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走过的半生 第三章 恶是由心而生的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从记事儿起,无论走到哪里,李梅好像都是众星捧月般的不存在?是吗?…人们总是会会投来异样的目光…像黑夜里,那发着蓝色光的,恶狼的眼睛!盯得她汗毛一座座!实际上她不但是汗毛一座座,并且心里紧张到,像手动血压计那一点儿一点儿充出来的,环紧了的绑带。因为,她的身子所以,她的身子,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在他们的目光下,不受控制地扭曲成不同的形状。。...

从记事起,不管走到哪里,李梅似乎都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

是吗?…

人们总是会投来异样的目光…像黑夜里,那发着蓝色光的,饿狼的眼睛!

盯得她汗毛林立!

其实她不仅是汗毛林立,而且心里紧张到,像手动血压计那一点一点充起来的,环紧了的绑带。

所以,她的身子,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在他们的目光下,不受控制地扭曲成不同的形状。

来配合她内心的各种不适。

窸窸窣窣地声音…

“你看那娃,眼睛那儿长了个红色的胎记”

“还真没见过,这种颜色滴呀…”

“竟然长在眼睛上,唉!这女娃真可怜!...”

“被那胎记给害了”

有同情的声音,当然也有恶毒的…

“那肯定就是,上辈子做了啥孽事了?这辈子报应来得...!”

...

还有那吃了闲饭,不怕事大滴,把声音压到极致:

“那是她祖辈上造的…”

她们那个嘴就是惹祸上身的源头!!!啊...

母亲赵凤脾气极其暴躁,每次听到这些,便会情绪失控,手叉着腰,发了疯似地。

哭丧着...

大喊大叫起来:“说啥呢?…啊

说啊…说啊?再说一个试试看”

“长个胎记咋的了…?啊…你家孩子屁股上也长啊!”

“有本事来呀?...来呀!...看谁能打过谁?...”

说着她的身子往前一倾,把袖子往上一撸。

旁边的人被她呵斥得,…默不作声!

但是只要她们一走远,又听到一阵窸窸窣窣…

每次这个时候,李梅的心里既难过,又感动!

...

大人是这样,小孩子也不例外。他们总是追着李梅打骂。

“红眼怪来了,赶紧来...打她!打她...!”

...

她们一边打,一边扔东西,吃完的烂苹果啊,小石块啊,土块什么的都有。

李梅像个过街老鼠一般,到处逃窜。

其实她也是还过手的。

有一次,她正站在一堆刚刚倒下车的石子上,玩耍。那是一堆新石子,是村里邻居用来盖新房用的。

那石子堆得高高的,像个小山。她看见了,飞快地跑到了顶上,想感受一下这居高临下的感觉。

不过很快,新鲜感就过了。看着这新运载来的石块,既干净,又好看,能不能挑几个特别的据为己有呢?

想到这里她马上行动起来...

“丑八怪...丑八怪...”

几个孩子一边骂她,一边捡起一些小石块砸他。

枪林弹雨下,她躲闪着,可是,好不容易捡出来的石头,从手里滑落了出去。

她哭了,眼泪像泉水一样哗哗哗的流......

太过分了!...她心底的火山瞬间爆发!!!

只见她蹲下身,捡了一个较大的石头,拼命地扔了出去。

石头像被抛出去的铅球,没有砸在地上,而是重重地砸到了一个小女孩的额头上。

那个小女孩皮肤黝黑,眼睛大大的,很明亮。

她的额头!她的额头!...梅子睁圆了眼,她的额头,渗出了一大片鲜红色的血液!

完了!...

她一把捂住那里,血还是止不住的往外冒!

那孩子张大嘴巴,扯开嗓子眼儿:“啊...”的一声,哭了出来!

看着她额头不断翻腾着的血液。李梅不知所措,身子抖了一下,拔腿就跑。

中午吃完饭,赵凤系了围裙,站在厨房的大锅头前,刷锅。

此时的李梅抱着李鑫,哄他睡觉。

她今天没有心思逗孩子玩,而是一直钻在屋子里。小心翼翼地踱着步,也没有哄孩子睡觉的心思,只是应付着,把孩子放在她的臂弯里。

孩子今天似乎特别不听话,跟她对着干,一直睁着他那黑溜溜的小眼睛,坏笑!

“坏笑!”

她平日里可不这么认为啊!

因为只有这个小人儿从来没给过她脸色看。

其实她的心里还是很紧张、很后怕的。

她还没能从“那件事”的阴影中缓过神来。

她的心揪地紧紧得!

...

果然,还是没能出乎她的意料,那孩子她妈找上门来了!!!

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

此时父亲李工,正在里屋的炕头上睡午觉,听见外面的哭丧声。

他穿上鞋踉跄着飞奔出来。

...

“要人命啊...要人命啊...我不活了...”

“啊...啊.........a”

那个女人,正瘫坐在院子正中央的泥土地上。

她的哭丧引来了,周围邻居的围观,此时院子低矮的围墙边,栅栏式的院门口,瞬间就聚了一堆儿人。

一个头挨着一个头。

赵凤见状,赶紧从身后环住她的腰,拼命地想把她抱起来。

一边抱,一边气喘吁吁得说:“莹莹妈怎么了?”

“你快起来说话呀?...”

...

父亲李工拿来一个木质的小板凳,想让她坐下来。

可是她的身体根本就不听使唤,胡乱扭动着...

“莹莹妈是不是梅子又干啥坏事了?”李工着急而又大声地说道。

没等莹莹妈回答。

李工已经飞速得,把蜷缩在屋里的梅子拽了出来。

梅子低着头,脸憋涨成了红色。

“你为啥要拿石头打莹莹啊...?”

“莹莹的头被你打出了一个大口子啊...,你知道不...?”

“缝了七针!...啊”

“七针!...啊,孩子好好的脸,被你给毁了…”

说在口中,疼在娘心,莹莹妈这时候更气了。一下子扑向了李梅。

抱在怀里的李鑫被吓得:哇哇...大哭。

李梅则紧紧地缩着身子,靠在屋门口的墙上。任凭她锤打。

李工被激怒了,他疯狂地把李梅手里的孩子,从她那里拔出来,就像拔萝卜一样,塞进赵凤怀里。

只见他脸上青筋暴起,涨红了脸,挥起他那长满老茧的大手,抓住李梅就是一顿打......

“哼...哼...哼哼哼”,李梅心里恐惧极了,因为身心的恐惧,她嘴里不由自主得哼唧着...

...

李梅倒在地上,脑子里面麻麻得,嘴角鼻子鲜血直流。

...

僵在那有些潮湿的泥土地上......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