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1 / 2)

囚禁娇憨的她 伊方 1686 字 2020-04-08

坐在名贵的车子上去超市买了做菜的材料回到家里,言欢还有点没反应过来,楼少不是说要她乖乖地躺在床上休息他才陪她回家,怎么……

“笨蛋,果然是笨蛋。”楼客驭简直瞪人瞪上了瘾。

“啥,我说出声了哦?”言欢傻兮兮地问,

楼客驭忍不住叹了口气,“我真拿你这个笨蛋没办法,不过身体是你的,工作也是你的,你自己能够协调过来就行,哪有我置喙的余地!”

言欢急了,“我真的不能翘班,但是我这么喜欢你,当然希望你……”

“所以就想了这种损招来骗我?”楼客驭磨了磨牙齿,见到小警察一副怕他生气的焦急样,一个哪里能发得出火来,再次无奈地叹了口气,“算了,我大概也知道你的心思,所以你跑了出来也没把你叫回来,刚才在办公室也算吓了一跳,这个就一笔勾销,现在马上开门,杵在门口很丢脸呐!”

“好!”小警察的脸比六月的天变得还快,转眼就笑咪咪地打开了门,率先走了进去,楼客驭望着这小小屋子里那小小的身影,不由地懊恼自己真遇上了个煞星,打不得、骂不得甚至舍不得她露出一丝委屈的表情。

营口欢在厨房里忙活得不亦乐乎,楼客驭就慢慢地打量这间房子,房子不大,一室一厅,家具也简朴,但因为主人的用心经营,看上去一尘不染,非常舒适干净。

屋子小,很快他就没东西可看来打发时间了,索性挤进厨房看小警察做菜,她是学过功夫的,无论切菜或者炒菜,都有一种充满力与美的协调厌。

但厨房里也热,本来就是七月的天气,虽然因为下了一场大雨而清凉了许多,但在这一寸之地,禁不得煎烹油炸,一股热浪迎面扑来。

楼客驭皱了皱眉,却没有离开,反而帮忙递递油盐酱醋什么。言欢看了他一眼,“楼先生居然分得清楚盐和糖呢!”

被她那不可思议的口气一激,楼客驭一口气憋住,伸出手捏捏了嫩嫩的小脸颊,“你别小看我,我在国外留学时吃不惯汉堡,也经常在自家开伙。”一边说,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停,那口憋在喉咙的气总算伴着那软嫩的美好触感消去了。

言欢很高兴自己被吃豆腐,以为这只是男人一个无意识的动作,怕他意识到收回,故意仰着小脸贴近他的掌心,任他对自己搓圆捏扁。

楼客驭只看到小警察半眯着大眼睛,像一只向主人请求爱抚的哈士奇,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一张粉嫩的红唇在他面前晃来荡去,诱人犯罪。

该死的!

楼客驭忍不住无声地爆了粗口,跟这个小警察在一起,他简直比青春期的时候还要冲动,随时随地都能发情。

“你好好做菜,我不打扰你了,先出去了。”撤回手,故意不看那乌溜溜的大眼里显而易见的失落,楼客驭迅速离开这是非之地。

“怎么样,好吃吗?”言欢几乎屏着呼吸问楼客驭。

除了两道被指点的菜色,她还做了一道冬瓜排骨汤,金黄土豆片。

楼客驭一道地道品过去,一张俊脸面无表情,看不出什么情绪,越发让言欢忐忑不安,大眼巴巴地望着他,眨都不敢眨一下,只怕惊动了他。

直到品完了四个小菜,楼客驭才勾起唇角,悠悠地说:“比上次进步许多了,不过,和那家餐厅的水平还有一定距离。”

言欢有些垂头丧气,轻轻地“哦”了一声,楼客驭给她碗里挟了块鸡肉,笑咪咪地说:“别心急,你也算有天分了哦,这么几天就学了个有模有样。”

言欢一口吞了鸡肉,大眼睛却死死地盯着他,好像她嘴里咀嚼的是他才对;楼客驭摸了摸鼻子,怎么他难得好声好气地劝她一回,就收了个反效果回来?

待咽下鸡肉,小警察猛地扑了过来,就差和他抱个满怀……哦,好吧,他承认,他还是有点小期待的,但小警察只是跟他眼对眼,并不再靠近。

她说:“我会好好学习做菜,但是楼先生你一定要答应我,不能在我做出美食之前,就收回让我追你的权利!”

心微微一动,那近距离的眼睛澄澈若天山上的清雪,却又折射着太阳的光辉,美到惊心动魄的地步,这样可爱的小警察呵……

“听你的意思,只要你能赶上大师的手艺,我就可以收回了?”他现在才发现自己如此恶劣,为了贪看小警察为自己焦急的样子而故意逗她。

“不行、不行,在我追上楼先生之前,楼先生都不准说不能让我追你这样的话!”小警察不知他打的坏主意,一听急得差点要哭出来。

干嘛要这么在乎他,他何德何能!

楼客驭只觉一颗心又酸又麻,却偏偏又觉得甜蜜,正纠结间,情绪波动极大的小警察竟然身子一晃,直直地朝他撞了下来。

三十九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