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姑娘的桃花劫 第六章 要的就是臭名远扬 (3)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楼梯转角处会出现了梅若彤的身影,修长却又失笔直,淡紫色的锦袄和披风,帷帽上垂下的白纱在她的肩头轻抚。很莫名的感觉的,李彦白就忆起了梅若彤那冷冽的眼神,犹如雨夜中的一盏孤灯,望着冷冽,细品才能意外发现那其中掩藏着淡淡的孤独和哀伤。梅若彤走到门口,轻轻地朝很莫名的,李彦白就想起了梅若彤那清冷的眼神,如同雨夜中的一盏孤灯,看着清冷,细品才能发现那其中隐藏着淡淡的孤独和哀伤。。...

楼梯转角处出现了梅若彤的身影,纤细却又不失笔直,淡紫色的锦袄和披风,帷帽上垂下的白纱在她的肩头轻抚。

很莫名的,李彦白就想起了梅若彤那清冷的眼神,如同雨夜中的一盏孤灯,看着清冷,细品才能发现那其中隐藏着淡淡的孤独和哀伤。

梅若彤走到门口,轻轻朝着李彦白屈了屈膝说:

“打扰公子了。”

李彦白温和地笑着,没说话,只伸手做了个请进的姿势。

看着梅若彤毫不客气地坐在和李彦白并排挨着的那把椅子上,秋影垂手往远处挪了挪,夏风则颇为不满地皱了皱眉头。

这位林家的表姑娘不仅疯魔,而且极其无礼,敢和二爷平起平坐就算了,二爷亲自给她倒茶,她居然只是微微颔首,连一句道谢的话都没有。

依然是默默无言,李彦白和梅若彤仍然像前晚初见时那样各自安坐。

李彦白偶尔会端起身侧的杯子喝两口茶,梅若彤则一直安静地看着楼下重新热闹起来的大堂。

青竹候在门口,看着梅若彤和李彦白的背影,忽然就觉得眼前的这两个人坐在一起竟然有种奇妙的相似。

可明明是才第二次见,自己和主子也只知道眼前这位温润如玉的公子是个商人,姓李,京城洛邑人士。

而且这些信息也都是他们前晚求助时自己说的,真假尚且不知。但是青竹总觉得眼前的这位李公子风华无限,做个商人实在太可惜了些。

士农工商,商人地位最低,这在青竹的意识里是根深蒂固的,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商户不惜重金请人教家中子弟读书了。

丝竹管弦、莺歌燕舞,楼下高台上的热闹此起彼伏,雅间里却依旧寂然无声。

直到快两个时辰过去,花魁人选才终于尘埃落定,一个叫小小的女子走到了台中央。

今天的重头戏这时才真的开始,已经被吊足了胃口的男人们开始一掷千金,争相竞拍小小姑娘的这一晚良宵。

梅若彤盯着台上那个娇小美貌的女子看了一阵,忽然侧脸看向李彦白问道:

“李公子真的只是位行商吗?”

李彦白点头,看着梅若彤明显不信的眼神,他又微微笑了笑说:

“是的,我是替二殿下打理一些生意,我的一位亲戚在二殿下府里做小管事。”

梅若彤没去过京城,也不了解这个时代所谓的皇亲国戚,目前为止,她所知道的洛邑权贵也就靖勇侯府一家。

梅若彤眼里闪过一丝了然,这位李公子气度不凡,明显不仅仅是个商人,既然说是为二殿下做事的,那就可以理解了。

至于他为二殿下做什么事,是不是真的只是做生意,梅若彤不用去考虑。

梅若彤转身吩咐青竹拿来纸笔,然后她快而平稳地在纸上写下了数行簪花小楷,再微笑着递到了李彦白的面前。

李彦白刚开始看梅若彤写的东西,脸上就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可看完之后,他却双手把纸回到了梅若彤的面前,微笑着说:

“这么好的方子,姑娘只需要百两银子的本钱就能日进斗金,为什么要写给我看呢?”

梅若彤浅浅地笑了笑,看着李彦白说:

“闺中无事,闲来偶然发现的这法子。可是福祸本相连,我一个弱女子,若是将这方子据为己有想去生财,怕是银子还没赚到就先丢了性命。”

见李彦白微笑着颔首,梅若彤才接着说:

“李公子既然是为二殿下做生意,想必很是有些官场上的人脉,若公子肯出价买下这方子,岂不是两全其美?”

