙忙跟上:“有这种好去处早说嘛,害我们白吃了一肚子气。”敏敏在后面嘴碎碎:“一天到晚吃、吃、吃,就该让你吃成白痴。”龙剑故意使坏,疾走当中猛的停下脚步,敏敏正忙着赶上,一不留神撞他身上,吓一大跳:“作死啊你,停下来干什么?”龙剑摊摊手作无辜状:“我只是想停下看看跟着我吃白吃的是什么白痴。”敏敏知道斗嘴是斗不过这坏人的,直接把他当透明,拉了常青的手扬长而去。

    旅途的颠簸,一路的担心,弄得龙剑心力交瘁,一倒头就不省人事,也忘了调闹钟,结果是第二天一觉睡到自然醒。爬起床一看天色就知大事不好,去长城的班车早过了,昨天还大言炎炎来着,今天就自打嘴巴,唉,好汉命中做不成,没折!还不知怎么向敏敏大小姐交代呢?头疼!

    别看龙剑头大脖子粗,偏偏既不是老板也不是伙夫,而是动物农庄里那只另类的小猪。这家伙纯粹一无产阶级家庭出身,却天生有点小资的花花肠子,自小酷迷古雅的紫檀、别致的青花、温润的白玉、淋漓的墨彩。什么曹衣出水、吴带当风,画龙点睛、胸有成竹,什么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这小子脑笋还没长齐就早已心中了了,天长日久的沉醉使他的性格都颇有艺术家那种自由不羁和神经质。平时苦于投错了胎,无缘一干烧钱的玩意儿,顶多只能在学校的图书馆翻翻画册望梅止渴,这次到了琉璃厂,终于有机会在诸多大宝号里现场观摩各种名家真迹,对他而言无疑是一场视觉上的饕餮盛宴。看他两眼放光、手舞足蹈、念念有词、旁若无人的猪哥相,两位美女都下意识地离他远点,急着和这个神经病撇清关系,巴不得在额头写上一句:“我们不认识他!”龙剑对着敏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枉我一路几千公里捱义气借你个肩膀,动也不动给你当了一夜枕头,不和我老人家吹吹枕头风亲热亲热也就罢了,还居然玩起躲猫猫。没听王国维说过无痴之人不可交,唯其无真性情吗!那个开创了“米家云烟”的米芾大号就叫米癫,清醒时对着石头称兄道弟,睡着了还在自家女人身上即席挥毫,听上去儿童不宜,可人家硬是练成了一代宗师!要是我刚才在你大小姐身上练上那么一练,没准也能练成----”。咳咳!练成什么还真不好说。

    龙剑正腹诽呢,却听敏敏一声欢叫,原来是驻京办的人来了。来的是位短头发的姑娘,淡定的笑容,白杨树一般的身条,白衣蓝裤,平光眼镜,标准的知性女孩,带着北京人特有的清爽大气,对着龙剑审视的目光也不回避,只是淡淡一笑,伸出手来,友好地说:“常青,素素的朋友,她千叮嘱、万吩咐,非得让我当她的驻京办主任,好好招呼你们,怎么样,落脚的地方有了吗?”龙剑轻轻握了一下她的手,心头有点犹豫:“有倒是有,在北外贸,不过安排的人自己先溜回家探亲了,也不知靠不靠谱。我一个男生,不怕出什么状况,但敏敏不好跟我瞎混。”边说边担心地望向敏敏,生怕她又鬼叫起来。常青爽快地说:“这倒无妨,敏敏跟我回家挤一挤就是。”敏敏雀跃:“太好了,我正想体验体验老北京的市井风情呢。”龙剑总算放下了心头大石,看着敏敏这个貌似小妹的大姐相当无语:“这大小姐说句话都文绉绉的,果然是师范学院出来的文艺青年,天生就是活在象牙塔里的命,否则江湖如此险恶,让这大小姐出来混,迟早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转过头来问常青:“我们大后天的火车,这两天你看怎么安排好?”常青略一思索:“这样吧,今天就在附近转转,明天去郊外,后天市内。不过去长城的班车七点就开,你住北外贸,离发车地有点远,得早点过来哦。”龙剑挥挥手:“就这样决定吧,我们现在上哪转?”常青简洁地说:“北海、景山、琉璃厂,先看哪一个?”龙剑毫不犹豫选了琉璃厂,嘿,咱们龙大官人可是个高尚的人,纯洁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怎么着也得 在美女面前秀一下自己的品味吧!常青也不废话,勾勾小指:“follow me。”

