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金环蚀小说
金环蚀

金环蚀

作者:桃乐丝皮皮 状态:连载 分类:短篇小说 时间:2022-05-10 20:18:22
免费阅读 微信阅读

特别说明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金环蚀简介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桃乐丝皮皮原创的小说《金环蚀》,主要叙述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小说目前处于:连载状态。

金环蚀仙人球  金环蚀视频  金环蚀观后感  金环蚀 山蓝  金环蚀上译  金环蚀是什么意思  金环蚀 豆瓣  金环蚀 上译国配  金环蚀电影简介  金环蚀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桃乐丝皮皮原创的小说《金环蚀》,主要叙述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小说目前处于:连载状态,《金环蚀》小说简介:一部女人的史诗:国破山河城池在,恨别仍恋故土深,感时百花齐溅泪,烽火连天鬓影痕。豪情义语舒胸臆,情痴眼泪宛转嗔,颠沛流离终不悔,愿我中华重返春。“蜜来哎葫芦,冰糖儿多哎,咧”。“咧”字拖得很长。。

金环蚀 精彩章节

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逯太太才不管什么二三子,她只是松了口气,觉得拜师的事儿铁板定钉,可见自己这个女儿,平常倒没有看错,的是冰雪聪明,比常人更胜一筹呢。

就听逯宇轩笑道:“你常说,中国上下5000年文化,总结起来只有‘白玉青铜二三子’,这二三子就是孔子、老子、庄子,所以我知道你是喜欢听这句话的。”

张妈叹道:“白薯倒是种了不少,那就常年吃白薯啊,白薯饭、白薯粥、白薯条、白薯片。”小女孩听得眉开眼笑,道:“我喜欢白薯。”张妈瘪嘴不以为然道:“你那是把它当点心,我可吃得眼泪都出来了。”

等到下午,酒席散尽,逯太太在卧室里收拾东西,这卧室极宽阔,进门先是一架绿纱屏风,后面是一张大铜床,垂着珍珠罗的帐子,床上的被褥就像绸缎庄的玻璃样子柜一般,真是个锦绣堆积。这时,就见云姐领着宝玥打外面进来,逯太太搭眼看下女儿的脚,见那鞋子上都是泥巴,一处还裂开了口子,遂没生好气道:“你这脚跟马蹄子一样,还穿什么鞋子?我给你钉铁掌吧。”

满屋的人都沉浸在喜悦中,逯宇轩还特地叫宝诗敬刘三杰一杯酒,说将来要再办个正式的拜师仪式。这时逯太太就见院子里家仆走动,似乎大门外有什么动静,逯太太忙叫云姐进屋,问:“外面出什么事了?”

逯家位于金鱼胡同底,乃是一座不大的四合院,虽称不上不富贵堂皇,却也规整典雅。金鱼缸和大槐树照旧不少,尤其那两棵大槐树,槐花盛开的时候,满院都会弥漫着浓郁的树脂和花絮的味道。树梢在高空挤在一起,伞一样盖住半个院子,一旦起风,仰头只见碎碎的蓝天在头顶晃。

等到宝慧过来,果然是个灵气逼人的小女孩,一双眸子乌黑晶莹,看上去就讨人喜欢。刘三杰随口问她几句话,无非是读到了几年级,老师都在教什么书,宝慧落落大方,谈吐自如,毫无平常人家小儿的扭捏羞涩,刘三杰也很喜欢,隧道:“如果让你在琴棋书画里选一样,你最想学什么?”逯宇轩忙道:“这位刘叔叔,不仅在书画界所向披靡,医道也很精通。”宝慧眼珠转转,朗声道:“最想学画画。”

北平那时车辆少,街道上几乎听不到汽车喇叭。一大早,听到的常常是鸽哨声,抬头仰望,就见水洗似的蓝天,呜呜的鸽哨声由远而近,一群鸽子掠过头顶又远去了,街头巷尾传来了清晨的市声。

这回轮到宝慧开口了,她不满道:“凭什么这样说啊?”

这恰是逯太太心中所愿,就道:“宝慧也知道刘叔叔画艺最佳。”刘三杰对小女孩道:“那你说说,为什么偏选这个?”宝慧吐下舌头,才说:“因为学琴要背琴谱,学药要背药方子,学画画,多看看就好了!”