李彦白微笑着点头,对梅若彤说:

“此法若真的有效,将会是个一本万利的生意,姑娘请开个价,我愿意先付姑娘定金,若成品真的能如姑娘所说,我自会再付姑娘剩余的银子,可若做不出姑娘所说的效果,还请姑娘双倍返还我的定金。”

梅若彤微笑点头,这位李公子果然是位极懂商道的人,面对如此诱人的发财机会,还能这么冷静地和她谈判。

而且始终温文尔雅,态度也谦和的恰到好处。

“公子今天只需付我五千两银票作为定金,这个方子只是糖盐的初步提纯方法,公子回到洛邑后若能做成,再找我要后续精细提纯的方子即可,至于后续的价钱,我们到时候再谈。”

站在门口的夏风几乎快要被气死了,这林家的表姑娘果然无赖,写了几个字而已,就敢问二爷要五千两银子,简直就是疯了,要知道,就算是在洛邑最好的地段,这五千两银子也可以买个不错的三进宅院了。

秋影则是目瞪口呆,主子隐瞒身份四海行商,银子赚的海一样多,可面对再好的商机也没有像此刻这样被动过。

怎么能仅仅凭借一张小女子随手写下的东西就让对方随便开价呢?其实这样说也不对,这林家的表姑娘是和别的女子不同,敢当众活剐下人,还敢在大白天逛青楼。

青竹和廖勇则明显不安,青竹甚至有些惭愧地偷偷看了看秋影和夏风,五千两,这在青竹的概念里就是一个无法想象的数目。

李彦白点头,一边伸手重新将梅若彤面前的那张纸拿回,一边对夏风吩咐道:

“给梅姑娘数五千两银票。”

夏风咬紧牙才抑制住了想打人的冲动,他数了五十张一百两的银票,然后毫不客气地重重拍在了梅若彤手臂旁的桌面上。

梅若彤并不在意,笑吟吟地吩咐廖勇拿着这些银票下楼去把那个叫小小的姑娘买下来。

梅若彤说的很清楚,是买下,而不是竞拍这一夜良宵。

李彦白瞪了一眼夏风,客气地对梅若彤拱手说:

“下人无礼,还请姑娘见谅。”

梅若彤摇了摇头,她不再说话,收了脸上的笑容,也不再多看李彦白一眼,清冷的眼神重又放回了热闹的一楼大堂。

自始至终,梅若彤的眼神都不曾在夏风身上停留分毫,就好像这个人并不存在一样。

夏风气结,寒冬腊月的天气里,他硬是忍的额头上都冒了汗。

有了廖勇堪称凶猛的参与,众人对小小姑娘的竞拍戛然而止。

看廖勇昂头带着小小离开,争红了眼的男人们无不在心里大骂梅若彤。这位林家的表姑娘不仅冷血残忍,而且出入烟花之地,还买了美貌的花魁去陪侍,完全就是把妇德踩在脚底下践踏。

那些自洛邑远道而来、此刻却要空手而归的男人们,更是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快马加鞭地赶回洛邑去,把这位林家表姑娘的丑行宣扬出去,让她连阴婚都配不成,只能老死家中,不然不足以解今日之恨。

小小走进屋子,看到梅若彤的第一眼就跪了下来。她现在还是一个清倌人,刚才争她最厉害的两个人,一个是关外来的行商,人高马大如一头黑熊。

另外一个是洛邑有名的花花公子刘世勋,素来以会折腾人著称于烟花柳巷,不管落在他们哪一个人的手里,小小都能想象到自己将要面临的惨境。

而眼前这位美若天仙的林家表姑娘,竟然直接花三千两银子买下了她。

被幸福冲晕了头的小小,直接无视了坐在梅若彤旁边的那位珠玉一般出众的男子,磕完头后,她虽然不敢抬头,但激动的眼神一直盯着梅若彤的裙摆,眼里渐渐蓄满了泪水。

从今天开始,梅若彤就是她的天。

梅若彤淡淡地摆了摆手,吩咐小小起身,对她说:

“我不用你跟在我身边伺候,闲来给我弹弹琴唱个曲就行。”

小小忙不迭地点头,颤抖着声音说:

“奴婢还会跳舞,奴婢一定会尽心尽力地伺候主子。”

从廖勇在楼下报出小小的身价银子那一刻,夏风的拳头就攥紧了,此刻他盯着梅若彤的眼神由不客气直接变成了恼怒。

这位林家的表姑娘当真是混账,三千两银子去买一个花魁,她知不知道,这三千两银子可以救活多少在战场上受伤的将士?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