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1 / 2)

囚禁娇憨的她 伊方 2117 字 2020-04-08

言欢恍恍惚惚间,只觉得自己的唇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覆盖住,有点心急地舔舐和吮吸,虽然是非常奇怪的体验,但是她一点也不排斥,不着寸缕的身子反而遵循身体的渴望,更加紧密地拥住了王子,把自己的双唇献了出去。

对于这样的配合,楼客驭求之不得,他并非没有抱过女人,甚至也算是男女情事的个中好手,但遇着小警察,脑子里竟然也是一片空白,什么手段、技术通通忘了个透澈,只晓得吻她,m恨不得一口吞下她。

小警察的动作青涩却热情,稚嫩的小舌稍加指点,就学着他的动作试图以下克上,这样的挑拨当然激发了男人的兽性,被用更深的激/情镇压。

他的手也渐渐不规矩,沿着小警察光裸的腰际下滑,在敏感的腰眼处轻轻揉动。

小警察有一副敏感之极的身体,立即剧烈地抖动了一下。

楼客驭暂时放弃了那美丽甜美的唇瓣,渐渐往下攻城略地,而小警察因为得不到抚慰,有些不满地嘟起了已经被吮吸得有些红唇的双唇。

“等等,我保证给你更好的感受。”

楼客驭低笑,那笑声性感得令人脸红心跳,不过小警察被烧得昏昏沉沉,倒是浪费了这么性感的笑声。

楼客驭轻轻吻上那美丽的锁骨,言欢不是那种骨感的美人,是那种瘦到恰当好处,又有点肉的女人;他有些痴迷地在她胸前四处耕耘,小警察原先还扭动着身体,白嫩嫩的美丽身体娇媚得令他的yu/望都忍得发疼,但渐渐地,竟慢慢地安静下来。

楼客驭觉得不对,抬起头一看,差点气昏过去。小警察闭着双眼,唇角漾着甜甜的笑容,竟一脸幸福安详地睡着了?

老天!想着她是一个病人,楼客驭到底狠不下心肠把她叫起来。

刚想用被子把她裹起来后,他跑到洗手间自己解决一下,那个睡着了的小警察却还不肯放过他,一只小手竟固执地拉着他的裤子,“楼先生,我喜欢你、好喜欢你……”

这个小警察,睡着了都让人不安心。

楼客驭嘀咕了一句,却控制不住上扬的唇角,小心翼翼地把小警察搂进怀里,面对着活色生香的场景却岩然不动,认真地守候着生病的小女人。

楼客驭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了,只知道自己用了大半夜才勉强压下去的yu/望就被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女人弄得重新烧了起来。

“你过来,我摸摸有没有烧退了没?”他哑声说。

言欢满脸通红,虽然她不知情事,但好歹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如今神清气爽的她不像是经历过情事的样子。

但一早就光溜溜地男人怀里醒来,即使那是她喜欢得要命的男人,她也照样羞涩扭捏得要命。

“我没事了,那个、那个我先……”

她说着要扭动身体就要下床,不知磨到了什么东西,楼客驭闷哼一声,恶狠狠地警告她:“如果你再动一下,我可不保证会做出什么事来!”

吓得她当即一动也不敢动,一只腿甚至还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挨着那火热的东西。

楼客驭见她知趣,连忙抓紧时间摸了摸她的额头,确定没有发烧后,就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我先用下浴室。”

该死的!在浴室里自救自力的楼客驭再次爆了粗口。

脑子里小警察白嫩如玉的肌肤却挥之不去,很快就攀到了高峰。

言欢愣了好久,才羞红着脸穿上衣服,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脑子里几乎没有印象,只记得在她冷得如坠冰窟时,有一个暖和的东西温暖了她。

看样子,那个东西就是楼客驭了。

狠狠地拍拍自己的脑门,一张脸自醒来后上面的红晕就没退下去过,见楼客驭一开浴室门,她就没头没脑地冲了进去,倒把楼客驭吓了一跳。

“喂,你没事吧?”被挑逗得欲火焚身,又吃不到的可是他,他可没对她怎么样。

小警察闷声闷气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没有,我要洗脸,马上好。”

楼客驭听着这声音一琢磨,才知道这小警察害羞了,这么一想,本来还有些的郁闷也一扫而空,想着小警察昨天青涩却热情的反应,心情莫名地明朗起来。

待言欢用冷水扑了脸,终于让脸色恢复正常能出来见人后,就闻到了一阵香气,昨天因为她的昏倒,基本没怎么进食,早饿得肚子咕咕叫了。

楼客驭看出她的疑惑,解释道:“我把昨天的食物热了一下。”

“可是,热过的菜不是越发不好吃,离大师级的水平更远了。

言欢为难地看了下基本没怎么动过的三菜一汤,“楼先生你先等一会,我马上下楼买菜做菜,保证比昨天做得更好。”

“不用了。”楼客驭抓住她的手腕,那在背后响起的声音低哑温柔,像是一曲动听婉转的大提琴曲,“你这样就够了……已经足够抓住我的心。”

“楼……楼先生……我……”言欢一会儿摸摸耳朵,一会儿看看楼客驭,表情却几乎要哭了出来,“你别开玩笑,我……我会当真的……”

楼客驭俯身给了她蜻蜒点水似的一吻,漆黑的眼睛像星星一样闪亮,“我要求你要当真,我正式向你提出请你当我的女朋友,因为我对你动了心,但是你可以拒绝我;这么真实的喜欢我也是第一次遇到,我不确信我以往的风流、随性会不会因为这份独特的喜欢而改变,但我保证我会约束自己!如果你觉得我这样说还是很不负责任,不想经营一份保存期未知的感情,你可以拒绝。”

“我才不会拒绝!”言欢高兴得哭了起来,张开双手就要冲过来,匆然想起了什么,羞涩地问:“楼先生,我能抱一下你吗,我实在太高兴了。”

楼客驭笑得十分温柔,“叫我客驭,或者驭。”

“啊?”驭?天,就算是无声地念着这个字眼,身子就感觉好幸福。

“这是女朋友的专属称呼,呃,这个怀抱随时为你敞开,这也是女朋友的专属福利。”还不待他说完,小警察就像只小炮仗一样冲进了他的怀里,他甚至被带地往后退了一步才止住冲势,但感觉却非常圆满,只想一生一世地抱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