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市瘆楼 第二章 老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5月3日星期三,距离高考还剩29天。我望着黑板上自己写的日期和黑板上方时钟旋转,感觉到有一股不安份的暗流在汹涌,是他们!他们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这令我倍感紧张出来,此时了箭在弦上!只等…...“叮铃铃…...”下课后铃一响,万箭齐发齐发,一瞬间我看着黑板上自己写的日期和黑板上方时钟转动,感觉到有一股不安分的暗流在涌动,是他们!他们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这令我感到紧张起来,此时已经箭在弦上!只等…...。...

5月6日星期五,距离高考还剩31天。

我看着黑板上自己写的日期和黑板上方时钟转动,感觉到有一股不安分的暗流在涌动,是他们!他们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这令我感到紧张起来,此时已经箭在弦上!只等…...

“叮铃铃…...”

下课铃一响,万箭齐发,瞬间,桌椅碰撞声,学生喧闹声响彻整个校园,高三的我们犹如一群饿狼冲出教室,心中只有一个目标—在食堂名列前茅,为此我们已经苦练了快三年!

食堂确实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腿长或快走健将(学校规定不能跑步)的通常可以吃到江城一中食堂的招牌-红烧大肉,而腿短且频率慢的,抱歉连大肉汤都没有。我恰好属于善于快走的那种,而我的同桌王潇萍属于腿长的那种,我们俩在一起那就是所向披靡,连男生都要甘拜下风,每次都能得意洋洋地饱餐一顿大肉。

今天是立夏,不光有大肉,还有豆饭,狼儿们都满足地打着饱嗝。

这里就是故事开始的地方,也是我噩梦的起源。谁能想到在这一片看似美好而和谐的校园里,埋藏着最初的罪恶,埋葬着可怜人的青春与血泪。

吃过晚饭,王潇萍要回宿舍洗头,精致的校花总是很注重发质的保养,不像我粗糙而凌乱,每次都任其自然风干,我选择了绕学校池塘边散步边记单词,夕阳宛如火烧一般盛开在天边,烧红了半边天,本来是那么惬意的一个黄昏,却因为那栋楼而煞了风景,真不知道这烂尾楼什么时候拆迁,那栋灰色的死气沉沉的烂尾楼,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更加鬼气森森。

本来,初夏的晚风吹在一年中最是舒爽,白天积攒的热气被晚风一吹,气焰就下来了,但此时,我感受不到舒爽,被这风一吹,背后竟感到一阵凉意,不由地打了个寒颤。

突然,感觉好像有人在看我。环顾四周,只有远远的几个同学在散步并无异样。

正在这时,背后一个苍老凄凉的声音响起。

“同学”

“啊……”我夸张的尖叫着跳了起来,人吓人确实能吓死人,四周的同学纷纷转过头疑惑看我,见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又各干各的。

请原谅我的一惊一乍,我本不是一个喜欢哗众取宠,发出大动静的人,但刚才的感觉实在太诡异了,那老者的声音凄凉而又虚无,仿佛从地狱传来。尽管我一转头,那只是一个普通的校园清洁工,一个普通的六十左右的老头,穿着普通的清洁工制服,拿着普通的清洁用具,背有点佝偻,布满皱纹的手里拿着的,是我本应在我手里,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的英语口袋单词册,老头的看到我的反应,有点局促,伸着得手不知该如何处置。

我有些讪讪的接过单词册,勉强扯出一丝笑,跟老头道谢。

老头低头摆摆手,佝偻着背,又继续低头扫地,奇怪我刚才怎么没发现有这么一个老头在水池边扫地。

突然,我又感觉到那种目光在看我,充满窥探意味的目光,我一转头,就在那栋楼的窗户里,平时就像一个个黑窟窿的窗户里,一双眼睛在盯着我,那眼神是那样的瘆人,我吓得一动不动,我眨眼再看,那眼睛已经消失了,我揉了揉眼,什么也没有,可能是最近高考压力太大了,身体太累了,眼睛花了吧。

但,我不知道的是,如果我现在回头看看那老头,会发现他低头的嘴角有一抹阴森讥诮的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