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相生 1.天凤降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创世五十万六千八百二十一年。四界瑞光乍闪,九洲万灵同贺。鬼族的三公主,天凤,哈,也就是我,降生了!终日黑云压城的鬼界上方,随之投下了一缕温暖的阳光,起初鬼族众神还恍惚,以为天降异...

创世五十万六千八百二十一年。

四界瑞光乍闪,九洲万灵同贺。

鬼族的三公主,天凤,哈,也就是我,降生了!

终日黑云压城的鬼界上方,随之投下了一缕温暖的阳光,起初鬼族众神还恍惚,以为天降异兆,皆大惊。待鬼王山派使者降临,众神才方知是怎么一回事。

对于我的出生,四界议论纷纷。

若说能引起这样的祥瑞之兆,人人都说我将来必定能成为撼动四界的大人物。可引得九洲万灵集齐赶往鬼族为我庆贺,说明我鬼族在这天地之间,地位之高。

不过在此千年之前,发生了一件震惊四界的大事。

与我的出生有关。

神族鬼族联姻!

神王芜没,也就是我的亲舅舅,亲下神王令,将自己的唯一的姐姐,灵女,也就是我母亲,嫁与鬼王睚青为妃。

此举一出,震惊了所有的人鬼神魔。

万年前的那场大战,两族之间的死仇,真可谓是不共戴天。

所以,最初这段婚事,九洲之内,四界之中,可无一人看好。便是一般夫妻之间,相敬如宾,想来都不一定能做到。可比这更让人瞠目的事情,他们还是做到了。成婚千年,两位只同房了一次。

母亲,居然有了!

说来还是我争气。

我出生之时,注定了我这一生的不凡。

高贵的出身,强大的背景。这世间一切的美好,都顺理成章的落在了我身上。

神王芜没,派嫡子为使者,携礼相贺。

魔族魔王、人族族王亲自前往鬼族王城恭贺。

送礼的队伍浩浩荡荡,光是所带来的珍宝,绵绵竟然有数百里之远。

待我诞生百日,父亲设宴款待四界众神,但凡在这天地间叫得上名儿的人鬼神魔都来了。

足足庆贺了十日。

鬼界,聚于九洲以北,族人遍于天下。

北山八十七座,鬼王城便藏于--教山-之中。

四界之中,唯我鬼族所在之地,终年昏暗,黑云飘渺,无光无尘,故天下人魔轻易不近于此。其中,我自小长大的鬼王城更甚。

但凡修为不精的人鬼神魔,只要踏进鬼王城一步,神识便会受损。

众神皆说,我是鬼族万年一遇的天才,只可惜是个女孩子,不能成为鬼王。

不过,成为鬼王有什么好玩儿?我才不稀罕。

母亲从小便告诉我,我是只翱翔九天的凤儿,这鬼族不过是关着我的牢笼!

虽然,这小一万年,我也并未感觉到任何的拘束。

教山,鬼王城,洗尘殿。

坐在殿外的石亭内,看着脑袋顶上的万里黑云,我正吃着果子发呆呢。

南边天上,一队接着一队,飞着在云里翻腾。叫的特别大声,还特别难听的,便是酸与,住在旁边不远山上的一种鸟。

整座教山,便属我母亲这洗尘殿离它们最近,所以总是能听到。

母亲自来喜静,每每听到它们叫唤都是要骂的。

我常过去跟它们说,让它们叫的小声些。若是惹得我母亲不快,亲自过来,那可是要灭族的大祸!

无奈鬼族不管是神还是禽兽,总之没一个胆小的!

这话我说了几千年了,楞是没一只听进耳朵的。

就在我打算,吃完手里的果子,就过去跟酸与它们再说道说道时,玉华从正殿里走了出来。

“呐,擦擦手。”

接过玉华的帕子,将吃干净了的果核朝着远处的大缸里一扔。

中了!

