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玉真仙 第二章 前世今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复修之后他叫卢宇,实际上并不皓文成土生土长的修士。不是出生于在天演大陆修练界一个名为“千法宗”的金丹宗门内。因为身具地品火灵根,天赋杰出,从练气期就,卢宇是宗门鼎力支持培养出来的得道种子。不辜负所望,仅在二十六岁那一年,修练十六载的他就再次突破了瓶颈,踏而是出生在天演大陆修炼界一个名为“千法宗”的金丹宗门内。。...

 重修之前他叫卢宇,其实并非皓玉海土生土长的修士。

而是出生在天演大陆修炼界一个名为“千法宗”的金丹宗门内。

由于身怀地品火灵根,天赋卓越,从练气期开始,卢宇就是宗门鼎力培养的得道种子。

不负所望,仅在二十三岁那年,修炼十六载的他就突破了瓶颈,踏上了修仙路上真正的起点,筑基境界。

修真一途共有六境。

分为练气、筑基、元丹、金丹、元婴、化神。

除了练气期有一至九小层外,其余大境界只有前期、中期、后期、大圆满之分。

至于灵根,则是天地法则赋予的造化之物。

有金、木、水、火、土五行灵根。

冰、雷、风等变异灵根,剑、琴、竹、苦等等特殊灵根。

一个修炼者,除了特殊灵根只能独生之外,最多可同时拥有五种灵根。

灵根分下品、中品、上品、地品、天品五级。

灵根级别越高,修炼速度越快,境界瓶颈的突破也愈加轻松。

一般而言,同等的环境下修炼,中品灵根修炼速度是下品灵根的两倍。

上品灵根的修炼速度又是中品灵根的两倍,以此类推。

至于特殊灵根,由于出世的几率比天灵根还要稀少得多,即使是很多元婴势力也知之不详。

仅能确定特殊灵根的下限相当于地灵根罢了。

卢宇修炼资质超群,又出生于金丹宗门,各类珍惜的修仙资源对他都是敞开供应。

修为一路平步青云,六十二岁即晋升到了元丹期。

再之后潜心修炼一百三十余载,不到二百岁便修至元丹大圆满,距离称宗成祖的金丹道人仅有一步之遥。

千法宗是金丹宗门,门内有两位得道已久的金丹道人坐镇。

纵使在仙道昌盛的天演大陆,亦是称霸一方,受万修敬仰。

不过金丹难成,千法宗几百年来也只积攒了一份辅助结丹的宝物。

说来卢宇也是时运不济。

本来以他地品火灵根的资质,完全有希望争取到这份能增加三成演化金丹几率的宝物。

可惜二百多年前,千法宗出现了一位天资更加惊艳绝伦之人。

那是一位天品灵根修士。

配合辅助宝物,足有七成几率演化金丹,宗门自然不能退而求其次将宝物赐给卢宇使用。

于是,再三权衡下,卢宇开始闭关,试图冲击金丹境。

没有合适的外物辅助,哪怕是地品灵根冲击金丹也仅有两成概率。

不出意料,卢宇晋级失败,还伤了本身精元,光是恢复伤势就花了数十年的时间。

修炼第三百载,卢宇第二次冲击金丹,结果仍是失败。

这次伤的比第一次还要严重。

六重雷劫之下,就连神魂都遭到了不可逆转的伤害。

从而彻底断绝了道途,今生无法再做突破。

连续两次渡劫失败,卢宇心灰意冷之下,遵从宗门金丹老祖的吩咐,炼化了一枚四阶妖兽的内丹,成为了一位假丹修士。

论神通手段,假丹修士远超元丹大圆满,相较于普通的金丹前期修士,也有其近乎一半的实力。

假丹修士如此恐怖,代价也是极大的。

不仅要消耗一颗极其珍贵的四阶妖兽内丹和各种珍惜材料,而且假丹修士除了神通手段能稳压元丹大圆满修士一头外,包括寿元、境界都不可能继续增长。

当一名修士炼成了假丹,便可以断言他已经走到了修仙大道的尽头。

