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踏足虚空,方舟朝诸族亮剑【万字更新,求月票】(1 / 2)

女帝的讲道,自然不俗,因为女帝的境界在那儿摆着。

事实上,武道殊途同归,最终指向的,实际上都是对规则的领悟。

不管是什么武道,想要踏足到十境至强领域,都要参悟出属于自身的规则,因而,女帝对武道的理解,通过她的讲述,亦是能够对诸多武道家们产生巨大的影响。

甚至能够改变世人对武道的理解,走出属于自己的路。

亦或者在一些苦苦难以追寻出真正武道之路上,走出平坦之途。

就算是谢顾堂,就算是方舟,都在女帝的讲道中,审视自身的武道,对于一些笼罩迷雾的路途,有了见解,拨开迷雾见得清晰的道路。

桃树花开,漫天桃花在飞舞。

微风吹拂着,山巅之上,一道道人影皆是盘坐,他们在参悟,女帝的讲道之声,让整座武碑山都在震动似的。

许久。

女帝讲道结束,看着陷入沉思的众人,微微一笑。

她没有贸然的打扰他们,而是翻开了手中的书册,开始安静的观看起来。

阅读,其实也是一种美好。

如今的女帝,享受着人间所存留的种种美好。

方舟是最先结束对自身的审视。

女帝看着方舟,笑道:“你之前的修为突破的太快,现在,你最重要的是积淀。”

“修为感悟的积淀,将积淀转化为潜力,才是你如今该走的路。”

“你的天赋很妖孽,这段时日,你我同行,行走人间,这是一份感悟,你在这过程中,洗去了身上的尘埃,有了一颗晶莹剔透的心。”

“这是难得的机缘。”

女帝对方舟说道。

她很欣赏方舟,不仅仅是因为天赋,更是因为惺惺相惜。

毕竟,女帝和方舟都是同一个类型的人,都肩负着保护整个人族的责任。

同样拔出了人皇剑,同样有修行天赋,同样要面对着灭世灾劫。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女帝很看好方舟。

方舟点了点头,嘴角噙着一抹柔和的笑意。

如今的他,修为没有突破,并不是问题,反而是值得欣喜的地方。

一开始的高歌猛进,很有可能会导致后期的乏力。

而此时此刻,方舟的沉淀和感悟,是对后期冲刺的助力。

他在梳理自身的武道,才有足够的潜力和资本对未来的武道发起冲击。

方舟借助传武书屋的感悟增幅,在提升自身的潜力。

尽管这一段时间,陪伴女帝行走人间山河,聆听女帝的讲道,都未曾有所突破,可这是好事而不是坏事。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三日时间。

沉浸在女帝讲道中的众人纷纷苏醒。

有人直接突破了修为。

例如裴同嗣,一声长啸,气机冲霄,一股涛涛刀意,仿佛要斩破云流!

七曜境武道家!

裴同嗣聆听女帝的讲道,明确了本心,在这一刻,劈开了迷雾,找寻到了属于自己的路,踏出了七曜境之路。

再加上之前黑雾果的能量增幅。

裴同嗣踏足了七曜境。

而在裴同嗣突破后,赵鞅也紧随其后,踏足了七曜境,一手剑术,天地同悲,威能变得愈发的强大。

女帝本就是剑客,她擅长使用剑术,她的讲道对赵鞅的触动更甚。

随后,曹天罡,陆慈,徐秀等人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虽然未能突破修为,但是,积累的增加,对他们而言,也是好事。

女帝仍旧在看书籍。

裴同嗣,赵鞅等人纷纷来谢过女帝,女帝微微颔首,便表示了回应。

她不想和此代的人族有太多的纠葛。

因为,有的时候,纠葛太多,其实不是什么好事情。

当黑暗降临的时候,当世间崩塌的时候,纠葛只会成为让人心如刀绞的利刃。

方舟倒是懂得女帝的心思。

方舟笑了笑,带着赵鞅,裴同嗣等人朝着人皇壁的方向而去。

众人看着那巨大的漆黑裂缝。

隐约间,感受到了一股深不可测。

“裂缝之后,顺着人皇古路行走,一路走到底,可以看到一座城,那座城……是人族古城,古城本身并不危险,真正危险的是整个太虚界……”

