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同人小说 > 他是船王小说
他是船王

他是船王

作者:海凭 状态:连载 分类:同人小说 时间:2022-05-12 07:08:51
免费阅读 微信阅读

特别说明男主前期这样伤害女主,不知道后期会不会追悔莫及

他是船王简介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海凭原创的小说《他是船王》,主要叙述男主前期这样伤害女主,不知道后期会不会追悔莫及,小说目前处于:连载状态。


本次给小伙伴们淘来这篇由海凭原创的小说《他是船王》,主要叙述男主前期这样伤害女主,不知道后期会不会追悔莫及,小说目前处于:连载状态,《他是船王》小说简介:讲诉物资大量采购的一些事情赵青觉得三年的军人生涯是值得的,是人生华丽的一页,被分配到船厂以后,也是这种气质让人侧目,都觉得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他是船王 精彩章节

男主前期这样伤害女主,不知道后期会不会追悔莫及

此话一出,像解锁了在场各位的语言功能,一时间有开心的,有遗憾的,但他们都一致的拎着包挤过去和平头男打招呼,与平头男握住的手甩啊甩的,一时间话不结束手不松开。

什么都不懂可以学的,直接上手的那种,因为就在赵青发着呆的时候,一个小伙子匆匆跑过来对她说:“我们朱部请你到物资部去开标”!

顾总执意要用车送赵青回去,但被赵青谢绝了,此时赵青多想一个人待着,因为她的心一直雀跃得静不下来,独自坐大巴回去,让自己慢慢地平静,再慢慢地平静才是自我最舒适的选择!

如果说到街上去询价,咂吧的都是些小鱼小虾一点点的油星,那么不咂吧也罢,赵青抬起头,望向窗外的长江,隔着窗户的玻璃,她都能听到江水的声音,来往的船只看似慢悠悠的,其实正行驶在浪潮之上。

赵青喜欢跟着人群走,安心、安全!可每回都是走着走着就猛然发现身前、身后己没有人,她总是发现自己或在海边,或在山顶,四周一下子静下来,刚才还在身边喧闹的人呢?赵青每回都是在这样惊慌失措中醒来,原来是梦啊!为什么睡梦中是这么孤独?

然后,王兰英对赵青做了两个要求,一是每次出去询价回来必须回报询价内容;二是每次出去询价必须回公司刷卡。

赵青觉得三年的军人生涯是值得的,是人生华丽的一页,被分配到船厂以后,也是这种气质让人侧目,都觉得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发票上的扣款都是有限的,从几十元至几百元不等,大多是因为协议价里没有那个规格,供应商就自说自话参照协议价的相近规格开,在两规格之间,审价员认为参考价应靠下不靠上,所以就扣款,一个误差几元钱,但数量多了也就可以扣个几百元。钱永良在批发票时,很高兴,就如去买菜时让卖菜的多送两根葱和蒜,在发票方面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把关”。

那些主材呢?赵青的目光看向了更高远。

所以,有了审价员之后,议标的终极处在审价这里。朱晓有点成不住气了,自己一直享受的定价拍板的习惯,仿佛被人扼住了咽喉,有点刺歪,于是他要求所有釆购员,开标谈价后先让审价员签字,再拿给他签,他要把最终拍板的权力牢牢扣在自己手里才安心。同时他私下里找了成本预控科的科长王兰英,王兰英四十多岁,个子不高,两腿纤细,就是肚子大,典型的中年发福妇女形象。

这是一句启示,更是授于的权力。赵青把平时核票时有疑惑物资记下来,空的时候就去街上一趟,无论是劳防用品还是电缆及五金杂件,这些店都扎堆在一个叫西门的地方,一样东西只要多问几家,总能问出不同的价格,于是这不仅成了发票扣款的依据,更成为下一次招投标的说辞。

果然,阀门厂的顾总热情接待了赵青,顾总五十出头,瘦高身材,手下的人来汇报工作时都毕恭毕敬大气不敢出的模样,看得出在公司威信极高。这种气场辐射到赵青的身上,让她有种小学生的感觉,于是赵青以倾听为主,看似文静,实则是在掩饰由于气场不等称而于內心产生的局促感。顾总领着赵青去参观车间,路上他不紧不慢道:“钱总让你来的?”那润物细无声的眼神迫得赵青想说实话是自己来的,但最后还是只用微笑当做回答。

