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燕云风月小说
燕云风月

燕云风月

作者:风动云乱 状态:完结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1-04-03 10:04:36
免费阅读 微信阅读

特别说明

燕云风月简介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风动云乱原创的小说《燕云风月》,主要叙述,小说目前处于:完结状态。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风动云乱原创的小说《燕云风月》,主要叙述,小说目前处于:完结状态,《燕云风月》小说简介:永隔如遥相望的苦痛,命运是岁月的长河。姑娘们都是很好很好的,明明徐毅还很不喜欢......最是那无可奈何的情痴,必将会是心中弥久的苦痛,待得尘埃落定,下回分解一个崭新的幽云! 幽云风月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在杭城的街道中,行人熙熙攘攘,一个算命摊前坐着一位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他的头发只到额前,发型凌乱,活像一个鸡窝,与周围行人显得是那么格格不入。他的眼神呆滞,像是几天没有睡觉的样子。胡子拉碴,只是望着眼前的街道出神。偶尔眼光一亮,顺着他的目光仔细看去,原来是有大户人家的美貌小姐从身前路过。他的身后墙边用竹竿立着一条布蔓,也是破破烂烂的,上面歪歪扭扭的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写着“徐氏神算”四个大字。。

燕云风月 精彩章节

  那小姐跺跺脚,气道:“我就是看不惯他,哼。”

  张胖丫急道:“大师,这次你一定要帮我,我求你再做一首诗词,要描写西湖的,这次不是和月老作对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天谴的吧?”

  那小姐听得目瞪口呆,连身后的小丫头都忍不住笑出了声,均想:“这人也太奇怪了,哪有自己叫自己是流氓的。”徐毅道:“我是流氓我怕谁,还敢让我把钱交出去,你要是男的,我保证和你拼命,不过可惜,你是女的,那就只能换个地方干上一架,恩,好好的干上一架。”那小姐道:“你又在嘀咕些什么?”徐毅看着那小姐的胸前暗道:好凶!但嘴里却说道:“我是在感叹,今天的月亮好圆。”那小姐无语道:“什么月亮,你眼花了,现在可是白天,喂,你眼睛在看哪里,你个流氓!”徐毅被她抓个现行,脸色不由一红,吟道:“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月亮一直高高挂在天上,你们看不见只能说明你们眼神儿不好,怪得了谁?我的眼睛大又圆,视力左右都是5.2,眼力好,你管得着么。现在我肚子饿了,不和你小姑娘在这胡搅蛮缠!”说完就拿起那张破招牌,想想又放下了,心道:“老子现在有钱了,广告说得好,人靠衣装、美靠亮装,明儿去花几钱银子做个上等布料的招牌,必须是苏绸的。”那小姐听徐毅念了半首诗,心道:“没想到他还懂些诗文,也不知从哪儿抄来的。”见徐毅要走,忙拦住他,说道:“不准走,你还没说清楚你怎么那么了解王公子呢?”

  如儿知道小姐是开玩笑,道:“小姐还没嫁人,我又怎么能嫁人呢。”

  “张小姐做的这首诗很好,不过现在却是三月,你写的荷花还未盛开呢?我们要做的诗是描写现在的景色,恐怕有点诗不对题吧?”说话的正是那位王公子。

  徐毅嘿嘿一笑,道:“是啊,挺巧的。”心想你不会是来叫我赔银子的吧,那可没有,早就装肚子里去啦。

  那小姐见张胖丫走向人群后,便和自己的丫鬟跟了上去,偷听她们说话,听了此句,那小姐暗呸一声,恨声道:“这个财迷,又要骗钱了。”

  那小姐道:“我以后要嫁人,你就是通房丫头,你要喜欢那臭流氓,我看还是算了吧,你觉得我会看上他么?我以后要嫁的夫婿那必然是文武双全、世间无双,唉,也不知道这世间有没有这样的男子?”