除非像卢宇这般道尽途殚,否则有潜力修到元丹大圆满的修士,都不可能选择这样一条绝路。

练气修士享元一百二十载,筑基修士寿命可达二百五十载。

元丹五百载,金丹近乎千载。

到了元婴期,更是悠悠三千年寿元,当真是能够坐看一个小宗门兴衰史的顶级修士。

卢宇三百三十岁修成假丹,剩余的岁月里,为千法宗四处征战,立下了赫赫功劳。

单是陨落在他手中的敌对元丹修士就有二十多人。

几年前,千法宗一名筑基弟子在万兽山脉发现了一座神秘的洞府。

洞府外界的守护大阵竟然高达五级。

宗门高层推断,曾经开辟这座洞府的存在很可能是一位元婴大能。

天降此等机缘,千法宗自然不会错过。

两位老牌金丹真人加上新晋级金丹不久的那位天品灵根师弟,以及卢宇,宗门四大绝顶高手倾巢而出。

几人合力花了五年时间,破开了这存在不知多久,威能已经散失了九成的五级法阵,随后打开了洞府。

果不其然,这座洞府曾经的主人是七千年前一位元婴修士。

并且已修到元婴大圆满,距离化神期不过咫尺之境。

可叹这一步犹如天堑,最终元婴老怪寿元耗尽,坐化在了这座洞府里。

洞府内另有乾坤。

他们首先进入了最边缘的大殿。

殿中央,一根白玉柱托盘上显现的一物当即让众人红了眼。

化婴丹!

辅助结婴的最佳仙物之一,就算是把千法宗整个当了也买不到半粒!

气氛瞬间凝重。

几位金丹老怪直勾勾的盯着化婴丹,呼吸越发沉重的同时,表情也开始变得有些狰狞。

似乎受到了一股莫名力量的影响,卢宇从他们脸上看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疯狂之色。

见势不妙,卢宇立即向殿外暴退而去。

“死!”

然而就在须臾间,三个金丹同时对他出手,所用皆是生死争斗时做为底牌的神通,看样子是要将他一击必杀。

卢宇不过区区假丹境,哪里能承受三名金丹修士的联手攻击,绝望之下,他愤然自爆假丹。

 “轰隆”

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庞大的灵气犹如沙尘暴一般,伴随着猩红色的火焰妖艳绽放。

在这种密封的空间中自爆假丹,哪怕金丹修士也不能幸免,皆是遭受重创。

“可恨没有拖死一个!”

意念即将泯灭,本该神魂俱灭的卢宇,却是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强劲的吸力。

 一缕神魂之力从惊天大爆炸中强行剥离,遁出了大殿。

最终被摄入了一只玉石貔貅口中含着的金色圆珠内。

吞了卢宇的神魂之后,金珠“滴溜溜”一转,竟凭空消失在了此片空间。

再等卢宇恢复本体意志,已是身在皓玉海修炼界了。

当金珠冲进原主的脑海深处时,卢宇瞬间对其进行了夺灵。

原主区区一个练气六层的低阶修士,即使卢宇仅剩一缕残魂,也轻易吞噬了他的意识,成功占据了这具身体。

当然,这只是夺灵的第一步,也是最简单的一步。

修为到了金丹境,神魂受到丹气滋润,便有一次夺灵重修的机会。

但此法过于歹毒,受天地不容。

夺灵后会立刻遭到法则的反噬,降下无边心雷劫。

据记载,能抗下无边心雷劫,成功夺灵的高阶修士万中出一。

如此渺茫的几率,修炼界数十万载来,也没有几个高阶修士敢在寿元临近前夺舍重生。

要知道,泯灭在无边心雷劫之下,属于真正意义上的神魂俱灭,就连兵解进入轮回的机会都会被剥夺。

卢宇也是走投无路。

他不是正宗的金丹境修士,神魂离体数日便会自动消散。

到时神魂进入轮回,这辈子的血海深仇和道心抱负都是空谈!

