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玉真仙 第一章 夺灵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午夜时分,一层朦朦胧胧的月光照在海面上。几只海鸟懒洋洋地随着波涛晃悠着,不时闷头一啄,便有鱼虾被吞入腹中。 “咔擦咔擦”就在这时,静寂的海面上空,放佛像是蛋壳破碎般,响了一道道极为轻脆的尖厉音符。紧跟随,这片十几丈方圆的空间竟大块大块的脱落下来了下几只海鸟懒洋洋地随着波涛晃荡着,时不时埋头一啄,便有鱼虾被吞入腹中。。...

午夜,一层朦胧的月光照在海面上。

几只海鸟懒洋洋地随着波涛晃荡着,时不时埋头一啄,便有鱼虾被吞入腹中。

 “咔擦咔擦”

就在这时,寂静的海面上空,仿佛像是蛋壳破裂般,响起一道道极其清脆的刺耳音符。

紧跟着,这片十几丈方圆的空间竟是大块大块的脱落了下来。

随后,一颗淡金色的,形若丹药的圆状物体凭空出现。

在其周边,闪烁着一圈奇异的紫色光环。

凑近一看,竟是一条条龙蛇飞舞的紫色闪电,密密麻麻,活灵活现。

此物似有灵智般,在半空停顿了大约三息时间后,“嗖”的一声,朝着最近的岛屿飞遁而去。

在金色圆球消失后,那破坏成上古废墟般的空间眨眼便恢复了原状。

周遭宁静祥和,好似此前的变故不过是错觉。

皓玉海极东之地,分布着大大小小数千座岛屿。

这片岛群由北至南逐渐分散,高空俯瞰呈飞鸟状,是以被世人称为“元燕群岛”。

元燕群岛范围之内,除了少数一些极为偏僻或是存在莫大危险的岛屿之外,基本被各大势力所占据。

数万载以来,上演了一场场硝烟弥漫却又波澜壮阔的纵横捭阖。

元燕群岛有大小岛屿数千座。

按照岛屿上拥有的灵脉等级,品阶从一级开始,最高能达到四级。

海昌岛,乃是一座二级岛屿,坐落于元燕群岛偏西海域。

此岛上有一条二阶灵脉以及十数条一阶灵脉,足够支撑数位筑基修士同时修行。

约六百年前,为了争夺海昌岛的归属,陈家和胡家两大新秀筑基家族展开了一场持续三十年的修士战争。

最终一介散修出身的陈家老祖率先突破筑基后期,大杀四方,覆灭了胡家,占据海昌岛至今已有五百多载。

通过这些年的攻伐扩张,陈家又陆续占领了十几座一级岛屿。

近年更是有三位族人接连进阶筑基期。

整体实力之强,乃是方圆千里内当之无愧的霸主。

海昌岛,蓝田镇。

蓝田镇,是岛上六个镇之一,和其他五个城镇一起,拱卫着主城海昌城。

六座城镇都修筑在一阶灵脉上,源源不断地生成灵气供修士修行。

陈家发展到现在,已有筑基修士五人,练气修士六百余人,没有灵根无法修行的凡人则高达百万人。

除了在三代内出过修士的凡人家族能特许居住在海昌城外,其余的人只能居住在镇上。

和修炼者关系更远的,则被迁徙到了陈家所占领的一级岛屿中,负责垦荒和开枝散叶。

待到哪天福运降临,诞下一个有灵根的婴儿,便能平步青云直接进入海昌城享受清福。

要知道海昌城地下潜着一条二阶灵脉。

纵使普通人无法自主吸收灵气,单靠着如此浓郁的灵气,日积月累的滋润,亦能无病无灾的活到近百岁。

陈家在六个镇上皆安排了镇守修士,修为却只有练气三层到六层不等。

想来也是,几个镇距离海昌城最远的也不过百里,以筑基修士的飞行速度,用不到两刻钟就能抵达。

谁敢在常年有数位筑基高人坐镇的海昌岛生事?

蓝田镇的每任镇守修士都在地势险峻的羽轩洞修行。

因为羽轩洞是两条一阶灵脉的汇聚之地,灵气密度和纯度远高于他处。

对练气境的修士而言,是绝佳的修炼场所。

这日午夜。

一道金色的光芒从天边的黑幕中陡然冲出,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破掉了羽轩洞的守护大阵,接着闯入洞中。

只见一位身着青衣,相貌普通的青年修士正端坐在石凳上,双目紧闭,周身气息忽强忽弱,显然是醉心于修炼功法。

外界的守护大阵瞬间被破,诡异的是,青年修士并无任何察觉。

直至那颗金球从面门穿入,进了他的神魂起源脑海空间之后,他才露出一丝愕然且痛苦的神情,紧跟着原本端坐的身子“轰”的一下摔落在泥地上。

半刻钟过后,青衣修士突然睁开了双眼,身子自动翻转摆正。

适应了一会后,只见他眉头微微一皱,接着自言自语的道:“土火木三系中品灵根,它为何会选中了你?”