    北外贸那时在市中心的边缘,说好找也不好找,龙剑没有具体地址,但这只天生的识途老马凭着他马尾巴的功能,在兜了若干个圈以后还是找到了。出发之前龙剑跟在那就读的老友九斤打过招呼,九斤落地就有九斤,他家老太君直接给他取了这个大宝号,长大以后因为赢在起跑线上的缘故,块头明显比别人大一截。可惜是人大无脑,脑大长草,一点都不靠谱,哥们出来一趟容易吗?这大块头不包吃包住提供一条龙服务也就罢了,居然不好意思都不说一句就很不仗义地先溜回家了。龙剑收到风说九斤家里有个疏疏地沾了着点亲的远房表妹在等着他相亲,而且那个“疏疏地”的小女生小鼻子小眼睛小脑袋长得蛮不错。“靠!这死九斤就是个重色轻友的货,看他那急色样,等多两天会耽误洞房吗?害得老子一个孤魂野鬼游游荡荡。”龙剑越想越来气。可能刚才吃涮羊肉蘸的酱料太多,现在渴死了,诺大个北外贸连小卖部都没有,哦,其实还是有的,不过早关门了。这他妈北京还首都呢,九点钟就黑灯瞎火,水静鹅飞,有没有搞错!还好,九斤再不靠谱还是交待了他的室友,在龙剑找上门来的时候给予热烈欢迎,怎么个热烈法?哦,就是一壶凉白开外加一床凉席。

    这涮羊肉实在太正,刀功细腻,过火即熟的羊肉片,配上堪称一绝的酱料,把龙剑这货吃得肚皮滚圆,满嘴流油,羊肉汤快要满上喉咙顶,一直到了常青家中他还在打饱嗝,弄得一屋子羊膻味。常青见他吃撑了,好心道:“不如我们到什刹海、后海走走,那边开了很多酒吧,晚上挺热闹。”龙剑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有得玩自然没意见,三个人出了四合院,顺着宽阔的地安门大街慢慢向什刹海逛去。

    虽然每件作品看去都令龙剑心痒难耐,口水涟涟,无奈囊中羞涩,标价牌上的那一串零无情地刺激他的神经,告诉他这是天鹅肉,实在不是他这等癞蛤蟆可以吃!还好,柜台里摆着好几套精致的水印木刻,龙剑挑了一套吴昌硕,一套齐白石,这两老头的画色彩绚丽,大巧若拙!还有一套范曾,这位仁兄的白描当世数一数二,有人说媚俗,可龙剑看着养眼。只是山寨太多,那种老头小孩的画满街都是,估计连他本人都真伪难辨,所谓假作真时真亦假,行情未免大大的坏了。

    三人上了电车直奔琉璃厂,一上车,龙剑的眼皮就开始一个劲地往下沉,恨不得拿两根火柴撑住,开玩笑,让你二十四小时不合眼,拿两根电线杆也撑你不住。下了电车,龙剑基本进入湘西赶尸的状态,闭着眼睛游魂,一会儿冲下马路,一会儿撞上垃圾箱,实在不行了,干脆一屁股坐马路牙子上呼噜呼噜就做他的黄粱美梦去了,不知是梦到了洞房花烛夜还是金榜题名时,反正口水是顺着嘴角流下来了 !两美女叽里呱啦在前面聊得正欢,敏敏忽然间觉得有点不对劲,那个一向口水多过茶的家伙怎么没声音啦?回头一看就乐了,那坏家伙搂着垃圾箱好梦正酣,看样子是猪八戒梦见娶媳妇,幸亏没照着垃圾箱啃上几口,那乐子可就大了,应该可以和赵本山在春晚上比划比划。敏敏赶紧将那呆子一把拉起,常青买来一瓶冰镇矿泉水,让他喝两口醒醒,龙剑晃了晃大脑袋,干脆把喝剩的矿泉水兜头淋下,终于在这个冰桶挑战中激灵灵醒过神来,别说,这款身水身汗的犀利哥造型还真有点生人勿近的王八之气!路上行人无不侧目而视,可惜眼下要进的是荣宝斋,如此超爆拉风的江湖一担皮造型和这个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书香环境未免有点格格不入!

    敏敏和常青对书画兴趣缺缺,跑琉璃厂来纯粹是陪太子读书,难得两美女超级好脾气,龙剑在这个斋那个轩磨蹭老半天,她们居然毫无怨言。龙剑满载而归,心里一高兴,拍胸脯豪气地说:“走吧,今天晚饭我请,咱们上全聚德吃烤鸭去。”敏敏笑嘻嘻眯着眼睛回头看了一下落日:“哇,太阳从东边下山啦!这铁公鸡哪一回不是吃我的、喝我的,这回总算天良发现!”龙剑摸摸鼻子:“大姐,别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什么吃你的、喝你的,好像你是小富婆,我是你包养的小白脸!”敏敏是个乖孩子,一向脸皮薄,给龙剑一挤兑,立马闹了个大红脸:“你个死人头就会欺负我,赶明儿让你碰上只河东狮,看你还嘴贱不嘴贱!”    常青不忘打击一句:“看你的脸也不怎么白,应该没那个潜质,趁早死了这条心。”龙剑摇头:“难得当回大爷还惹那么多非议,唉!做人真的要低调,我还是吃白吃好了!”敏敏推他一把:“吃你个白痴,男子汉大丈夫,牙齿当金使,说过的话怎能不算数,早就该让我斗一次地主了,赶紧地前面开路。”

章节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

第二十章身无彩凤 第二十一章我是歌手 第十六章会当凌绝 第十七章天不绝人 第十八章海誓山盟 第十九章力争上游 第十三章人间天堂 第十四章富春山居 第十五章徽派建筑 第八章酒不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