  “大师,没想道这么巧,在这又遇见你。”张胖丫挤出人群,站在徐毅面前说道。

  张胖丫又哪会做诗了,呐呐的不做声,只是看着王公子,王公子见张胖丫看他,连忙将脸转向一边,不做理会。张胖丫不禁脸色一暗,有心无助,向人群一望,不禁瞪大了双眼,心道:“咦,那不是大师么,他怎么在这里?”徐毅正四处张望,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暗道:“还是若灵那小妞最靓,可惜让那姓王的给拱了,老子迟早要去松松土。

  张胖丫连连点头,道:“多谢大师,我都记住了。今日带的银两不多,我家就在张府,到时候大师自己来取还是我给大师送去。”

  徐毅连忙说道:“一言为定,你近前来,听我说.......记住了么?”徐毅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如儿轻声说道:“这位王公子怎么可以这样说呢?”

  徐毅从酒楼出来,无所事事,一路瞎逛,不觉走到了西湖边上。西湖是华夏的一处圣地,在燕云王朝亦不例外。只见西湖游人如织,远处围了一大帮人,徐毅走近一打听,原来是所谓的杭城诗会在这里踏青揽胜,泼豪弄墨,比斗诗词。徐毅往人群中央张望,只见这时正有一位年约二十三四的男子正在吟诗,这人长得白白净净,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穿的是上好的苏绸长衫,脸上带笑,倒是十分英俊,独独缺少了几分阳刚之气。只听他吟道:“荷花开后西湖好,载酒来时。不用旌旗。前后红幢绿盖随。画船撑入花深处,香泛金栀。烟雨微微,一片笙歌醉里归。”这是一首描写西湖的词,周围众人一听都大声叫好。那位年轻公子左右作揖,昂然自得。徐毅心道:”没想到这小白脸倒还有几分学问。”这时只见从凉亭里站起来一位老者,约莫五十多岁,留着一把羊塞胡,脸上也带着笑容,虽然看起来平易近人,但他的身上自有一股气场,让人小觑不得。这老者朗声道:“这次的杭城诗会我看得以王公子的这首词和若灵小姐的诗为最佳,诸位以为如何?”便听有人应道:“正是,我看在我们杭城,年轻一代就只有王公子可堪与若灵小姐相比了,就算是在江浙一带,王公子也必然是诗词届的领军人物。”众人尽皆点头。这时,突然传来一个女子声音说道:“我看不尽然。”王毅觉得声音耳熟,循声看去,不禁笑了,说话的正是那找他算命的胖妞。那胖妞挤进人群,道:“我家王公子的学问你们是见识过了,我看那若灵小姐的诗也不怎样,怎能与我家王公子相提并论?”王毅心想,没想到这么巧,那胖妞口中的王公子居然是他,想来也是,她曾说王公子是杭城诗社的一员,他在这里也无可厚非。那王公子看见说话之人,脸色变得极不自然,有人打趣道:“王公子,你家青梅竹马来找你来了。”“没想到王公子不但诗词造诣了得,连家人也是不同凡响啊。”又有人接着那人的话说道:“何止是不同凡响,像张小姐这样的女子,我看也就只有王公子才能驾驭得了了。”周围的人一阵哄笑,那王公子怒道:“你们瞎说些什么,我和张小姐只是邻居,谈不上什么青梅竹马,你们休得瞎说。我对若灵小姐之心,可昭日月,其他女子可入不了我的眼。张姑娘,你不要再说了。”他身边一位女子脸色羞红,低声道:“王公子休要胡说。”王毅见这女子身材高挑,眉目如画,语声温柔,实是难得一见的漂亮女子,要放在地球的任何一个大学,那都是校花一般的人物。这女子便是那若灵小姐么?看起来倒是挺温婉的,和街上那野蛮丫头相比,那是各擅胜场,不错不错。徐毅正在歪歪时,只听有人说道:“莫非现在张小姐也看书了么?竟然看不起我们杭城第一女才子?”有人起哄道:“张小姐和王公子是邻居,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居然敢怀疑张小姐不会诗词?”那王公子看不下去了,说道:“胖丫,你先回去吧,这里岂是你该来的地方,你又不会作诗,不是惹人笑话么?”那张胖丫气得脸色通红,心道:我是在为你说话,你还说这些来气我,真没良心。想起徐毅的字条,心中又有了底气,盎然道:“谁说我不会作诗,我今日偏偏要做上一首,给若灵那狐狸精瞧瞧。”若灵小姐听得张胖丫骂她狐狸精,脸色不太好看,王公子在她身边小心赔着不是,若灵小姐脸色才好看了些。有人说道:“张小姐要作诗,真是令人期待啊,我想多半是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九片十片十一片,飞入芦花皆不见这样的千古名篇。”说完还哈哈大笑,张胖丫是什么样的主,那可是身高五尺,腰围八尺,她几步奔到这人身前,双手朝他一抓一扔,仿佛老鹰捉小鸡似的,只听扑通一声,这位仁兄真是飞入芦花皆不见了。众人又是一阵大笑,有几位与那人相熟的去水边将他拉了上来,只见他双唇已经冻得乌青,浑身发抖,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那小姐气道:“你爱去不去,问我做什么?腿长你身上,我又没拉着你。”

