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2)(1 / 2)

囚禁娇憨的她 伊方 1864 字 2020-04-08

眼前的小警察因为得到他的保证而重展笑颜,他却有点笑不出来了,他多想一直让小警察腿永远开心快乐,却害怕恶劣的自己也成为掠夺她笑容的杀手……

“驭。”言欢看出他有些魂不守舍。

楼客驭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扯开了话题:“对了,你之前为什么不接我电话,要知道当时我可急疯了,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言欢愧疚地说:[因为罗前辈失恋了,我不想在他面前表现得很幸福,这样可能会令他更加伤心。”

“算了,不跟你这个傻瓜一般计较。”楼客驭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踩了煞车,慢慢地降下速度,开进了停车场。

“不过,今天我就不能去你家一起吃饭了,为了出来找你,我翘了一个大老板的约,这会儿得马上负荆请罪去,连吃饭的时间也没有,也不能送你回家了。”

“这样哦……”眼珠子一转,言欢笑咪咪地说:“没关系,我回家做好给你送宵夜好了,你还会回这里吗?”

“因为是谈一笔大生意,谈完后我一定要在办公室准确一些文件的,大概能折腾个大半夜。只是,你这么来来去去太辛苦了,我回来后叫份外卖就行了。”

“这一点也不辛苦,反正不管你答不答应,我一定会过来的,哼!”小警察灵活地钻出车子,“我不打扰你了,你快去负荆请罪吧。”

楼客驭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时间确实不允许了,连忙开着车子出去了。

言欢一直望着他驶出了停车场,才挂着甜蜜笑容往外走,辛苦什么的她才不怕,只要能够多见楼客驭一面也是好的;即使现在每天都能碰面,她还是恨不得时时刻刻能和楼少腻在一起,这大概就是恋爱中人疯狂而没有理智的一面。

最近言欢在楼氏进进出出成了常客,而且看样子就是和楼总恩爱非常的样子;所以看到小警察高高兴兴地要求上楼等楼总时,值夜班的保全人员放行了,而且善心地提醒:“楼总已经出门了,不知道会不会回来。”

“他会回来的。”言欢自信满满。

楼客驭确实回来了,但那时候分针转了整整三圈,从落地窗外望去,市中心的灯火都渐次寥落。

言欢抱着便当盒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楼客驭心疼得不行,他有点后悔自己为了工作不早点赶回来,小警察可是有胃病的呢……

言欢睡得不深,听见动静迷糊了一会就醒了过来,见是他,连忙献宝一样把便当盒递了出去,“做了两个新菜,一起吃吧。”

那便当盒上还带着小警察的余温,楼客驭小心翼翼地接过,有些担忧的目光始终落在她有些疲倦的脸上,“你的胃?”

言欢拍拍胸口,“我来之前吃了饼干,没关系啦。”

她走过来帮忙打开便当,即使有些凉了,菜色看上去依然诱人,楼客驭看得胸口涌上层层的暖意,一直不安的心竟莫名地安定下来。

“很好吃吗?”言欢疑惑地挟了一筷子,虽然确实是很不错的味道,但也不至于让他狼吞虎咽的地步吧。

“哉乱睐毂有吃挝另么好吃的食物。”楼客驭扒着饭,声音含糊地从喉咙逸出,唇角甚至沾上了一颗白米饭,被灵活的舌头卷了进去,这样孩子气的动作令言欢不由地笑了起来。

寂静的夜,晚归的丈夫,尽心守候的妻子……这些短句没来由地跳进了她的大脑里,明明是平常不过的一顿晚餐,却充溢着一种幸福的味道。

两个人迅速地解决了晚餐,楼客驭主动地拿着便当去洗,言欢忙拦住他,“我去洗好了,你不是还有工作要忙,去吧?”

“不,那些工作留到明天还能做,我把这些洗完了马上送你回家。”

“我才不回家。”言欢狡黠地眨眨眼,“都这么晚了,这儿又有一张舒舒服服的大床,就让我借宿一晚吧,我连换洗衣服都带来了。”

“借宿?”楼客驭的声音匆然暗哑了下来。

与言欢正式交往以来,缺乏正常恋爱经验的他一直克制着自己的yu/望,小心翼翼地配合小警察的脚步,不敢有太多的逾矩,怕会吓坏这个单纯得丝毫没有过情事经验的小警察。

但这会儿小警察都自动送上门来了,他如何还能忍得住?本来就不是一个柳下惠,做不到美人在怀还无动于衷的地步。

言欢觉得有点不对劲,但还是反射性地点点头,“所以你不用管我啦,你工作好了,我可以给你端茶、递水、敲敲背什么,累了去休息室休息就好了。”

她善解人意的提议却被否决,楼客驭勾起唇角,高大的身影忽然凑近她,热烫的呼吸直接扑在敏感的耳后,“如果你留下,能为我做些其他事情,我会更高兴。”那声音性感得令她骨头发酥。

言欢缩了缩身子,虽然神经大条,但作为一个女人的直觉,还是在第一时间意会了男人的言下之意,小脸儿顿时红透,像一个鲜美多汁的大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