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宗门都重生了 第四章 她咽下去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呜呜呜……”大弟子仲轲琏一见朱茯这个样子,登时呜呜呜的哭出来。边哭边就得去拾掇朱茯。见此,凌君千急忙劝阻。“那个,咱们要原谅一下,当然这孩子但是第一次接触到到人类。有些很奇怪的举止也是正常地的吧?”“对啊对啊,正常地。大师兄你先把手放下自己。小师见状,凌君千连忙制止。。...

“呜呜呜……”

大弟子仲轲琏一见朱茯这个样子,顿时呜呜呜的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就要去收拾朱茯。

见状,凌君千连忙制止。

“那个,咱们要谅解一下,毕竟这孩子还是第一次接触到人类。有些奇怪的举止也是正常的吧?”

“对啊对啊,正常。大师兄你先把手放下。小师妹再被你打一顿就该归天了。”

朱茯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她只是一味的在地上磨蹭,一直到把整个身子都蹭上厚厚的灰尘,才扬起灰扑扑的小脸,警惕的看着围着自己的人。

看其他人的视线倒也正常,就是当看见那个哭哭啼啼的大师兄仲轲琏时,朱茯忍不住瑟缩一二。之前被这人好一阵打,即便是皮糙肉厚的朱茯,也是会疼得。

见她这样,凌君千小心翼翼的开口。

“小弟子,你能不能站起来?”

朱茯根本不搭理他。这孩子记仇的很,现在还记着眼前这人把她一大块儿肉给踹回下魔渊了!

其他弟子见状,也连声劝小师妹从地上站起来。

主要是,弄脏就弄脏吧,待会儿洗洗也就是了。只是,这孩子为什么非得匍匐在地上啊?就这么一直四肢着地的姿势,都不会难受吗?好吧,就算小师妹不难受,他们一直低着脑袋跟她说话,也会觉得脖子疼啊。

只是,这些人七嘴八舌的,有些吵,片刻过后,朱茯很快就再次狂躁起来!只是双眼血红的她还没来得及伤到任何一个人,就被大师兄一只手给镇压了。

此时,几次三番让朱茯起来都没有效果之后,凌君千等人赫然发现朱茯只有在看大弟子时会忍不住瑟缩,顿时像是发现了什么重大事件一样,异口同声的指着哭唧唧的仲轲琏恐吓朱茯。

“你要是再不起来,他就要打你了!”

大弟子仲轲琏的哭声顿时一噎。合着只有他一个做坏人,其他都是雪雪白的好人是吧?

“唔?”

朱茯明显是怕的,但她对于这句话还听不太懂,因此只能绕着大师兄的脚打转。

仲轲琏一直都是个心软如水的男修,这会儿见小师妹如此可怜,顿时生不起气来,弯下身子摸了摸小师妹的脑袋。

“小师妹乖,站起来。”

一边说,仲轲琏一边拉着朱茯的胳膊,几乎是硬生生把小师妹给架了起来。

双脚站立的感觉很陌生,朱茯艰难的维持着平衡,双手无措的在空中划来划去。她很想重新趴伏回去,但根本抵不过这个抓着她胳膊的少年,且仲轲琏抓着朱茯的角度还很刁钻,只要不能跌倒,只能尽力站直。

如此,仲轲琏一边强迫朱茯站直,一边不断的重复着“站起来”这个词。

朱茯只是没有接受过系统的人类社会教育而已,并不是傻,所以这会儿也勉强能动对方是什么意思。虽然勉强站了一会儿,但,在下魔渊整整十年的生存,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过来的。

所以,当仲轲琏一松手,朱茯就累的重新趴地上去了。还累的直喘粗气。

“小师妹……”

再次提及这个词,仲轲琏觉得总是这么喊她不太好。若是要真正融入晋源大世界,首先就得有个名字才是。

于是仲轲琏转向师尊凌君千。

“师尊,您先给小师妹取个名字吧。不然叫她的时候总是小师妹小师妹的,不太好。”

凌君千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顿时一手捏着下巴沉吟。

好半晌过去,朱茯都已经被这群人盯得生无可恋继而趴在地上爬来爬去找虫子玩儿去了,凌君千才猛然一拍大腿!

“有了!”

见众弟子都看过来,凌君千顿时摆出一幅讳莫如深的高深模样,洋洋自得的开口。

“我看小弟子她总是暴怒,想来是受那些魔气的侵蚀太深,脾性忍不住就会暴躁。不如就取个平心静气的药材名,也好压一压她的心性。”

“朱茯仙,有宁心安神之功效。极品朱茯仙,甚至可以消除心魔,万般难求。实在是个最适合小弟子的名字了。”

“可是师尊。”

端庄大气的二弟子裴明芷这会儿拿帕子擦了擦嘴角,细声细气的讲。

“‘仙’之一字作为小师妹的名字,会不会不太好?”

“哪里不好了?”

凌君千可不想听这种话,得意的拍拍胸膛。

“这说明身为无极宗第一百三十九代宗主的小弟子,这孩子有要修炼成仙的伟大气魄!”

“呵呵呵,”二弟子裴明芷温温柔柔的一笑,尽显大家风范,“气魄伟不伟大弟子倒是不知道,只是,若小师妹取了这个名字,出去挨得打可不会少。”

修仙之人谁不想修炼成仙,但也没人敢取一个像小师妹这样的名字。德不配位,是会死人的。

被二弟子这话说的脸稍一白,凌君千也老实了,不敢继续作妖。只能可怜巴巴的开口。

“那不如就去一个字。叫‘朱茯’好了。”

这回大家都没有异议了。

此时的朱茯,可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名字,她正趴在地上抓虫子。下魔渊魔气四溢,根本没有正常的虫子。那些体内充满魔气的虫子都有毒,大多腥臭难闻,难吃得很。

这会儿好不容易抓到一只会“吱吱吱”叫的虫子,朱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抓起来,一把就塞到了嘴里。有了之前食物被夺的经验,朱茯可算是学聪明了。不管抓到什么,都要先吃下去!

下魔渊铁训:只有吃到肚子里的,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朱……”

刚要叫一声小弟子名字,凌君千回头就看见朱茯一口吞了一只蟋蟀快速咀嚼,这会儿听见声音,抬头朝他看来,结果嘴边还有一只蟋蟀腿在动,绿色的血液顺着朱茯的嘴角淌下来……

凌君千顿时身子一歪。

“呕——”

其他弟子也炸了锅。

“小师妹那个不能吃!”

“快吐快吐!呸呸呸!”

“小师妹我给你吃鸡腿!这个真不能吃啊!”

“啊!她咽下去了……”

“……”

今日的无极宗,似乎比以往异常的热闹呢。呵呵,呵呵呵……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