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寒雪冷 第三章 天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尘一瞬移回来就看见浑身是血虚弱无力不堪入目,形若烂布般的陆双霜,那绝决的眼神刺痛了尘一的心。望着她周身的灵力犹如暴风般被吸聚进他的身体,他的心猛的颤抖着了一下,她竟要自爆。来还来了,所有人都被这规模庞大的几近暴烈的灵气吓得浑身身体僵硬,连跑都提不起勇气。陆来不及了,所有人都被这庞大的近乎狂暴的灵气吓得浑身僵硬,连跑都提不起勇气。陆双霜看着疾驰而来的尘一捏出一个发决朝自己射来,将紫斐云挡在身后,露出一个不屑的冷笑。。...

尘一瞬移过来就看到浑身是血虚弱不堪,形如破布般的陆双霜,那决绝的眼神刺痛了尘一的心。看着她周身的灵力如同暴风般被吸纳进他的身体,他的心猛的颤抖了一下,她竟是要自爆。

来不及了,所有人都被这庞大的近乎狂暴的灵气吓得浑身僵硬,连跑都提不起勇气。陆双霜看着疾驰而来的尘一捏出一个发决朝自己射来,将紫斐云挡在身后,露出一个不屑的冷笑。

巨大的爆炸声将整个天空轰响,惊涛骇浪般的灵力直接将天将们吞没,整个天空陷入一片昏暗,尘一顶住如泰山压顶般的冲击波,瞬间跪倒在地,吐出一口鲜血,他身后的紫斐云直接被冲飞出去。尘一痛苦地捂着胸口,感觉心像是缺了个大口子,怎么也堵不上。

尘一踉跄地站起身来,在陆双霜自爆的地方疯狂的搜索着。可是,抱着必死决心的半步天穹境的上神自爆,就是连带能转世的神魂也一同被震碎消散了,如此便是真正的消失了。可是尘一仍旧不放过每一丝地方,企图找到陆双霜的哪怕一丝丝微弱的气息。

天地间被一阵灵气波浪席卷,众多生灵被殃及,凡间更是遭遇了百年未遇的洪涝灾害,联想到之前的天雷,百姓们都说是天神发怒了,降下责罚,以示天威。凡间皇帝更是连下七八道罪己诏,试图用这样的方法缓解百姓们的焦虑,也展示自己对天神的诚心。

尘一醒来后发现自己竟在自己的太宸宫,眼睛里有些呆滞,仿佛是有着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仙官祁武便说:“天帝,您身受重伤,天妃她……”“天妃?哪个天妃,孤何时成亲了?”尘一略带冰冷的语气质问道。祁武有些惊讶,心想难道天帝是抱怨天妃自爆才如此的吗?“嗯?孤在问话!”尘一面色不悦,对祁武的温吞十分不满。祁武显然没料到是这么个情况赶紧便说:“陛下您身负重伤,昏迷已经有三月有余了。”

尘一坐榻上,缓缓抬起自己的右手捂着心口,吐出一口浊气,好在自己是突破了。从此以后,这至高的宝座自己也能坐稳了。

从那以后世人皆传,天帝对天妃情根深种,醒来的第二天抓紧时间整肃后宫,贬了无数小仙娥和小仙馆,惩戒了天兵天将,众人皆以为是为了原天妃出气。可事实呢,紫斐云醒来后在天宫作威作福,她对一众仙娥说:“天妃自爆乃是陛下心中的禁忌,往日你们不可再提起,你们伺候天妃不力,本该丢去蛮荒混沌之地受罚,不过天帝仁慈,放你们归去,你们自当聪明些,知晓话当如何说!”天妃的事儿就这样成为了天宫众人心中不可说的秘密。

尘一对向来很少踏入后宫,不知今日怎的不自觉走到了清璃苑。这里不似天宫别处般繁华,装饰极简,多日无人打扫,榕树叶落满院子,竟生出一丝破败之感。

尘一现在榕树下,负手而立,微风吹动着他的衣角,榕树叶沙沙作响。榕树叶落了不少在尘一的肩上,他就像与这片天地融为一体。尘一忽然缓过神来,有些哑然,眉头微皱:“自己怎会如此失神?”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