是以,在进入陈平的脑海空间后,纵使万分之一的概率,他依旧毅然决定夺灵。

吞噬了原主的神魂后,正如古籍记载的那般,一道不可明喻的强大灵压倏然降临。

接着,一道道深紫色的闪电撕开空间,密密麻麻,瞬时就汇合成了一片雷电之海,夹杂着无尽毁灭之力,朝卢宇的神魂暴虐劈下。

无比疼痛的焦灼感和麻痹感覆盖其身,当时卢宇神魂受到天地法则的束缚,动弹不得,怎么看都是必死的结局。

此等危急时刻,金珠突然显现。

它的周身光芒大放,外圈环绕的紫色闪电尽数抽离,最终合并成一条雷电长鞭,其上有数不尽的黑色符文自主旋转,忽明忽暗。

“啪”

面对天地法则凝聚的雷电之海,同样由雷电幻形成的长鞭狠狠朝其劈下。

银光飞舞,每一鞭,都有成千上万道心雷湮灭。

不过盏茶时间,先前无穷无尽,带着庞大威能的心雷海便被活生生的抽散,消失无踪,似乎从未降临过。

“太可怕了,难怪自古以来夺灵成功的前辈寥寥无几。”

想起方才的惊险,卢宇仍是心悸不已。

天地法则衍生的心雷,哪怕仅仅一道,他都没有把握接下。

然而,如此可怕的心雷劫,居然被全数剿灭,那枚神秘的金珠到底是何来历?

卢宇屏息内视,神识探查身上的每一寸,却没有发现金珠的位置。

他有种很强烈的直觉,这颗金珠绝对还藏在他身体的某处角落中。

几度搜寻无果,卢宇也不再纠结金珠一事。

沉下心神,开始着手炼化这具身体原主的所有记忆。

陈平,年逾三十,海昌岛陈家的嫡系族人,祖上曾出过筑基修士。

爹娘供职于家族外事堂,但已在五年前战死异乡。

身为独子,他获得了家族丰厚的抚恤。

晋级到练气六层后,便接了蓝田镇镇守一职。

陈平行事低调,是一名苦修士。

他一心只想着晋阶筑基,与薛芸结为道侣多年也未有过夫妻之实。

“皓玉海修炼界么,倒是闻所未闻,不知道距离天演大陆有多远。”

卢宇呢喃道。

这方世界到底纵横多少万里,即使以他假丹修士的身份也无法知晓。

唯一能确认的是,皓玉海修炼界绝不在天演大陆的附近。

他修道的几百年间,虽没有离开过天演大陆,但对天演大陆周边接壤的几个修炼界还是略有耳闻的。

卢宇眉头一皱,暗道:“这下麻烦了,短时间内怕是没法回去。”

曾经敬重的几位宗门老祖,为了化婴丹居然对他痛下杀手,毫不顾忌他这么多年为宗门的付出!

此时一想起来,卢宇就恨不得将他们挫骨扬灰。

他虽不是三位金丹的对手,但只要将洞府中藏有化婴丹的消息放出去,千法宗立马会成为众矢之的。

何况化婴丹仅是洞府最边缘的大殿所藏,里头必定有更珍贵的宝物。

届时,天演大陆上的元婴宗门都不会放过他们。

可如今他已不在天演大陆,报仇之事便无从谈起。

“先在皓玉海修炼界站稳脚跟,再打听回到天演大陆的方法。”

卢宇叹了叹,只能暂时压下仇怨。

庆幸的是,他修道多载,至亲早已辞世。

之后也是孤身一人,未寻道侣,未收佳徒。

无牵无挂,方好重新开始。

 ……

过了片刻,卢宇已能熟稔自如的模仿原主平日的神态动作和说话语气。

这具肉身蕴含土、火、木三系中品灵根,资质谈不上多好。

将来即便勉强筑基,若无天大的机缘,基本是没有希望突破到元丹境的。

现今卢宇接管了这具身体,以他前世的见识积累和掌握的功法秘术,自觉筑基应是十拿九稳。

元丹境也有不小的把握,至于更高的境界,他不敢妄言,或许会着落在金色小珠身上。

“从此之后,世间再无卢宇。”

既然决定留在皓玉海修炼,卢宇也该和前世告一段落了。

从即刻起,他就是海昌岛陈家的嫡系族人,陈平!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