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2)(1 / 2)

囚禁娇憨的她 伊方 1818 字 2020-04-08

楼客驭看出小警察的心思,故意反问:“你不肯同意?”

“当然不。”言欢反射性地反驳。

“那我就不客气享受了哦。”大灰狼笑咪咪,出其不意扑倒了一头雾水的小警察。

“驭、驭,你怎么咬那个……”

言欢羞得满脸通红,湿漉漉的眼珠子因为突如其来的快/感而迷蒙如丝。

“哦,我忘了说吗?”

那一丝银丝从他唇角拉开,看上去说不出的性感诱惑,“这就是你昨天做给我的极品佳肴,纯天然,又美味得令人食髓知味。”

“驭……”直到出了声,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多么得沉迷无力。

“小欢,你这样子真漂亮。”他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在言欢被这两个赞美的字眼冲昏头时,又抓紧时间低下头努力耕耘。

而等言欢从溢美之词中反应过来,又立即被拉入了情/yu的漩涡。

抵死缠绵的温柔。

楼客驭举双手双脚发誓,他本来真的有想过节制,念及小警察是初次,他昨晚甚至只做了一次就停手了,至于那时间可能稍稍长点就不要计较了。

但这个小警察显然没有体会他的用心良苦,一大早地跟他说什么“身体健康”,又用那样湿漉漉的眼睛看他,他本来就靠着微弱的理智在自制,这会儿立即就大脑充血,理智什么的通通飞到天边,短时间内回不来了。

于是,自认为很有节制的楼客驭很没有节制地压倒了小警察,然后,再非常没有节制地再三温习这具令他爱不释手的曼妙身躯,直至小警察肚子响彻云霄的咕咕声把忘情的两人镇住。

“饿了吗?”

“……”饶是自讶体力惊人的小警察也禁不得这番折腾,被疼爱得娇喘吁吁,这么消耗体吓力的活早把那点点早餐消耗完毕,肚子里唱起了空城计。

楼客驭虽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但他知道小警察的胃需要细心呵护,已经饿成这样,再做什么剧烈运动对小警察非常不好。

他只能狼狈地从小警察身上撤了下来,要秘书帮忙火速叫两份外卖送上来。

言欢还没从情/yu的余韵中彻底走出来,无论眼角、眉梢,都带着一种彻底被疼爱过后的动人风情,她却完全不自知,照样用一双迷迷蒙蒙的大眼瞪了楼客驭一眼,几乎要把他的魂都勾出来,“你别担心,我的身体可没有那么弱。”

楼客驭差点又忍不住了,怕自己理智决堤,连忙转开了头,好在这个新来的葛秘书做事情还算有效率,敲着门说外卖已经到了,总算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两人用完了午餐。

言欢无意间看了时间,才发现离上班时间只不过五十分钟了,忙不迭地就要爬起来,但使用过度的身体没给她面子,腿一软重新又跌回了床上。

“你别动,需要什么我帮你拿。”楼客驭连忙扶住她。

“我要上班,马上就要迟到了,驭送我去好不好?”

楼客驭努力硬起心肠,对她期待的眼神视而不见,说:“不行,今天算得上我们真正定情的第一天,应该在一起好好庆祝!今天我可把所有的工作都推一边了,在你休息的时候选跟秘书懈说要有什么邀约都让她给我推掉。”

“我们已经庆祝了一上午,还有一下午下次补上好不好?”言欢不是没被他的用心感动,但作为一个警察,她还是很有原则的。

楼客驭其实也不是太在乎这些,他最在乎的只有小警察的身体,“你站都站不稳了,怎么去巡逻?”楼先生对他才是罪魁祸首这件事,非常没自觉。

“只是稍微有些虚,过会就好了,拜托了,驭,我想当一个好警察,不能随便旷职……”眼神越发无辜了,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又可怜又可爱。

楼客驭也就一嘴硬心软的纸老虎,见此情节哪里还说得出拒绝的话;但心里却有些酸溜溜的,嘴上也酸溜溜地说了出来:“说什么喜欢我、最喜欢我了,原来也是骗人的,你心里最重要的其实是你的工作吧!”

老天,一说出口,楼客驭就懊恼得想撞墙,这么幼稚计较的话竟然会出自他的嘴巴!他身为一个工作狂,应当能明白一个人对工作的感情,更何况,言欢是一个警察,一个正义的小警察,怎么可能因私误公!

言欢急了,忙不迭地解释,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不是这样的,驭,我真的最喜欢你了,但是工作……”

“你不用解释,是我无理取闹了。”瞧见小警察惊慌失措的样子,楼客驭自责地打断她,抱着她到浴室迅速地清洗了一下身子,换上小警察上一次遗留下来被洗得香喷喷的衣服。

言欢是个单纯的家伙,一见自己的衣服被保存得这么好,就高兴得不得了,“原来驭很早就妒喜欢上我了啊。”

楼客驭的耳朵悄悄地红了,他一把抱起小警察,恶声恶气地,“乱说什么,小心把我惹生气,我就不送你去警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