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2 / 2)

囚禁娇憨的她 伊方 2117 字 2020-04-08

这么美好的小女人,他竟然说了那么恶劣的话……

分明就是强人所难吧!明知小警察对他喜欢得要命,绝对不可能说出拒绝的话,还故意说这些有的没的,为自己以后出轨做开脱的借口;如果诚心为小警察好,他这种连感情都无法掌控的恶劣男人就应该离得她远远的。

可是,他真的沦陷在了这一片明媚的阳光里,哪里也不想去了。

对不起,我爱你。

言欢。

言欢没有发现楼客驭眼底那挥之不去的忧虑,她被幸福冲昏了头脑,甚至走着路都会忍不住笑出来。

陈和和她换班的时候表情很严厉,“小欢,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啊,这么明显?”

陈和望瞭望一边落寞尽显的罗丹泉,“你跟谁交往,有罗前辈可靠吗?”

言欢不喜欢她那指责的语气,不过她心情实在好,不跟她一般计较,笑笑说:“你瞎扯罗前辈做什么,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我们还刚交往,先不告诉你。”

大刺剌惯了的言欢,眉眼里都透着一股子无法忽视的风情,说一个字都带笑,完全一副恋爱中毒的模样。

“我上个洗手间。”在一旁当布景照样当得伤心伤肺,罗丹泉难过得听不下去了,扔下一句话就转身离开。屋苗虽然已经有预感知道小警察心中另有所爱,但毕竟没有成为事实,如果什么都鲜明地摆在扣拶了他面前,他想自欺欺人都不能够了。

陈和沉默了,等罗丹泉落寞的身影走远了,才板起脸严厉地跟言欢说:“你以后不要在罗前辈面前晒幸福,他会伤心的!”

“啊,难道他失恋了?”言欢下意识地回头,当然没有看到罗丹泉的身影。

脑子里回想这几日搭档的神情,忽然发现充斥在脑子里的通通都是楼客驭的一颦一笑,其他通通模糊一片,什么也找不出来。

陈和脸色复杂地点了点头,“那是一个很好的女人,但大概和罗前辈实在不来电,所以就分了……”

“罗前辈真是可怜。”言欢有些愧疚,她最近几日只晓得跟楼客驭出双入对,不仅没有发现搭档的失恋,遗不加节制地在他面前晒幸福。

“有什么可怜的,只是感情不和罢了,像他这样性格好、工作认真又有责任感的男人,一定能找到把他放在第一位的好女人!”

“那当然!”言欢附和了一声,却觉得奇怪,那个振振有词为罗丹泉说话的那个女人,还是她认识的那个总是跟他对着干的陈和吗?

“和和,你怎么突然这么关心罗前辈了啊?”

陈和脸一红,恰好罗丹泉也从洗手间里出来了,有些恼羞成怒地一扭头,“我巡逻去了,你自己注意点就行了,别伤害一个大好人。”

言欢沉默,怎么她好像在陈和的语气里听出了“害羞”?

身旁有一个失落而郁郁寡欢的前辈,楼客驭打电话过来,言欢也不敢接,怕不小心流露的幸福会刺激到他,

楼客驭哪里知道她的困境,本来也就随便打个电话想听听小警察的声音,以往他一个电话过去,没响几下就会被小警察欢天喜地地接起来,这会儿一连拨了三个,竟然在刚响起时就被无情地按掉了。

这样反常的行为不得不让他多想。

她,不会出事了吧?

担心的念头一旦在脑海里形成,就再也挥之不去,虽然明知以小警察的身手,一般的匪徒哪是她的对手,他照样担心得坐立难安。

好几个电话一连如此,即使言欢动作迅捷,还是被罗丹泉看了出来,“小欢,是谁的电话,你这么按掉没关系吗?”

“没事、没事,就推销的,呵呵。”言欢打着哈哈。

小警察又不是说谎的料,眼珠子在眼眶里转来转去不敢直视他的行为,就让罗丹泉心里有以了个数,何况陈和最后那一句话也听见了;后来言欢就偷偷摸摸地观察他,甚至有事没事跟他说天气乱扯一通,分明是想逗他开心。

“陈和跟你说了什么?”真是一个惹是生非的女人!

看他好像有点生气的样子,言欢连忙为陈和说话:“她很关心你,没说什么。”

看小欢还能若无其事地跟他聊天,应该不知道他对她的心意。

罗丹泉松了一口气,但胸口却充满了酸涩之气。

这个女孩子,他明明喜欢了那么久,最后却仍然无法对她说出喜欢,开始是不敢,现在却是怕她愧疚。

见罗丹泉郁郁着不说话,言欢也不敢说什么了,怕自己笨嘴笨舌地安慰错了地方,两人缓慢地在辖地巡逻了一圈,回到局里正要准备各自回家。

罗丹泉终于再也克制不住那种排山倒海的酸涩,忍不住抱住了她。

言欢反射性地就要挣扎。

耳边那个男嗓低低地说:“小欢,就一会,我真的好难过……”

于是她的拳头再也挥不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