“恭喜前辈夺灵成功,从此仙道可期,与天地共存!”

就在青衣修士恍惚冥思之时,距离他十来丈开外,石门敞着的一间密室内,缓缓走来一名身材曼妙,面容姣好的紫衣宫裙女子。

此女朝他盈盈一拜,然后再也没有起身,低头顺目,仔细看她的身姿,那细滑的双肩竟然在微微颤抖。

青衣修士仿佛早就发觉了此女的存在,而且对宫裙女子喊破他跟脚也丝毫不意外。

他徐徐起身,口中淡漠的道:“薛芸是吧,你好大的胆量!”

“薛芸不敢,晚辈是死是活皆由前辈一言而决,晚辈绝无怨言!”

半跪在地的女子身形一颤,随后斩钉截铁的道。

“是吗?”

青衣修士嘲讽的一笑,指尖一动,一柄绿色的小剑从他腰间飞起,突兀间就往薛芸眉心狠狠地刺下!

一滴,两滴……

随着剑尖渐深的划入,血珠已经变成一道血流顺着她的脸颊一直延伸向手臂。

薛芸双目死死闭合,也果然如她所言,未有丝毫反抗。

此女不过练气三层,灵剑再刺进半寸,她便绝无活路可言。

青衣修士嘴角微翘,语气中带着一丝揶揄的意味:“在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里,你可是一个胆小柔弱的人,也没有什么野心,看来你之前隐藏的足够深,和你双修多年的道侣都蒙在鼓里。”

说罢,却是衣袖一挥,将刺入薛芸眉心已有寸许的绿色小剑召回手中。

死里逃生,薛芸身子一瘫跌坐在地,心中又喜又怕。

“原来的陈平果然被这个老怪物夺灵重生了!”

“但这也是我薛芸的机会!”

惊悚过后,薛芸的眼中流露出一抹坚定。

她只是陈家所属的附庸势力之一,白叶岛薛家的族人。

三年前,在双方家族的安排下,薛芸和陈平结成了双修道侣。

哪知这陈平却是个苦修之人,有筑基志向,根本没打算在练气期就破了元阳。

这几年来,薛芸和他交流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至于她是如何发现陈平已经遭他人夺灵,此事很简单。

她和陈平分别保管着一对寄灵暖玉,注有一丝各自的神魂之力。

两块暖玉只要在百里之内,便可得知对方的生死。

就在方才,薛芸携带的那枚暖玉突然寸寸裂开,可“陈平”明明活生生的端坐着,她便猜测眼前的道侣已不是原主了。

而据她所知,至少要有金丹境的修为才能施展夺灵神通。

如此推算,眼前之人岂非是传说中的大能修士?

眸中的兴奋之色一闪而逝,薛芸一揖到底,坚定的道:“承蒙前辈不弃,晚辈愿在前辈身前服侍,但有吩咐,万死不辞!”

青衣修士直直的盯着薛芸,良久,才冷冷的说道:“下品灵根也妄想攀登仙路,本座只能说你狂妄自大得很!”

“但是”

青衣修士语气一转,道:“只要你用心做事,不起二心,本座可以答应保你筑基!”

薛芸脸上浮起难言的喜色,激动的道:“晚辈愿以道心起誓,定会一心一意跟随前辈,如有异心,薛芸此生修为不得寸进,且在突破之时会受心劫反噬而死!”

修炼之人的道心誓言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即使刚刚踏上仙路的练气期修士,也会受誓言束缚,违背誓言者往往都会有劫数降下。

不过修真界各类避劫秘术陈出不穷,单是青衣修士手中就有数门规避道心誓言惩罚的法门。

所以这种保证在他看来,根本分文不值!

“本座有一门禁锢之术,名为蛛网血印。”

“此印种在你身上以后,每隔三年需要本座出手一次削弱禁制,否则超出期限,长则七日短则五日之内便会引动全身精气,最终爆体而亡。”

“对了,本座再提醒你一句,没有独门法诀,纵然筑基修士也不可能替你解除。”

青衣修士冷漠的说着,也不等薛芸回话,右手迅速捏印数下。

随着一股气流的波动,一道血红色,巴掌大小的蜘蛛网状印记从他手心飘出,径直飞进了薛芸丹田之内,既而隐匿不见。

捏完印诀,青衣修士的脸色也是一黯,显然施放这门禁锢之术的代价亦是不小。

“好了,你先退下去吧,本座要闭关半月左右,期间若有琐事上门,你想办法替本座处理掉。”

青衣修士对着薛芸,不耐烦的说道。

虽是被种下禁制,薛芸没有表现出一丝怨恨,乖巧的应了一声,便退回了出去。

四下清静,青衣修士屈指连弹,简单的布置好一个示警阵法后,方才陷入了沉思。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