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1)(1 / 2)

囚禁娇憨的她 伊方 1920 字 2020-04-08

“啊!”跟楼少交往?

幻听,一点是幻听!

楼客驭满脸黑线,粗声道:“妈,你少乱点鸳鸯谱了,我连她姓甚名啥都不知道!”

照理说楼夫人比他还反感那种目的不纯的女人,为什么偏偏对这个小妮子情有独钟?他难得地拿正眼赏了小警察。

呃,这个被中规中矩的小警服包裹的小女人,竟然有一张相当不错的脸蛋,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中间的眼珠子又黑又亮,像是浸在白水池里的两颗黑水晶,小鼻子细细挺挺;下面的小嘴粉粉嫩嫩,颜色十分诱人,很有令人一尝芳泽的冲动……

“真没想到,我竟然养出了这么一个不肖子,连救命恩人的名字也不知道。‘言欢’,浪漫言情的‘言’,欢乐无极限的‘欢’,记住没?”

看着小警察的脸看得走神的楼客驭这才回过神来,反射性地点了点头。

楼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望向那个被自家儿子直愣愣毫不掩饰的眼神看得面若朝霞的言欢,“嗯,小欢,你有交往的男朋友吗?”

“没有。”

楼自喻接棒,一脸诚恳地问:“那你喜欢小驭吗?”

“……喜欢。”言欢这人敢作敢当,再害羞,也勇于承认自己的感觉;只是,楼客驭那震惊的眼神却让她越发不好意思起来。

“小驭也没有正在交往中的女友,所以,你们要不要交往试试看?”

老天,这居然不是幻听?

“妈!”楼客驭第一个提出抗议,虽然她长得很入他的眼,也不至于……

可惜,两位楼家长理都不理他,只期冀地望着言欢。

言欢纠结成一团。

她喜欢楼少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了,但自小脚踏实地的她,从来没有想过灰姑娘的故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更何况,灰姑娘其实也是一个有钱人家小姐;而她什么都不是。

她并不是在意这些的人,为人也大剌剌惯了;性格乐观而积极的她,却第一次了生出一点点惶恐的感觉……真的不是在作梦,一个美到冒泡泡的白日梦?

楼夫人怜惜地看着她,嘴上却伤心地说:“莫非,刚才你夸小驭的话都是在敷衍我们,事实上,你并不看好小驭?”

“当然不是,他很好、很好的!”言欢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楼自喻帮腔,“那你为什么不肯同意?只是交往试试看,给彼此一个机会,如果没感觉,不来电,随时可以结束关系。”

被晾在一旁的楼客驭再次发飙,“喂,好歹问一下我的意见,爸……”居然一直在说服这个小警察,他有那么没有行情吗,还需要强行推销吗?

楼自喻不冷不热地打断他:“你也闹够了,给我好好收收心!如果你这次不同意,我就把你从楼氏总裁的位置上拉下来,看你还能玩什么花样!”

这样严厉的语气令言欢一惊,连忙望向话题主角。

“爸,你为了一个她,何必……”楼客驭惊怒交加。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搞什么鬼!”一心追求乐颜,还真当是喜欢上人家了?骗鬼去吧!他竖起眉毛,恨铁不成钢地瞪着这个满肚子坏水的儿子,“你年纪也不小了,心性却不定,整日自诩风流地拈花惹草……别这么惊疑地看我,你以为你把你的情人藏了,所以我这个老眼昏花地就该什么也不知道?”

楼夫人谴责地看了不争气的儿子一眼,忙伸手安抚老爷子。

楼客驭在老爷子的沉声喝问下节节败退,再也没什么贵公子派头了,低头听训。

老天,他也不算花心吧,就养了两个!一个是生意伙伴送的泰国女人,一个是最新走红的名模;而他最终敲定乐颜的原因,也是看中她温柔内敛的个性,就算明知丈夫彻夜不归、另有情人,也不会泼妇骂街。

但事情怎么一个劲地往最坏的方向发展?

不仅乐颜成了竹篮子的一滩水;他的鬼主意,竟被老爸看通透!

拈花惹草?

言欢也是惊疑不定,杂志上的楼少虽然略显风流,但对女士向来发乎情止乎礼,风评向来上佳,几乎没传过绯色新闻,“楼伯伯,会不会搞错了,他并不是一个花心的人。”

楼客驭叹了一口气,有些感伤地说:“小欢,这是我的错,本来想瞒着你,但这个你有权知道,他就是这么一个不成器的人,远远没有那些杂志上说得那么好!你大可拒绝,我们也不会厚着脸皮地勉强你了。”

“楼伯伯……”言欢正要说些什么,却被楼客驭打断。

“爸,那些是我的错,但你也没必要把我随随便便地推给一个女人吧!”他还是忍不住抬起头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任言欢再粗神经,还是被楼客驭语气里毫不掩饰的鄙视和抵制伤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