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她今天又打脸了 2.救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乔玉,你装作自杀身亡做秀是否可以为了破环孟冲沈初秋婚礼现场?”“乔玉…”硬怼到面前的话筒和摄像头比比皆是,乔玉却泰然自若地扫过一圈,目光与那准备好横穿过人潮离开了的男人对上后,又漫不经心地看向记者地说:“也没装作自杀身亡,昨天是我的新生。”“我仅在此真诚的祝福刚“我仅在此祝福刚分手的男朋友与闺蜜,双贱合璧永不分离!”。...

“乔玉,你假装自杀作秀是否为了破坏孟冲沈初夏婚礼现场?”

“乔玉…”

硬怼到面前的话筒和摄像头比比皆是,乔玉却泰然自若地扫视一圈,目光与那准备穿过人潮离开的男人对上后,又漫不经心地看向记者说道:“没有假装自杀,今天是我的新生。”

“我仅在此祝福刚分手的男朋友与闺蜜,双贱合璧永不分离!”

“至于赡养责任,从今往后我与乔勇先生断绝父女关系,今后法律定义付多少赡养费我会依法行事。至于乔勇先生的所作所为,都不再与我有任何关系。”

那苍白的小脸早已不似莬丝花般娇弱可欺,反而清雅脱俗灿若星辰,自信不容置喙的态度令记者换了个角度问道:“乔玉,你此举是否有违孝道?”

乔玉勾唇嗤笑一声,从小佳那拿过手机打开来说道:“这是我从十四岁起直到现在,每个月给乔勇先生的转账记录。”

“我从小就靠着各种打工维持学业生活,吃着白干饭配开水却要赡养起同父异母的弟妹,而乔勇先生沉迷赌博不可自拔,将我视为提款机动辄打骂。这张是我曾经被家暴住院的照片,也就是你们口中的金主绯闻。”

她掷地有声地问道:“你们说我违背孝道?好,现在告诉我,你们又为父母尽了多少孝道?你们扪心自问,有我做的多吗!”

记者们用摄像机将那些记录通通拍下,里边有从十多年前的几十几百到如今每月的几十万不止,更有明确写着给弟弟的婚房款字眼。

然而众所周知乔玉停工已久,名下财产只怕就是这些转账记录的全部了!

记者们一阵哗然,不出半个时辰,乔玉的新闻就传得铺天盖地到处都是,围脖里更是盖住了孟冲沈初夏婚礼直播的热搜。

身处婚礼现场的孟冲听闻消息,当下一顿却没有作声。身旁的沈初夏眸光微闪,“老公,要不你还是去看看吧,虽然这么多宾客在…”

“她的事与我无关,好自为之吧。”孟冲含情脉脉地看着沈初夏,“初夏,我只爱你一人。”

派对开始后,欢呼声起哄声越发响亮,场面上热闹非凡。

直播间里,弹幕难得有些稀少,唯有两人的粉丝还在源源不断刷着爱心。

【Fang:不知怎么的,我竟然有些同情那个小乔?】

【孟夏永相随:想同情那biao子的滚一边去,少在这唧唧歪歪。要我说最好是真的死了,别拖拖拉拉让人看得心烦。】

弹幕上辱骂路人的越发增多,瞧着乌烟瘴气,渐渐的只剩下CP粉们还在观看。

医院这边,得到大料的记者们早已四处散开,乔玉心有所感地朝着另一头重症病房迈脚走去。

“小玉,你去哪里?”梁姐连忙拦下她问道。

乔玉朝她笑了笑,“有点事情,你们在这等我一会。”

脑海里闪烁的提示灯越发赤红,乔玉快速地按着系统预警方向而去,直走到一处病房门口。

一位头发鹤白的老人家背对着旁人坐在轮椅上,附近响起的音乐声令众人都没注意到动静,老人家面色憋闷成紫红色,又恰好被东西哽住喉咙喘不上气,几欲昏厥过去!

乔玉眼疾手快地冲进去,朝他背后猛力拍下去,动静大得在场人士都纷纷转过身子。

“你干什么!”贺家人怒气冲冲地呵斥道。

此时,老人家嘶哑地回呛着,声音如同漏气的管道一般,抬起手来制止他们,“刚才气管炎犯了又不小心噎到,她救了我。”

乔玉见系统上显示危机解除,这才松了口气,抹了抹额间的薄汗,“没事就好。”

贺母闻言脸色尴尬地致歉道:“抱歉小姑娘,误会你了。多谢你救下我们老爷子。”

“还请留个联系方式…”

乔玉浅笑着摇了摇头,“不必挂心,就此作别,再见。”

贺母几个没留住人也不好去追,倒是贺朗凝神思索道:“我瞧着她像个小明星啊。”

贺临看了他一眼,又朝身旁的助理小冯说道:“查一下来历。”

“是。”

贺临若有所思地回想起方才在手术室外撞见的一幕,对她自信的神情印象深刻,“好像叫…乔玉。”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