“天凤,我看神妃娘娘最近精神越发的不好,要不然咱们再想想别的办法吧?”玉华忧心忡忡的,我看她这年少老成的样子,着实的无奈。

玉华跟我差不多大,是他们魔族的小公主。自小我们一块儿长大,刚满百岁,我们就住在一起了,就跟亲姐妹一样。

还记得我们两第一次见的时候,玉华那小脸儿就长得特别让人喜欢。有好多鬼族的小伙伴都喜欢玉华。

我们鬼族的男儿,喜欢就爱在喜欢的人面前展示自己最强的样子。

灵魂之力一天到晚发散个不停,结果求爱不成,反倒总是把玉华惹哭。后来我把那些傻的狠狠教训了一通,自那以后,我们便一直在一起,形影不离了。

小时候我总是调皮,父亲和鬼后,都纵着我,便是惹了大祸,比如,不小心把某山烧了,那山神哭着跪在父王跟前要治我罪,还好有两位疼爱我的哥哥为我求情,擦屁股…

只有玉华,小小年纪,总是皱着眉头,说话轻轻柔柔的,时刻为我担心。

这几千年,我对玉华说过的最多的话便是:“不用担心…”

排第二多的话便是,“若我是男儿,将来一定娶你为妻!”

“不用担心,母亲的事情我心里有数。这天上地下再没有人比她更会保重自己了,她不过是不愿意出去走走…”

玉华听了我的开解,眉宇间的担忧仍是一丝都没有消散。

突然我脑袋灵光一闪,猛地拍了大腿,“对了,前两天二哥哥给我弄了只鯈鱼,我偷偷的养在山下的小溪里。我现在就去把它弄过来,好给母亲吃了,疏解疏解心里的烦忧!”

“天凤,你现在禁足,不能下山…你快回来,被大哥哥抓到了,你又要挨罚了!”

完全没有听进身后玉华在说什么,只留下一句话,像箭一样,我就冲了出去。

留下玉华一个人,站在石亭内焦急。

“不用担心…”

事实上,二哥哥为我抓了不止一只鯈鱼。

后山下面的小溪里,满满的,都是我的鱼!“苍昊,苍昊!”

小溪边潺潺的流水声,源源不断,听着十分解乏。我站在溪边四处张望,不管是那颇为孤零的小木屋,还是头顶的山崖石壁上,我始终没有看到要见的那个人。

“又去哪儿了?一天到晚,神神秘秘的…”

没等上一会儿,感觉身后的丛林中,一抹熟悉的气息快速的朝自己的方向移动,我嘴角勾起,邪魅一笑。

随手捡起地上的石子儿,使劲蓄力,朝着那人方向便掷了出去。

“唔!”

中了!

可这声音不对啊!

“苍昊!”我三两步闪到来人的身边,只见他一身粗布衣,上面大大小小的,都是刚刚被人整出的伤口,有不少鲜血四溢的。本来俊秀的小白脸,此时变得更加的惨白,给我时刻要晕过去的感觉。

我颤抖着将鬼后赐我的丹药,送进苍昊的嘴里服下,“快把这药咽下去!”苍昊没有半分迟疑,随即咽下。

丹药服下不过片刻,粗布衣下的伤口便开始逐渐凝固,再没有血流出。

看着他的伤势没有恶化下去,我长长的舒了口气,可转念又气急,“定是那群人又欺负你了!快告诉我是谁,我现在就去找他们报仇!”

猛地一个起身,我站直了就向往外冲。其实也不用多想,我大概脑子里就有几个名字了。

刚踏出去一步,便被一道力气拉回,蹲了回去。

“不必如此。我早就习惯了。若是为我出头,你再被鬼王罚了,那可不值。”我满心悲悯的看着我身边的这个少年。

以及刚刚他逃命回来路上,流了一地的金血。

唉,不过才比我大两千岁。

他叫苍昊。

他的父亲,是神王。

他是神族。

别看他已经七千岁了。

但他像今天这样,在鬼族之界里,被欺侮,伤痕累累的活着,有六千多年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