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姑娘的桃花劫 第二章 恶奴欺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黄媳妇子的脸上挤出来一丝讥讽,极其敷衍了事地对着梅若彤屈了曲膝地说:“老奴自然而然敢难为大姑娘,虽然大姑娘闹得太越轨,这是老爷和太太的吩咐,老奴敢有违。”说着,黄媳妇子似笑非笑地看向旁边镶入床腿的铁链。梅若彤顺着黄媳妇子的眼神看过去的,登时恨得攥紧了拳头说完,黄婆子似笑非笑地看向旁边嵌入床腿的铁链。。...

黄婆子的脸上挤出一丝讥笑,极为敷衍地对着梅若彤屈了屈膝说道:

“老奴自然不敢为难大姑娘,但是大姑娘闹得太出格,这是老爷和太太的吩咐,老奴不敢违背。”

说完,黄婆子似笑非笑地看向旁边嵌入床腿的铁链。

梅若彤顺着黄婆子的眼神看过去,顿时恨得攥紧了拳头,指甲几乎陷进了肉里。

被人像狗一样地拴起来,远比像现在这样被捆绑着让梅若彤感觉更加羞辱,可是她不想死,她需要躺下休息,更需要床上那单薄的被褥来取暖,几天水米未进,她早已经冻饿得浑身颤抖了。

梅若彤咬着嘴唇闭了闭眼,然后对着黄婆子点了点头。

黄婆子冷笑了两声,摆手示意两个粗使的婆子把梅若彤的双脚用铁链锁死,然后留下碧溪带着两个婆子在舱里守着,她自己带着红菱出去歇息了。

铁链十分粗,却并不长,所以接连几天的时间里,梅若彤的活动范围都在不超过床三尺的距离。

黄婆子每天会进来检查一两次,其余时间都由红菱和碧溪轮番带着两个婆子留在房间里看守梅若彤。

黄婆子每天让人给梅若彤送三次吃喝,可是偌大的食盒里,饭菜加起来也不过只有拳头大小,更多的时候甚至只有半碗冷水。

至于洗漱,一直没有人提及,梅若彤也从不要求,她只是心平气和地把少得可怜的饭菜吃得干干净净。

梅若彤很清楚,若是她在到洛邑之前就病饿而死,靖勇侯府大概也不会介意让她和韩清扬配阴婚,而继母和父亲仍然可以利用靖勇侯府姻亲的名头谋利益。

梅若彤的余生,最重要的目标就是不让那对贱人称心如意,所以她一定要活着。

船舱的窗户都被钉死了,光线便极其昏暗,甚至分不清白天和黑夜。

极为饥饿的梅若彤为了节省体力,几乎所有的时间都不言不语地躺在床上,但人依然快速地消瘦了下去。

碧溪神色不安地看了看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梅若彤,示意两个婆子留下守着,她自己转身去主舱找黄婆子和红菱去了。

宽敞明亮的主舱里,黄婆子依着软枕靠在窗边看风景,红菱泡了一杯色泽匀净的上等普洱茶递到黄婆子的手里给她消食。

碧溪走到黄婆子面前行了礼,犹豫了半天才低声说:

“嬷嬷,我看着大姑娘好像不对劲,您看要不要靠岸请个郎中看看?”

黄婆子斜了一眼碧溪,却没有理会她,反而转眼看向对面的红菱问道:

“你也这样觉得吗?”

红菱撇了撇嘴说:

“干娘,要我说啊,大姑娘更像是中邪了,跟以前比像是换了个人,与其请郎中看病,还不如请个仙姑的好。”

黄婆子满意地地笑了笑,两个小丫头还是见识太少了,根本就不明白太太的心思。

这满船的下人虽说都是她精挑细选出来的,可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心向着老爷甚至是大少爷的,大姑娘若是因为冻饿而神不知鬼不觉地病死了,就正合了太太的心意。可若是请了郎中,她将来就要担一个照顾主子不周的责任,太太肯定也会被人指责苛待继女。

见黄婆子不吭声,红菱和碧溪不敢再多说,黄婆子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

“你们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好,别的不要多管。我累了,你们都出去吧。”