方舟讲述了一些,太虚界的规则和危险。

众人听的越来越凝重,心神无比的震撼,却是不曾想,原来天地间,还有这样一个世界。

这让他们心驰神往。

他们想要提升自身的修为,就必须要冒险,必须要战斗。

而太虚界很适合他们。

尽管很危险,可是……富贵险中求。

他们也许能够从危险中找寻到生机,找寻到变强的契机。

裴同嗣,赵鞅等人都能感受到方舟身上的一股紧迫感。

他们以为,这是诸族给方舟带来的压力,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如此。

方舟真正的压力,也许并不是诸族。

众人没有谁畏惧一步。

皆是朝着方舟告别,随后,踏足向了人皇绝壁后的人皇古路。

一路往里,最后被黑暗吞噬了身形,再也无法捕捉到影踪。

裴同嗣,赵鞅,曹天罡,陆慈,徐秀……

一道道熟悉的身影,皆是消失不见。

方舟伫立在原地,目送着他们远征。

这一场远征,隔着两座天地。

他们有可能会荣光依旧,满载而归,也有可能惨死异地,再也难以回归。

方舟没有拦阻,也没有开口挽留。

他曾告知了太虚界的危险。

可是,他们依旧选择远行,他们都知道,人族所面临的危机是什么。

单单是异族给他们带来的压力,就大的难以想象。

他们必须要变强,他们每个人都有着变强的理由。

如今的人族,好不容易摆脱了诸族的侵袭,终于有了自由自在的发展时机。

可是,一旦三年之期到来,等待人族的,便将是诸族皇者和至强者入境所带来的恐怖灭绝!

唯有变强,方能止戈!

当最后一道身影消失。

方舟收回了目光。

心中为众人而祈祷。

曾经他出征人皇古路,是孤独前行,而如今,他们是一同前往,至少还有作伴。

谢顾堂依旧枯坐在山巅。

他目光浑浊,充斥着深邃,他看着方舟,可以感受到方舟身上的压力。

拔得人皇剑,这不仅仅是机缘,更是责任。

谢顾堂快要突破了,再度炼化几颗黑雾果,或许便能找寻到真正的规则,踏足到十境。

成为人族第一位十境至强。

到时候,谢顾堂也能为人族出一份力。

女帝合上了书册。

拈着一瓣随风吹来的桃花花瓣,随后松开修长的手指,花瓣洒落。

女帝看着方舟,慵懒的伸了个懒腰。

她笑靥如花:“差不多该动身了吧?”

方舟背负着人皇剑,笑了笑。

“好。”

女帝所说的动身是什么?

当然是前往虚空深处,找寻太虚池。

太虚池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女帝也直白的告诉方舟,有太虚池,他的修为能得到提升。

最主要的是,若是有太虚池,女帝腐朽的肉身,也许能够获得一些滋润,不再崩溃和腐朽,能发挥出强大的实力。

这也是方舟胆敢选择和主动踏足虚空,找寻太虚池的主要原因。

两人起身,联袂行至山巅。

谢顾堂睁开眼。

“又要出发了么?”

谢顾堂感慨问道。

方舟点了点头:“时间不等人,留给人族的时间不多了。”

“此次要去哪里?”谢顾堂问道。

方舟对于谢顾堂,没有选择隐瞒,道:“虚空深处,找寻一处名为太虚池的地方。”

谢顾堂听闻之后,便明白,方舟和女帝此行,绝对万分危险。

危险是必然的。

因为前往虚空深处,必须要光明正大的走出人族域界。

如今,诸族虽然放宽了对人族域界的攻打。

但是,人族域界之外,却是布满了诸族所遗留的眼线。

任何一人走出人族域界,怕是都会遭受到铺天盖地的攻伐!

“保重。”

谢顾堂只能这般言语。

方舟抱拳,灿烂一笑。

随后,告别了谢顾堂,与女帝一起,登天直上。

山顶之上,桃花依旧灿烂。

谢顾堂枯坐在桃花林间,静静的目送方舟和女帝的离去。

……

……

方舟与女帝在云海中遨游。

速度极快,刹那之间,便横跨了山河万里。

云流渐渐消散。

方舟和女帝从云流中走下,落在了青城之上。

青城,一座染血的城池。

阳光照耀下,青城城墙上的鲜血痕迹,映照着晦暗的光芒。

杨虎持刀,横坐在城楼之上,他坐镇于此,死守着人族的城门。

尽管如今诸族战败,退出了人族域界,但是,杨虎依旧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枯守城门是必须,担心诸族对人族再度发动偷袭。

杨虎看到了方舟和女帝,眼眸一亮。

杨虎起身,尊敬的朝着方舟抱拳。

他对方舟的印象非常的深刻,若非方舟,当初那场惨烈的青城之战,人族可能早已经落败,再也没有了未来。

方舟笑了笑,朝着杨虎点头。

对于这尊用生命镇守边关的虎将,方舟同样很尊境,这样的人,是值得敬佩的。

女帝有几分怔然,她屹立在城池上,精致绝美的容颜在女墙之间若隐若现。

她的手指摩挲过城楼,其上的血液似乎都未干,铺面而来的血液腥气,仿佛在回放着曾经发生在城池之上的惨烈战斗。

那些壮士们的精神意志。

那些悍不畏死的小兵们的勇气都在一一呈现。

女帝有种梦回万古,回到了曾经属于她的那个时代。

不管人族如何变化,不管怎么沧海桑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