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姑娘的桃花劫 第三章 大少爷的安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很难得的一个艳阳天,未时将至,江面上的船明显比早上多了些,竟显露出几分熙攘的热闹的场面来。一个穿着深蓝棉衣的丫头缩着肩膀,低下头提着一个食盒疾步走到了梅若彤的舱房门口。清溪从丫头手中递过来食盒,低声问她:“你叫什么名字?赵老嬷嬷呢?”那丫头依旧敢抬起头,却一个穿着深蓝棉衣的丫头缩着肩膀,低头提着一个食盒快步走到了梅若彤的舱房门口。。...

难得的一个艳阳天,午时将至,江面上的船明显比早晨多了些,竟显出几分熙攘的热闹来。

一个穿着深蓝棉衣的丫头缩着肩膀,低头提着一个食盒快步走到了梅若彤的舱房门口。

碧溪从丫头手中接过食盒,轻声问她:

“你叫什么名字?赵嬷嬷呢?”

那丫头依然不敢抬头,却规规矩矩地行了礼答道:

“回姐姐的话,我叫青竹,是在灶上烧火的。黄嬷嬷的参汤还没有炖好,赵嬷嬷须得亲自盯着,又不敢耽误大姑娘的吃食,所以才让我把食盒送过来。”

站在一旁的红菱立刻柳眉倒竖,抬手就给了青竹一个耳光,厉声道:

“就你话多,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吗?滚回去。”

黄婆子每日所用的人参燕窝,采购的时候自然都是打着给大小姐补身体的名头,虽然这件事在船上早已经不是秘密,可被青竹这样直白地说出来,还是惹恼了红菱。

碧溪有些尴尬,毕竟青竹说这些话是因为她先问起了赵嬷嬷。

红菱冷眼看向碧溪,脸上却又忽然带了笑容,亲热地伸手挽着碧溪的胳膊说:

“姐姐,咱们走吧,干娘还等着呢。”

梅若彤的一日三餐都要由黄婆子先过目,这是从上船时就订好了的规矩。

正舱里,黄婆子把四个碗盘中的饭菜都倒掉了大半,最后再把剩余的所有饭菜都倒入一个小小的白瓷碗,即使这样,小瓷碗也没有装满。

碧溪默默地低下了头,这是大姑娘一天中唯一的一顿饭,其余两顿饭,最后提进去的食盒其实都是空的,偶尔才会放半碗冷水。

这件事情,只有黄婆子、碧溪和红菱以及那四个轮流看管梅若彤的婆子知道。

碧溪虽然不忍心看梅若彤被如此苛待,可启程前老太太私下里交待过她,只要看着大姑娘能活着进入靖勇侯府即可,其余的事情不许她多管。

老太太不喜欢前面的太太林氏,对大姑娘和大少爷也是淡淡的。但是对现在的太太李玉珊和二姑娘梅若晴却是打心眼里疼爱,这在整个江陵城都不是秘密。

不然大少爷不会快二十了还没人说亲,大姑娘也不会被绑着去配阴婚。

“你们两个先去吃饭吧,我有话和大姑娘说,这食盒我送过去就行。”

黄婆子的话令碧溪楞了一下,红菱却立刻就应了,拉着碧溪就往外面走去,天寒地冻的,她迫不及待地想去厨房要个热锅子吃了暖身。

红菱和碧溪离开不久,巨大的踹门声惊得黄婆子一下子将手里的药瓶扔到了地上,还未等她转头看清楚来人,一柄冰凉的刀就架到了她的脖子上。

青竹飞快地跑进屋子里将地上的药瓶捡了起来,挟持着黄婆子的船工廖勇沉声道:

“青竹,你快去请大姑娘,再把船上的人都叫过来。”

青竹应了一声就飞奔着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大叫“黄婆子下毒害大姑娘,大家快来看。”

船上的下人们都被惊动,红菱和碧溪扔下正在吃的热锅子,跟在赵婆子身后跑出了厨房。

梅若彤头发松散、苍白的脸上毫无表情,她手扶着青竹的手站在小舱门口,看到下人们都聚齐了,才淡淡地看着黄婆子问道:

“说,你在这饭菜里放了什么东西?”

