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title--] 第六章 梦魇心殇(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辈子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当年发生的一切都不过是场梦,是场梦罢了。他的心仿佛被人拿在手中把玩,不断的揉搓挤压着,几乎窒息的痛苦冲上大脑,强烈的压迫感如同钝刀,一点点割在肉上,使他几乎昏厥。  母亲新丧不久,他抱着小云儿,带着两个弟弟到半山腰赵风的眼如一汪活泉,清澈见底,却深邃无边。八年了,整整八年了。那如洪水猛兽一般的梦魇,仍不知疲倦的夜夜骚扰着自己,沙哑的嘶喊声,利器破体而入的钝声,痛苦的呻吟声,刀枪相击的嘈杂声,杂乱无章的徘徊于耳畔,那样明了,那样真切。时光的车轮没能碾去心底的烙痕,反而在岁月的风沙下益发清晰。。...
[!--newstext--]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