  徐毅停下脚步,摸了摸肚子,心想:这小妞也太难缠了些,也不知是谁家的姑娘,要不是看你漂亮小爷才不理你。眼下看来不给她解释清楚是怎么回事,还走不了了。懒洋洋的说道:“这还不简单么,刚才你没见那胖妞穿的是上等的苏绸么,那岂是平常人家穿得起的,从她的穿着看就知道她家是有钱人,既然是有钱人那住的地方肯定也不差不到哪儿去,富豪的邻居往往也是富豪,她说那王公子是她的邻居,他家里肯定也有钱。现在有钱人家的年轻公子谁不好个诗文,除非是脑袋太笨。我说他长得风流倜傥、一表人才那纯粹是我瞎说的,就算那王公子长得歪瓜裂枣,不堪入目,那胖妞又怎么可能否认。事情就这么简单,现在明白了,你还不让开,是要和我打上一架么?”那小姐听他说得头头是道,心下已认同了几分,但她是谁,岂是那么轻易服输的人,冷笑道:“打架么,我经常打的,到目前成绩是全胜,你有本事就来试试?”徐毅为难道:“白天么?这不好吧,我不太习惯啊。”那小姐愕然道:“打架还分白天黑夜么,你的规矩倒是奇怪。”她又哪儿知道徐毅心中说的打架是什么意思,动的什么龌蹉心思。徐毅嘿嘿笑道:“其实白天也可以,不过这大庭广众的,我实在是有些不习惯。”那小姐心想大白天的和人打架是不成体统,说道:“那我们就改日,我非要和你打上一架不可,看我不把你打趴下。”徐毅哈哈大笑:“改日,好,那就改日。”说完转身走远。那小姐叫道:“你还没说你给那胖妞…”说完意识到不对,忙改口道:“你给那姑娘的字条上写的什么?”只是这时徐毅早已走得远了,隐隐传来他的声音:“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摸摸抓抓…...“

  这时只听有人说道:“张小姐,我们在这里做的诗词是描写西湖的,你的词是好,但是好像不大对题吧,要不你再来上一首描写西湖景色的诗词怎样,让我们再开开眼界。”

  那小姐道:“你怎么老是为他说话,我看你这小丫头是思春了,那我将你许配给那流氓得了。”

  徐毅赶紧站起身来,用手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揉了揉眼睛,瞬间感觉清醒不少。他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说道:“这位姑娘,看你面像清奇,身材姣好,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不过难得的是姑娘不坐轿、不骑马,一看就知道姑娘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姑娘运气不错,在下乃当朝天子的御用星宿师,游历至此,你我也算是缘分,这一卦就算姑娘五两银子好了,算是结个善缘,不知道姑娘要算什么,是算姻缘呢,还是算姻缘呢?”

  如儿无奈的点头道:“好吧,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小姐说的都对。”

章节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

第九章 别动,打劫 第十章 徐毅的贴身高手 第七章 遇刺 第八章 再见花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