碧溪还在犹豫,红菱却使劲扯着她往外面走去。

黄婆子扭头看向自己的衣箱,眼中的狠厉一闪而过。

既然大姑娘如此命硬,怎么折磨都不肯死,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她是太太的奶娘,一家子的前程都系在太太身上,不得已而做下的恶事,佛祖也不能全怪到她的头上。

洛邑南城是京城富商的聚居区,这里比不得达官贵人们居住的东城,可商人们有的是银子,几乎每家的府邸都是连片的亭台楼阁。

梅若彤的外祖林家,就将这里的柳林街占去了一半还多。

林家大太太王芷茹伺候完老太太高氏,刚回到自己的墨兰苑,奶娘郑氏就神色匆匆地一头闯进了屋子。

大太太从未见过奶娘如此失态,所以即使已经很累,她还是马上提起精神坐直了身子。

大丫鬟燕春很有眼色地朝着大太太福了一福,又给郑嬷嬷行了礼,然后走到了帘子外面守着。

郑嬷嬷顾不得自己气息不匀,就忙附在大太太耳边低声说:

“太太,消息确定了,表姑娘确实被许给了靖勇侯府配阴婚,婚书都已经送到侯府了,只不过这件事情毕竟不体面,所以到现在还藏着掖着,就算是侯府里也没几个人知道。”

大太太手中的茶盏应声而落,褐色的茶汤溅在她深青色的六幅裙上,留下了深浅不一的痕迹。

郑嬷嬷心疼地一边替大太太擦拭,一边轻声轻声安慰:

“这样冷的天,表姑娘又在李氏的手里,能不能活着到达京城尚不好说,太太又何必如此担心?”

大太太狠狠咬了咬牙才让自己平静下来,眼神幽深地看着郑嬷嬷说:

“奶娘,我就晧哥儿这一个儿子,我不能容忍他有一星半点的闪失。”

郑嬷嬷想起主子这日夜悬心的十多年,也跟着红了眼圈,可那话是老太太提过的,虽然林家和梅家已经多年不再来往,但是大老爷极其孝顺,只要老太太一句话,大少爷的婚事就不可能由大太太来做主,这也就是大太太为什么总也放不下心的原因了。

大太太揪紧了帕子叮嘱郑嬷嬷说:

“从今天起,别的事情你都不用再管,只给我盯死了来往福寿堂的人,任何有可能知道这消息的人,都不能让她们见到老太太。”

郑嬷嬷点头,迟疑了一下又说:

“这个老奴自然明白,可是二太太那边,您看……”

大太太本来已经平静的眼神瞬间又狠厉起来,冷笑着说:

“老太太早就不管事了,这府里的中馈都掌握在我的手里,就算是她那一双儿女,将来的婚事我也说得上话,我就不信她真敢为了讨好老太太来得罪我。”

郑嬷嬷紧皱的眉头也跟着松了松,笑了笑轻声说:

“太太说的是,是老奴多虑了,二老爷虽然能干,可他终究是庶出,老太太再怎么着也不会置亲生的儿孙不顾,反而去偏袒他们二房。”

大太太点头,皱眉想了一阵后说:

“小心驶得万年船,宁氏是个人精,我们还是得盯紧了二房才好。”

“太太放心,老奴知道该怎么做。”

郑嬷嬷匆匆出门安排去了,大太太叫了燕春进屋,嘱咐她明天带上吃食和衣物去书院探望大少爷林辰晧。

燕春是大太太的心腹,从大太太刚才和郑嬷嬷说话时任由她守在帘子外就可以看得出来。

燕春低声应了,她伺候大太太多年,一眼就能看出主子这会儿已经累狠了,忙伸出手让大太太扶着,伺候着去净房中洗漱。

直到大太太在床上躺下后,燕春才熄了灯,轻手轻脚地在脚踏旁边的铺盖上躺了下来。

“燕春,你的心思我知道,护好了少爷的前程,我将来也不会亏待你,总会给你个名分的。”

大太太的话令暗夜中的燕春瞬间热泪盈眶,她忙爬起来跪在床边哽咽着磕了几个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