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 他在看着你小说
他在看着你

他在看着你

作者:春韭 状态:连载中 分类:玄幻小说 时间:2021-02-21 23:31:14
免费阅读 微信阅读

特别说明

他在看着你简介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春韭原创的小说《他在看着你》,主要叙述,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状态。

他在看着你春非  他在看着你春韭  他在看着你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春韭原创的小说《他在看着你》,主要叙述,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状态,《他在看着你》小说简介:给大家提供更多他在望着你免费深度阅读,他在望着你 春韭小说的主要人物是李阿尔弗雷德,春韭是小说的作者。全文讲诉了:他对李阿尔弗雷德一见钟情,即便是李阿尔弗雷德不屑的眼神也让他动心不己,他被困在了李阿尔弗雷德碧波里,自此只想让李阿尔弗雷德都属于他一个人!“我亲爱的我的阿尔弗雷德特,你知不明白,什么叫生死之交?二零一六年,一月六日,年下午六点二十五分。在发现那个跟踪她的男人之前,她正在被迫接听一个来自法国的国际长途电话。她走到海边一家油腻腻的面摊前,挑了一个近十字岔道的座位坐下。。

他在看着你 精彩章节

  “那可不是一个普通的煎鸡蛋,孩子,就是因为它,我才在巴黎冷冰冰的街头捡到了一只正在流浪和挨饿的小猫……从此她成为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填补了我生命中最大的缺失。”

  比如——“你不再爱我了吗?小文森,我才和你打了一个小时零五十五分钟的电话,塞纳河上的月光还没有照亮我的窗口,我也还没有来得及对你表达我深切的思念之情,你就已经不耐烦了吗?”

  衣冠楚楚的男人往那里一靠,那些上一秒仍破败的事物,下一秒,立刻有了油画的质感。她抬起头,佯装看菜单,目光却不动声色地盯着手机屏幕上,男人的侧影。风衣有点旧,右手袖口磨痕明显,左手手肘细微处发白——这件风衣的主人是左撇子。

  “哦,文森,你这个粗暴的坏孩子。”大概是因为在法国和西班牙都呆过很长时间,他总是一会儿说法语,一会儿说西班牙语,大舌音和小舌音流利切换,让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上一秒,他还是轻声细语的法国式低语。下一秒,他就能瞬间切换成弗拉明戈抑扬顿挫的歌剧。

  “我亲爱的文森特,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生死之交?”“……”“就是在你身上所有的钱加起来,只够买一瓶皮埃尔矿泉水的时候,一个仁慈且慷慨的老人,免费为你提供了一只充满蛋白质和爱的煎鸡蛋。”“……”

  他拉开一条椅子,离她不远不近地坐下。李文森不动声色地调整了一下座位,仿佛不经意一般,把手机半搁在书上。这样,手机一头在书上,一头在木桌上,恰好形成了一个角度。看上去,她正背对着男人,认真地打着电话。但从手机屏幕的反光里,她却可以看见男人所有的动向。

  就在她坐下不久,一个穿驼色旧风衣,戴着黑色爵士帽的男人也走到面摊前,手里也拿着一本薄薄的书。他光亮的皮鞋踩在地上,陈年累月的油脂与灰尘没有使他却步。

  “三千五百年前以色列人逃离埃及的时候,上帝只赐予他们吗哪、清水和活的鹌鹑,需要他们自己剃毛烹煮。然而我十年前赐予你的,是我生平第一个成功煎熟的鸡蛋,在我的烹饪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耳机里,老人流利但不标准的法语掺杂着些许西班牙口音,正用一种极其绅士的语调说:“而现在,这位曾用一枚煎鸡蛋改变了你人生的可敬的老人,向你提出了他此生的遗愿,你却要残忍地拒绝他吗?”

  二零一六年,一月六日,年下午六点二十五分。在发现那个跟踪她的男人之前,她正在被迫接听一个来自法国的国际长途电话。她走到海边一家油腻腻的面摊前,挑了一个近十字岔道的座位坐下。

  “……”她默默地把道歉的话噎回去。

  男人帽檐压得很低,逆着夕阳,他的脸藏在阴影里,只能看到一个光洁的下巴。但一个人的姿态和风度,就是有这样的奇效。自这个男人坐下后,她再用同一种眼光看向同一个方向——旧码头、生锈的桅杆,还有那些扬不起的帆。画风立刻就不一样了。

  “你开心就好。”李文森木然地看着挂在路灯柱子上的菜单:“那个,父亲,国际长途很贵的,我可以挂电话了吗?我现在有点事……”

  “你不能这样对一个可怜的老人,孩子。”老人在电话那头深沉地叹了一口气:“再怎么说,我仍是那个,在寒冷的冬日的清晨,给你提供了一个煎鸡蛋的温暖的人……我们可是生死之交。”

  李文森:“……”中国的时区在在东八区,巴黎的时区在东一区,比中国早七个小时。现在,她这里六点,巴黎正是上午十一点。如果要等到塞纳河上的月光照亮他的窗口,他才肯放下电话的话……还是让她死吧。

  人生的大起大落,真是太刺激了。“你知道吗,它本来是可以变成一只鸡的,而一只鸡又可以生下许多的鸡蛋,许多的鸡蛋又可以变成更多的鸡……如此,生命与岁月一同循环往复,等到来年阿尔卑斯山开满鲜花的时候,我就会拥有一个养鸡场。”

  ……但不是他。

  “……”“我现在喝水的时候,时常担心水会把我噎死,走路的时候,也时常担心风把我刮走。”“……”

  李文森揉了揉太阳穴:“我记得,你上个月还参加了勃朗峰高空跳伞项目,父亲。”勃朗峰是阿尔卑斯山最高峰。“所以那是上个月的事,小文森。” 老人理直气壮地说:“那时我只有五十九岁零十一个月,不能与我的六十岁相提并论。”“……”

章节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