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姑娘的桃花劫 第五章 要的就是臭名远扬(2)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明明是夺目的大红披风和锦袄,却明明被梅若彤穿出时尚了冷冽的味道,细白的半截脖颈和莹白如玉的脸庞,在很明亮的灯光下散发出着柔滑的光泽。李彦白只笑吟吟看了几眼会出现在舱门口的梅若彤,就立刻轻轻垂下了眼眸,他此时了能确认梅若彤的用心,可非礼勿视这一点,还李彦白只含笑看了一眼出现在舱门口的梅若彤,就马上微微垂下了眼眸,他此时已经能够确定梅若彤的用心,可非礼勿视这一点,还是要谨守的。。...

明明是耀眼的大红披风和锦袄,却偏偏被梅若彤穿出了清冷的味道,细白的半截脖颈和莹白如玉的脸庞,在明亮的灯光下散发着柔润的光泽。

李彦白只含笑看了一眼出现在舱门口的梅若彤,就马上微微垂下了眼眸,他此时已经能够确定梅若彤的用心,可非礼勿视这一点,还是要谨守的。

秋影和夏风守在门口,两人对望了一眼,都垂首给梅若彤行礼。

这林家的表姑娘也太大胆了些,就算是有所图,也不至于就敢深夜出来见陌生的男子。

李彦白微微垂首,拱手给梅若彤见礼:

“深夜打扰姑娘,实在抱歉,等风浪小些,我们主仆即刻离去。”

声如玉石,清悦而又不失绵长,正如李彦白那温润含笑的面孔,安静而又温暖。

有那么一瞬间,梅若彤因为眼前的这个人而忘记了外面越来越紧的风声。

片刻之后,梅若彤回过心神,冲着李彦白微微颔首,示意他不必客气,然后回头笑着对青竹说:

“开始下雨了吧?想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停的,你带着他们两位去喝些暖身的汤水,再给这里送些好酒。”

梅若彤说着,脚已经跨过了门槛,很明显的,她要和李彦白独处一室。

青竹早得了梅若彤的话,此刻便用眼神催促秋影和夏风跟她一起离开。

秋影尚且镇定,夏风的眼睛里却已经微有怒意。这林家的表姑娘也太无礼了,且不说主子身份高贵,就算只是个普通的男子,也未必愿意被人如此利用。

此刻,夏风自动忽略了是他们主仆在上船求救时已经隐瞒了身份。

李彦白却只是浅笑,客气地对梅若彤说:

“如此的话,就多谢姑娘美意了。”

夏风怔住,别人都说主子脾气好,但是他和秋影却知道事实远非如此。

可李彦白既然已经如此说,夏风也只能和秋影一起给李彦白行礼,然后跟在青竹的身后离开了。

梅若彤能够感受到夏风眼神中的不善,可她毫不在乎,互相帮助,或者说互相利用,从来都是你情我愿的公平交易。

不出李彦白所料,秋影等三人一离开,梅若彤眼神里的热情便减去了七八分,只剩下了明晃晃的客气。

李彦白了然一笑,伸手请梅若彤在对面坐下,然后举壶给梅若彤倒了一杯热茶。

窗外的风声愈加猛烈,开始有雨点打在舱顶上的噼啪声响起来。

船身猛地一颤后终于彻底稳了下来,廖勇在外面大声指挥船工们下锚,但梅若彤知道廖勇这是在警告李彦白别对她动歪心思。

梅若彤看向李彦白,微笑着说:

“前几天中午的那场热闹,公子可都看到了?”

