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市瘆楼 第四章 心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1.高三开学,豪无预兆地,他对我说了提出分手。偏偏在高二的寒假,我们还的话好,约好一同去北京,他主武,我主文,我们文武闯天下。想一想后来的自己真的很没出息,的话再次接着来一次,我肯定会再让所有人看见我的狼狈不堪。那时的我,哭着不愿放开手,放下自己了自己所有明明在高二的暑假,我们还那么好,约好一起去北京,他主武,我主文,我们文武闯天下。。...

1.

高三开学,毫无预兆地,他对我说了分手。

明明在高二的暑假,我们还那么好,约好一起去北京,他主武,我主文,我们文武闯天下。

想想当时的自己真的很没出息,如果重新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再让所有人看到我的狼狈。

那时的我,哭着不肯放手,放下了自己所有的骄傲和尊严去挽回一颗已经不属于自己的心,打他手机不接,只能打电话到他们宿舍,拜托他的兄弟让他接电话,求他不要分手,只等来他冷冰冰地对我说:“不要为我哭了,我不值得,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有些人啊,爱的时候有多么的真情意切,不爱的时候就有多么的冷血无情,一点点的同情都不给。

在我天真的以为,他还会有回心转意的时候,他立马给了我当头一棒,分手以后,几乎是无缝衔接的有了新的女朋友,生怕我会纠缠着他不放。

如果说,分手带给我的是致命一击,那么他新恋情的开始让我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他的冷酷无情把我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说过话,分手的时候我们都默契的没有说以后还要做朋友,两个相爱过的人,分手后怎么做朋友?连看到他,都觉得是一种煎熬,那种蚀骨的痛,已经化成毒蛇,过了这么久,仍蛰伏在我的心口。

每每我见到他,这条毒蛇就不太安分,盘旋收紧心脏,尤其是在每次我看到他和别的女生亲昵的时候,这条蛇就会出来咬我一口,钻心的疼痛,从心脏蔓延到全身,令人窒息。

为了压制这条毒蛇,我只能拼命的学习,高三的模考基本都是年级前十,我爹倒是满意的很,毕竟成绩几乎是所有家长衡量一个孩子好坏的唯一的标准,哪怕这个孩子疲惫不堪,伤痕累累,他们不在乎,只会说别矫情,谁家的孩子不是这样寒窗苦读?

就在和他无意间对视的这天,我几乎又天真的产生了他还喜欢我的错觉,但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很快我就否定了自己这个自作多情的可笑想法。

2.

江城一中倡导的是素质化教育,为了鼓励学生强身健体、多方面发展自己的兴趣,学校周五最后一节课是活动课,高三也不例外,不过我们都不知道其实若干年前的学校,还不是这样的。

一般,男生们都会利用这节课打篮球,女生们无外乎两类,一类去操场为浑汗如雨的男生们呐喊助威,当然主要目的是找准机会给心中的那个他端茶送水,另外一类就是回宿舍洗洗刷刷,而我不巧是第三类-在教室埋头苦干,埋葬着我的青春。

不过这个周五很不平常,我没想到的是,他没有去打篮球,而是留在了教室,我天真的幻想他是在陪我。但很快希望幻灭,取而代之的是晴天霹雳…...

教室里只有几个人,其中包括:我们班另外一个学霸-班长雷震,在高中三年的学习生涯中,我们一直明里暗里的较着劲;一位默默无闻,我几乎没有讲过话的女生-夏研,她是高三下学期刚来的转校生,据说是之前在外地读书,高三必须回当地高考,她惜字如金,能不讲话的时候坑定不讲,谁也不会太注意这位默默无闻总是低着头坐在角落里,成绩不好也不坏的女生,甚至没有人注意到她,在眼镜和厚厚的留海下,清丽的脸庞;还有袁绍和他形影不离的好兄弟姚袁飞。

正在我疑惑他们哥俩为什么要留在教室的时候,一个低年级的学妹走到了我们门口,羞羞怯怯朝教室里不停张望,我瞥了一眼,瓷娃娃一般的精致脸庞,好像在哪里见过,哦对,升旗仪式上,好像还是学生代表来着,真是优秀的让人嫉妒。

不过很快便知道了,她来这里的目的!

我坐在最后第二排,景绍在最后一排,我们中间隔了两排,不难用余光看到,他的好兄弟姚袁飞在门口放风,那女生低头进教室,我能感受得到她刚洗完头的撩人黑发,随风飘动,走到景绍身边时,被景绍用力一拉扯,女生就“嘤咛”一声,顺势旁若无人的坐在了他腿上。

这一切宛如五雷轰顶般击中了我的全身,令我全身麻痹,动弹不得,外界的声音都好像成我不懂的鸟语,只是声音而已,脑子里充斥着的只有他们打情骂俏的声音,并且不停地脑补着画面,折磨着自己。

那条毒蛇又复活了,吐着火红的信子,一口一口的啃食着我,心痛的无以复加,我的心早已千疮百孔,我不懂,他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之前虽然他有女朋友,女孩们也会来教室找他,但这种亲密动作,我都未曾见过,他们或去储藏室,或出教室,总是有意无意的躲着我,这次我相信他是故意这么折磨我的。

眼泪在眼眶中徘徊,教室我肯定待不下去了,再待下去,恐怕我要发疯。

突然打了一个寒颤,一道窥探的目光正在盯着我,我抬头,几乎可以肯定就是那栋楼里发出来的,但鼓起勇气定睛看的时候却又一无所获,难道是我的幻觉?

这更坚定我逃离的想法,我假装淡定地拿起一本《三年高考五年模拟》往外走,如果仔细看我,会发现我颤抖的肩膀。

已到日落时分,夕阳给万物度上一层光晕,我有些恍惚,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亦如此时恍惚的我,不知身在何处,又该去向何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