逯太太为岔开当前令人伤感的话题,道:“我想问问,刘先生现在有没有收过弟子?我家里,倒是有三个孩子,不过都是女儿家。”刘三杰虽然醉了,倒也听懂逯太太的言外之意,笑道:“我那些本事,都是拿来玩的,女公子们要是不怕不学无术,我倒愿意倾囊教授。”逯太太大喜,道:“女孩家么,陶冶下性情而已,又不是要做大师。”刘三杰微微牵动下嘴角,逯宇轩便知道这话不入他的耳,忙道:“刘兄这种身份资历的人,既然肯收私塾弟子,必然是希望他能成气候的,否则随便玩几下,也太辱没他的盛名。”刘三杰笑笑,才道:“逯兄抬举我了,但本人生性疏懒,只能收一个学生,而且由我来挑,否则怕实在担当不起。”

逯太太得了这句准话,喜不自胜,忙回身对边上伺候的丫头说:“云姐儿,快把三个小姐都领过来。”云姐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一直照顾几个女孩子的饮食起居,算是逯太太的左膀右臂。

见几个女儿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逯太太笑道:“今天晚上宝慧和宝诗陪我去看戏,宝玥年纪还小,又看不懂,以后再说。”宝玥听了,虽然伤心,却也不好反驳,宝诗则露出欣喜欢悦的神情,扭骨糖似的粘着母亲,宝慧看眼妹妹,又看看姐姐,权衡片刻,便道:“那我也不去了,我和妹妹一起在家。”

“油又清来面又白,扔到锅里边漂了起来,越炸越炸赛过烧鹅来,好大个的那是油炸鬼哎。”

张妈连忙堆笑道:“您两位不一样,都是千金大小姐,又不是我们那种穷门户的丫头。”宝玥想自己没有兄弟,尽是姐妹,假如也有了哥哥弟弟什么,难道将来他们需要帮助,也要将自己卖掉?将心比心,这实在令人不愉快。张妈见她们表情抑郁,忙安慰道:“你们都出生在好人家,将来二小姐会被送到国外读书,三小姐呢,明天把书念好了可以去做女校校长,唉,别嫁人,男人没好东西。”

逯太太撑不住笑了,把女儿拉到身边问:“没在外边乱吃东西吧?”宝玥点头,逯太太交待云姐去拿些吃的。不一会,她就端了个托盘过来,里面既有乳油蛋糕、玫瑰饼干,以及一杯热牛奶,还有一碗热呼呼的木樨饭和鸡蛋羹。宝玥真是饿了,顿时就把头埋了下去,狼吞虎咽起来,逯太太一方面心疼女儿,一方面又忍不住提醒道:“舀汤时,汤匙不要把碗碰得当当响,最不是女孩儿家相。”

“蜜来哎葫芦,冰糖儿多哎,咧”。“咧”字拖得很长。

“啊?”姐妹两个同声叫来,宝慧已经略通人情,觉得这种事,自己也帮不上忙,不如不问,所以依然保持沉默,可宝玥没想那么多,急道:“为什么呢?”张妈撩起围裙擦了下眼,低声道:“我那儿子,也就是丫头她哥哥,生了病,没钱去看。”宝玥急着拉着她的手,说:“找我爸爸啊。”张妈不好意思地说:“老爷已经提前支了我半年工钱,我不好再开口,反正,反正丫头片子不不值钱,唉。”

云姐说:“死刑犯游街,就要到咱们门前了。”逯宇轩听到这句话,叹道:“这一阵子,被枪毙的人好多,除了强盗土匪,还有闹革命的男女学生。”逯太太交待下人道:“快去告诉大伙,看也要在大门里看,别出去。”

云姐连忙点头,刚要出门,逯太太忽然想起女儿宝玥来,脱口道:“宝玥还没回来?肯定去隔壁胡同瞎逛了,那里人杂的很,这丫头,就她叫我操心多。”逯宇轩也皱眉道:“就要上学了,一点事儿都不懂,赶紧派人把她找回来。”

章节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

第二十五章 原来是他 第二十六章 重遇 第二十七章 单身太难 第二十三章 清华燕京可通融 第二十四章 故人重遇 第二十一章 你是无助的儿童 第二十二章 童年结束 第二十章 小顾叔叔 第十八章 扫晴娘 第十九章 陪房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