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仙记 001 小村之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静谧的早上突然间被一阵鸡飞狗跳的噪杂声给砸碎。连意烦燥的把头用被子捂着,睁开眼睛睡眼的睡眼,看一看窗外,太阳还没出,显然卯时还未到,到底是什么人一大清早的吵她好眠。这么心里想,但是眼睛未睁开眼睛,但是自幼五感敏锐于常人的她,了很非常清晰的把外面的对话听进耳连意烦躁的把头用被子捂住,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看窗外,太阳还没出来,显然辰时还未到,究竟是什么人一大早的吵她好眠。。...

宁静的早晨忽然被一阵鸡飞狗跳的嘈杂声给打碎。

连意烦躁的把头用被子捂住,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看窗外,太阳还没出来,显然辰时还未到,究竟是什么人一大早的吵她好眠。

这么想着,虽然眼睛未睁开,可是自小五感灵敏于常人的她,已经很清晰的把外面的对话听进耳朵里了。

原来是隔壁的周婶。

“连家大哥,你家小意前几天参加御膳阁的膳师大赛,获得了膳师三等的称号,我家狗蛋比小意还大一岁,成日里就在村里疯跑,没个正形儿。”

周婶有些赧然,把手中乱扑腾,咯咯哒乱叫唤的老母鸡往连长海手中递了递,说道:“能不能请小意教狗蛋几手,或者让狗蛋去给你打个下手也好,总好过他每日在家无所事事。”

周婶自然知道连意得了个三等膳师的称号,还是因为她年纪太小,刚刚九岁罢了。

这样一个未来有望进宫成为女官的人,前途不可限量,如今哪儿的大酒楼不来招募她,甚至那成堆的人都想拜小丫头为师呢,自己硬要把狗蛋塞进来,她自己也不好意思。

只能仗着两家邻居多年,狗蛋自小都是和连家姐弟青梅竹马长大的关系,舔着脸来求上一求。

谁让自家当家的去年给人帮工被砸了腿,如今再不能出去帮工了。

她一个妇道人家,也没法子,狗蛋是长子,也十岁了,总要把家担起来。

连长海还没说话,身边连意的娘钱秀儿说话了:“她婶子,说什么呢,你把这鸡拿来干什么,不就是想让狗蛋学点手艺么?这事我替小意答应了,你快把鸡拿回去,周兄弟身体不好,还得多吃点鸡蛋补补。”

周婶感动极了,站在那儿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手抓鸡,一手在身上擦了又擦,常年耕作,有些愁苦脸上,嘴都笑裂开了:“哎哎……谢谢连嫂子,我……我这就叫狗蛋过来……”

钱秀儿摆摆手,连忙拒绝:“可别,小意那丫头还在睡,她婶子你先回去,过一会儿再带狗蛋来呗。”说着话,她眉头微微皱着,居然透露着一丝天真和娇憨,哪里像是一个有一对儿女的当娘的人。

和被生活磋磨的周婶比起来,宛若两代人一般。

周婶恍然的点点头:“是我考虑不周全了,天色还这么早,小意还在长身体,看我这婶子当的。”

“咱们小意啊,真是给我们上梁村长脸呢,前几日,她刚回来,咱们村韩夫子就说,小意是咱们小镇之光呢!”

连长海和钱秀儿脸上笑开了花,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不过嘴上还是需要客气两句:“哪里哪里,什么光不光的,她才多大点儿……”

……

不提屋外几人怎么寒暄,屋内的连意却是把嘴巴都撅起来了。

倒不是她不想帮狗蛋,帮周家忙,而是她娘这种瞎答应别人的行为让她太无奈了。

真是的,爹都把娘惯的没边了,这种事情,哪里能这么答应了。

她可才九岁,收徒干什么,还不累死自己吗?

她去参加膳师比赛也不是为了以后去皇宫里当女御厨,就是因为得了等级,有五百两银子的奖励,要不然她才不想出这个风头。

耳朵动了动,听着隔壁屋子里,轻微的鼾声,那是她的双生弟弟连外,外面这么吵,他居然睡得跟死猪一样,一点影响都不受,连意无语的叹了口气,这令人担忧的一家人啊。

其实她家日子在这里已经很不错了,奈何他爹娘守不住财。

要不是她这个当闺女的靠点谱,他们一家早就没吃没喝了。

他们家和其他人家有点不一样,他们家的祖上是一个修仙门派万剑宗的创派祖师之一连万山。

具体这万剑宗是哪个宗门,老祖宗连万山有多么厉害,她就不知道了。

他们家因为没有灵根,逐渐沦为旁支,此后逐渐远离本家,搬去凡城生活。早就和本家断了联系。

这其实没什么,听说所有的修仙世家大多如此。

而且,对待凡人子弟,他们也不是完全放任不管,每隔十五年,就会派人去测一测灵根,灵根优异者便要带回本家。

如今他们所住的这个上梁村就是凡人国都凌云国煌梁城周边的小村子。

这个村有一多半是如他们这样的修仙者后代。

而且,皇家和仙师也多有联系,对他们这些皇城根下的老百姓来说,修士、仙师根本不是秘密。

甚至,每隔十五年,煌梁城举行的测灵根的盛宴,是不少百姓家改善门庭,鱼跃龙门的好机会。

若是有灵根的人,在修仙界也没有家族,就会被门派吸收。

不过,凡尘中,能有这样机会的人,百中无一。

连意并不为自己本来有机会成为仙人,可是现在只是凡人而懊恼。

她家里人虽然都不省心,可是知足常乐,日子过得平凡而又温馨,有何不可。

每天无论是爹娘还是弟弟,就够她烦心的,哪里还需要别的事情来分散她的注意力?

村西那曹家,也是修仙家族出来的,整日端着个身份,排场那是大的没边,也没个营生,从修仙界带来的银子就这么被挥霍尽了。

前些日子,还听说,他们准备求助本家呢。

连意每每看到这些,都有些心有戚戚焉,人家还有本家可以求助,那是因为他们家五代以前出了一个修士,如今那修士已经是炼气八层的修为,照抚一下自己的子孙后辈也还是可以的。

炼气八层是个什么概念连意不明白,听曹家的口气,似乎非常厉害。

不过,他们家可没有曹家的好运,十几代没有灵根了,本家在哪儿,本家人长什么样儿,一概都不知道了。

想到这儿,连意彻底睡不着了,愁的很,这一家老小,吃喝花银子不手软,她这要不想辙挣钱,老早喝西北风去了。

这都要怪他们一家,都是只会花不会挣钱的主儿。

说起来,她爹娘可真是少见的恩爱啊,瞧瞧给他们龙凤双生姐弟起的名字。

连意、连外!

意外!

啥玩意儿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