那是一个好天气,虽然寒冷,但早上的太阳又圆又红,当赵青坐在大巴的坐椅上,那蓬勃升起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她的额头上,好温暖好温暖。她之所以没有申请单位的车子,因为她的内心还怯懦,因为她不知道此行是否能有收获,所以她做得萎缩了,她觉得自己悄悄地去,即使一无所获,于公司也并无损失。

秋风裹着落叶,就像是执行着一道命令,一刻也不能让叶子在枝头多存留。赵青着一件卡其色风衣,插在口袋里的手腕上挎着一黑色包包,内搭黑色簿款毛衣,黑色的裤子,黑色的平跟皮鞋,她皮肤很白,五官精致,一米七的身高顶着一头短发,干练且还留着军人的硬朗气质。

赵青正看得有味,只见平头男另一只手把资料递给釆购员道:“来,拿去让审价员签字。”于是赵青被迫在每张单子上签上名字,但她又做了什么呢?起到了什么作用?签字充其量就是一个形式,是到总经理那里的一个洗白符号吧!

平头男姓朱叫朱晓,是物资部部长,将近四十岁的样子,身上蓝色的工作服熨烫过,传递出即使是工作服也能穿出名牌效果的优越感,他看赵青的眼神是虚虚的,有心表露出根本不把人当回事的感觉,但在这种虚虚的眼神背后,恰恰又暴露了自己还是在乎了的心里,凭空多出一个审价员,总经理是啥意思?他和钱总是什么关系,那是已经到了几乎是一锅里吃饭的火候,休闲娱乐外加所有难搞的老板不便出面的事情,都由他去摆平,每个周末陪着总经理把牌打好,饭吃好,关系好到他可以按住钱永良要悔牌的手。钱永良喜欢打斗地主,一对老k犹豫着试探着声势浩大的把掼到桌上,然后又凭敏感捕捉到牌局上有人暗搓搓的笑,于是果断将手拍在一对k上,想拿回去,朱晓也迅捷把手伏到钱永良的手上道:“我的老总我的神,落牌无悔呀呀呀!”然后他丢出自己的一对A压在K上,然后就换来钱永良的一顿“恶骂”,直到一堆人在朱晓定的包间里坐定,并以自罚三杯来补齐钱永良的“愤怒”而翻篇,这就是一场戏,通过喜笑怒骂完成双休的放松目的。有时候,朱晓没有组局,钱永良也会一通骂,大意就是只顾自己乐呵,死哪里鬼混了等等。所以说这关系已经铁的比从钢厂定的钢板还铁。

办公室一共五层,成本管理科在三楼,窗外就是长江,赵青把工位安置妥当之后,钱总去财务部经过时还特别看了一眼,他推推眼镜觉得这样按排是对的,如果按排到车间每天和那些糙包工头们打交道,那就是错的,这是他在心中对一位漂亮的女退伍军人的定位,但这话并没有说出来。作为一名私企老板,他认为对的事情那答案也就只有唯一。

这个笑落在顾总的眼中算是默认,顾总是搞技术出生,身上的气质不像职场,也不像搞企业的,他就像政府部门的人,察言观色不露于形。所以他答应赵青在原协议价基础上统降2%时,没有一丝的犹豫,因为在他看来,“接受”是今天他招待赵青的最好的一道菜。

总经理钱永良四十来岁,平日里不苟言笑,一幅无框的眼镜让他看上去像个搞技术的,每天拎个黑色公文包又觉得是搞商务的,他的左边门牙有一丝缺口,成了全身最显著的标识,钱总讲话时喜欢做个手势然后千篇一律地总结道:“明白不啦?”来作为结束语,赵青就是在这句结束语之后,茫然的出了总经理的办公室。她从来没有接触过造船物资,所以她不明白,这个岗位说白了就是要为公司省钱,这一点她明白了。

章节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猜你喜欢

相关文章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四 三十三 三十五 三十二 三十 三十一 二十七 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