李彦白只微笑着点了点头,他并不多说一句话,但是脸上的神情却把礼貌和体谅把握的恰到好处。

梅若彤笑了笑,笑容里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已经稍稍减弱。

窗外依然雨急风骤,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坐着,直到两刻钟后青竹端着暖在热水中的酒壶进来。

梅若彤站起身,对着李彦白屈了屈膝说道:

“多谢公子相助,这壶酒就当做是我的谢礼吧。”

李彦白抱拳还礼,目送梅若彤领着青竹离开。

卸下钗环重新睡下,梅若彤却再也没了睡意。刚才的那个男人真的很特别,他似乎掌握了她内心所有的秘密,却没有令她觉得危险,反而让人有一种遇到了知己的感觉。

梅若彤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午时了,风停雨歇。问了青竹才被告知,那姓李的公子一大早就带着仆从离开了,走之前还特意来向青竹道了谢。

梅若彤慵懒地笑了笑,白嫩纤细的手指按着眉心,瞬间把李彦白主仆抛到脑后。

这世上没有什么人比自己更重要,人来人往,都不过是过客而已。

问青竹前面将到什么地方,青竹伸手扶着梅若彤起身,轻声说:

“前面是安平府,离洛邑只有不到百里的距离。”

梅若彤嗯了一声,需再想点办法了,进京之前务必使自己声名狼藉才行。

安平府正逢一年一度的花魁评选节,今天是最后一天,府城内聚集了来自四面八方的人,才子雅士、富商小贩,俱都兴奋不已。

这其中当然也有不少自洛邑远道而来的男人们。

梅若彤戴着帷帽走进藏花楼的大堂,青竹和廖勇紧紧跟在她身后,虽然两人都知道梅若彤此行的目的,可是今天的安平城内人山人海,他们自然要更加小心。

主仆三人刚一出现,大堂里就静了下来。今天虽然是安平府的盛事,可是良家女子断不会在这个日子抛头露面,更不会出现在藏花楼。

藏花楼是今天花魁决赛的场地,再有半个时辰,评选就要开始了。

梅若彤戴着帷帽又有仆从跟随,显然身份并不普通,却又出现在这样的烟花之地,自然更加让人费解。连殷勤的老鸨也愣住了,手里的大红帕子停止了摆动,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廖勇走上前,朗声向老鸨要一间临廊的上房,声称自家姑娘要一睹藏花楼姑娘们的风采。

廖勇一开口,自然有人把注意力放到了他身上,而半月前廖勇在甲板上活剐黄婆子的时候,许多人都看到了他。

“那是林家表姑娘,靖勇侯府快进门的新媳妇。”没人知道江陵梅家是什么门户,可黄婆子咒骂中提到的富商林家和靖勇侯府却是人所共知。

有人失声惊叫,还有椅子被撞翻的凌乱声音。

很快,整个大堂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盯着梅若彤,如同白日里见了鬼:

这林家的表姑娘难道是心智失常了?活剐下人就已经算了,毕竟那老婆子下毒害她。可这青天白日的,即将成为侯府媳妇的她跑来青楼又是为了什么?

老鸨不安地走了过来,陪着笑说上房早已经被订完了,若是想留下,只能在这大堂里给梅若彤主仆加张桌子。

二楼的厢房窗口,李彦白主仆三人临窗而立,正好把大堂里的热闹尽收眼底。

这次不独夏风无语,连抵抗力更强些的秋影也惊得说不出话来,半天才低声问李彦白:

“二爷,这林家的表姑娘是不是疯魔了?”

李彦白却依然温和地笑着,扭脸对秋影说:

“你下去请梅姑娘主仆进来坐,权当做是还他们前天的收留之恩。”

秋影自然只能遵照吩咐出了门,夏风百思不得其解,可他忽然灵光一闪,忙问李彦白:

“二爷,这林家的表姑娘不会是察觉到了您的身份,故意来接近您的吧?”

李彦白愣了一下,随即轻笑开来,他轻拍了一下夏风的肩膀说:

“你想多了,我的身份就算再贵重几分,这位表姑娘也不会放在眼里的。”

“为什么?”

夏风当然不解,李彦白在他眼里那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李彦白却不回答夏风的话,只是走近房门等着梅若彤上楼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