黄婆子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狞笑了一声说:

“大姑娘要栽赃老奴,老奴自然是说什么也没用。”

梅若彤的嘴角翘了翘,她不再理会黄婆子,冷眼看着一众神色各异的下人说:

“我不管你们往日里是谁的人,从现在开始,愿意跟着我进京的站廖勇那边。不愿意跟着我进京的,每人发十两银子,即刻就可以下船返乡。”

几十个下人顿时议论纷纷,那几个看守过梅若彤的婆子越发地往后缩,梅若彤冷冷地看着她们说:

“你们几个除外”

那几个壮实的婆子一齐跪在了地上,碧溪本就心里内疚,此刻她再也忍不住,伏在地上哭了起来。

廖勇人高马大,平日里话少人稳重,在船工中颇有几分威信。

此刻见他出头,几个和他关系好的单身汉便都站到了他身后,恭敬地跪下给梅若彤磕头。

红菱慌了手脚,但是她和黄婆子这些年跟着李玉珊母女欺负梅若彤惯了,便涨红了脸强辩道:

“大姑娘凭什么说是我干娘下毒害你?我还说是青竹这贱婢陷害我干娘呢!”

梅若彤的脸上溢出冷冷的笑意,她不理会红菱,反而指着地上歪倒的食盒,对廖勇身后的几个汉子说:

“把这碗饭赏给红菱,一粒都不许剩下。”

几个汉子立刻扑向红菱,黄婆子脸色惨白地跌倒在地。

下人们一阵骚动,除了几个有家人留在江陵的,剩余的人全都站到了廖勇的身后。

太太和老爷远在江陵,大姑娘又素有狠绝之名,他们都是大姑娘的陪嫁,这个时候不和大姑娘一条心,以后指不定怎么死呢。

红菱挣扎着大叫,却还是被塞进了满嘴的饭食,很快就软软地倒在了地上,嘴角和鼻孔有血丝缓缓地流出来。

碧溪越发哭得不能自已,跪行到梅若彤面前抓着她的裙角说:

“大姑娘,奴婢错了,老太太叮嘱过奴婢要看着您平安到达京城,奴婢却疏忽了。”

梅若彤往后退了两步,冷冷地说:

“你是祖母的人,看在我幼年时曾得祖母看顾过几年的份上,我今日便放过你,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碧溪哭到晕厥在地,梅若彤只是冷冷地将自己的裙角从碧溪手里扯出来,然后吩咐廖勇将黄婆子拖出去。

黄婆子本就是梅若彤的死对头,她知道自己今天是逃不过一死了,便疯了一般地狂笑道:

“你别以为自己就此可以逃出生天,你枉杀下人,恶名传到京里去,别说是进侯府了,就算是林家也容不下你。”

梅若彤嗤笑出声,斜睨了一眼黄婆子后吩咐廖勇:

“等到外面船多的时候,再给我活剐了这毒妇,要一刀一刀慢慢地割。”

说完,梅若彤看向那几个看守过她的婆子说:

“你们去观刑,然后每人领五十板子再下船。”

廖勇愣住,低声说:

“大姑娘,底舱也可行刑,您看……”

“按我的吩咐做!”

梅若彤语气平静,声音却冷如寒冰。

廖勇忙低头应了,招呼人拖着狂叫的黄婆子和那几个瘫倒在地上的粗壮仆妇往外面走去。

赵婆子连滚带爬地跑进厨房去给梅若彤烧热水,青竹伺候着梅若彤洗浴换衣,等她们回到主舱的时候,便更清晰地听到甲板上的黄婆子正在大骂梅若彤,什么蛇蝎心肠、不敬嫡母亲父、设计陷害亲生妹妹等等,总之就是把梅若彤骂成了十恶不赦的模样。

青竹撩开窗帘往外面看了一眼,气愤地对梅若彤说:

“大姑娘,外面许多人站在船头看热闹,这,这……”

梅府都在柳老太太和李玉珊的掌控之中,青竹和廖勇都是大少爷梅臻阳偷偷从外面武行重金买回的人,又贿赂了替黄婆子办事的一个管事才安排到船上的,他们自然在上船之前就被梅臻阳告知了一些必须知道的事情。

梅若彤淡淡地笑了一下,看着镜子里那张消瘦却依然美得令人惊心的脸庞轻声说:

“她说的越多越恶毒才越好,这可比我们往京城里给外祖母送信有用的多。”

梅若彤这些年给外祖母高老太太送过几封信,虽然从没有得到过回应,可直觉告诉她,这其中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外祖母给了生母林慧玉那么丰厚的嫁妆,以至于破落的梅家吃用了这么多年都还有剩余,又怎么可能完全不管自己一双外孙的死活?

大江通往京城洛邑,外祖林家又是京城有名的富商,她今日做下的事情,一定会被很多人带到京城里去议论,到那时候,就算有心人想捂着消息不让高老太太知道怕也是难了。

青竹明白过来,也微笑了起来,低声说:

“说不定靖勇侯府也被吓着,不敢再强娶大姑娘进门了呢。”

梅若彤由着青竹拿棉帕给她擦头发,自己舒服地斜倚在软榻上说:

“不用担心,这要是还不够靖勇侯府看的,我会再给他们送上点别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