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徙南冥,林不过栖 我曾是站你这边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阴雨天,气氛单调,轻轻些许风,水珠刚落在夏日里发红的地面低调的已发出哔咔一声化成水汽一股股集聚在一起,一点也不太客气地粘附在往来的行人间。我也没带伞,就这地铁站口等冬季的雨水小些,干脆蹲下去,盯着那一滴滴落在积水里混为一体的水珠,秩序整齐有序,不厌其烦我没有带伞,就这地铁站口等夏季的雨水小些,索性蹲下来,盯着那一滴滴落在积水里混为一体的水珠,秩序整齐,不厌其烦。。...

阴雨天,气氛沉闷,微微些许风,水珠刚刚落到夏日发烫的地面低调的发出哔咔一声化作水汽一股股聚集在一起,毫不见外地黏附在来往的行人间。

我没有带伞,就这地铁站口等夏季的雨水小些,索性蹲下来,盯着那一滴滴落在积水里混为一体的水珠,秩序整齐,不厌其烦。

高三的开学仪式中优秀学生的表彰,应该也是这样的突如其来的夏季阵雨,打乱了原有的安排,那时我还是优秀小孩之一,短发,空气刘海,脸上挂着17岁女孩该有的喜悦和骄傲,即使刘海湿了,校服贴在身上,还是努力把背挺得老直,生怕自己的气场里少了自信与不屑。那时候他站在我身后,而就是当时,他并不是一个我很想珍惜的人,甚至当时,我并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时常和我同学一道走,个子高皮肤白架着斯斯文文的眼镜很温柔的模样,这样一个耐心优秀的少年,我第一眼只觉得他应该够闷骚。

正是这样一份印象,即使听说他喜欢我,即使他温柔的眼神我在空气中捕捉到了,当时也可以狠心做到视而不见。

所以他在我的记忆里,就是几张晚自习后他路过学校外的灯火时留下的不同侧脸的剪影,或者回头时正好对上他温柔的眼光,我好想质问曾经的我为何没有任何触动。

他的存在仿佛是悲伤时在房间里关上了灯,楼下的鱼塘哗啦啦的放水,瞬间让人心中升起安稳的感觉,我好像都可以想象得到,当他呆在别人身边时,即使不说话,空气里漂浮的也不会再是烦躁的情绪。

雨没有小的意思,我的衣服有些湿润了,有一部分贴在我的皮肤上,潮乎乎的触感传到至大脑皮层,反馈出应该回神的指令。

2020年,我们高考,我和他都没有发挥好,2021年,随着考场铃声的响起,我觉得我很满足,也很开心,因为至少全力以赴。

要不要回去找他,这是一个我逐渐开始纠结的事,但不管怎么说,暑假过了接近一半的时候,我还是要到了他的联系方式,试图了解他的生活,他的近况,他的想法,以及他对我的态度。

但其实一开始,我想就没有了那份理想的期望,因为他的第一反应是并不认识我。

脑海里第一个画面是他现在公寓大门口的阶梯上,阳光对准的位置,白色的羽绒服表面涂了一层能够反光的物质,气场中写着高不可攀,其实我一直知道他很有自己的风度与脾气,即使在应届,即使那时他还未对我失望,他迎面走来时也不会刻意多给我一份目光,只是那一次,他更多了一层疏离感,那么此刻呢,我太想明白当时我是哪一点让他生了气,所以我说,可是我认识你,后来呢?

后来,我无论如何学不来讨好,或者说,不再想要讨好任何人,因此,我只是偶尔试探,偶尔暗示,暗示我曾经的做作和讨厌,暗示我对他的遗憾和期许。

再见时,他已然有过新一任女友,我带着我的私心曾问她,那个女孩子追求你时,你心里还有别的女生吗?

他说,当时没有了。

我及其想要确信一点,扮作八卦模样问,这么说你在此以前有?

一个礼貌的微笑,加上他刻意回避的语气:不提了。

我大概有一半确定了他对我的讨厌或者客气一点,排斥算吧。

所以之后不过是简单的聊天,简单的找他,简单到枯燥,枯燥到从某天开始,他不再回复我信息,在那以后,我无意间浏览我空间的被挡访客,在2018年8月的一份浏览量里,我看到了他的头像。

认识但是不想承认,一次我听闺蜜聊一个惹人讨厌的女生时,提到,喜欢她简直是一份耻辱,我开始免不了有些自卑的想,他会不会也报有这样的心理。

推荐他看过几部电影,有一部是千与千寻,白龙对千寻说,记住,我是站你这边的。我想如果我像千寻那么乖巧,他也还会站我这边吧。但是不可能的,在了解我骨子里的野性与傲慢,以及难以理解的理性,他一定会觉得与曾经眼里的那个看起来活泼开朗时而安静的我太不相同。

那,算是他曾经站我这边的吧。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