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家二哥要小心 第四卷 出府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翡翠出时,看见了近旁除杨老嬷嬷以外也没其他老嬷嬷家仆侍候,这才敢扶着贺轩下阶梯,一步一步靠近了花轿,慢慢的把他送了进轿里。“翡翠,一会张老嬷嬷倘若来了,你要帮我拦下了她,切不可以让她逼近花轿!”贺轩进轿的前一刻小声叮嘱翡翠“翡翠记下来了”翡翠也小声直接回复了“翡翠,一会张嬷嬷若是来了,你要帮我拦住了她,切不可让她接近花轿!”贺轩进轿的前一刻悄声嘱咐翡翠。...

翡翠出来时,看见近旁除杨嬷嬷以外没有其他嬷嬷小厮伺候,这才敢扶着贺轩下阶梯,一步一步靠近花轿,慢慢把他送了进轿里。

“翡翠,一会张嬷嬷若是来了,你要帮我拦住了她,切不可让她接近花轿!”贺轩进轿的前一刻悄声嘱咐翡翠

“翡翠记下了”翡翠也悄声回复了贺轩。

看见了新娘入轿,顾无萧的俊脸满是厌恶,他站在了三院的角落里,特意离的远远的。

“呵,胭脂俗粉!”顾无萧不屑的甩出一句话,他完全不怕被贺府的人听到,也不在乎旁人对他指指点点,好似今天娶的人,不是他的新娘。

站顾无萧身后听命的致远嘴角抽了抽,致远知道他家王爷不好色,可就当他看到贺府这三小姐一出院的那一瞬间,就那身段,那姿态,那气质,他不相信这是一个普通的庸脂俗粉的女人,虽然王爷还没揭下盖头,可他就是觉得王者爷新娶的这位侧妃应该是位美貌端庄的佳人,没想到王爷看了她,竟只说了句胭脂俗粉,看来他家王爷眼睛应该是不好了,回府以后,得早早的去府里请人给王爷配一副西洋的琉璃镜子了。

“新娘入轿!起轿回府!”致远冲着轿夫喊了一声,轿夫们就齐刷刷的抬起了轿子。

“唔…”贺轩还没坐稳,就被轿子颠了颠,不小心磕到了脑袋。

这轿子着实太小,好像是王府为了这次新婚特定请工人重新打的,贺轩出院时,借着宽大的新娘服下摆,半蹲着入了轿,虽然入轿时毫不吃力,可如今坐进了轿里,他堂堂七尺男儿,手脚很难伸展开。

“……小姐!小姐!您请出来!这三院的酒还没吃,怎么就匆匆上了轿啊!”张嬷嬷端着酒壶,从院外追了进来。

“吃酒?这是哪里的习俗?”致远从小在金安国长大,从来没听过吃酒要在娘家吃的。

“回禀致远大人,这是我们贺府的一个习俗,姑娘出嫁,我们贺府的长辈会提前聚在一起为出嫁的女儿热上一壶好酒,进轿前,请女儿喝上一杯,是求多子多福的”张嬷嬷笑道“如今我家老夫人重病在床,不能赶来送亲,特意吩咐老奴,让三小姐出嫁前喝上这一杯热酒,这也算是她老人家对三小姐的祝福了。”

坐在花轿里的贺轩嘴角扯了扯,这张嬷嬷说起谎来草稿都不打,祖母早在昨夜被锦儿给带出了成,如今已经漂泊在江湖,哪来的重病在床?

以往,在崔娘子还没接手贺府内务之前,父亲还是会给祖母院里派些人手看护的,虽说祖母跟父亲不是亲生的血脉,可父亲为人老实,从未苛刻对待过她,后来崔娘子掌事,也不知给父亲吹了什么枕边风,祖母院里的奴仆通通撤走了,留下她一人自生自灭,没想到,今日锦儿都出嫁了,他们竟连祖母是否出府都不知晓,随便扯了个谎,称已经重病,真是可笑。

翡翠见张嬷嬷想要靠近花轿,她赶忙伸手拦住,就在她刚要开口回了嬷嬷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低沉的声音。

“麻烦,本王不喝!轿夫起轿!我们走人!”顾无萧吩咐完轿夫,就抬起长腿,霸气的向院外走去。

张嬷嬷想在再阻拦一下,却被致远一个眼神给杀了回去。

“嬷嬷,我们王爷的名声想必贺府是清楚的,他最烦这些莫须有的礼节了,现下您带来的这壶酒,致远替您带回我们顾王府,至于什么时候喝,怎么喝,就是我们王爷说了算了”致远面露笑容,礼貌的向嬷嬷回了话。

张嬷嬷慌张了,这酒可是崔娘子请她下过药的,据她母亲交代,虽然张家这祖传的药粉不能让人立刻毙命,但两天之内,服过此药的人必死无疑,就算是请了金安国最好的大夫医治,都不能保证服过药的人能够神志清醒且行为能力无碍的重新站在人们面前,如此险物,可不能让他们带回王府。

“啪嗒!”张嬷嬷假装没有站稳,把酒壶重重的摔倒了地上。

“哎呦!!致远大人请恕罪!这,这可如何是好?”张嬷嬷假装害怕的跪下,整个人战战兢兢的伏在了地上,等着致远回话。

致远看了看伏在地上的张嬷嬷,这贺府的管事还没跟她发难,她倒是先找上顾王府的赔罪了,他直接翻了个白眼,这老婆子演技太过浮夸,就连沐王府随便一个小厮都演的比这好上十倍。

贺府的亲戚朋友们本该都等在前厅,按照金安国的习俗,本应是新娘出府之前,亲朋好友们隔着轿帘子对新娘说上几句吉祥话,再看着轿子抬出贺府。

可现下这轿子刚出了三院,他们就听见院里传开了瓷器被摔碎的声音,很多亲戚难免好奇,慢慢聚在了贺府三院的门口,想偷偷看看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顾无萧听见身后的酒壶破碎的声音,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

花轿就跟在顾无萧身后,为首的轿夫见他停下,赶忙给后面的人用了手势,示意停下等待。

花轿停了颠簸,而此刻坐在花轿里的贺轩也松了口气,他知道锦儿还未出嫁之前,崔娘子生下的小四向他爹求了又求,想让爹为她跟顾王定下姻缘,可无论小四怎么哭求,爹都是死活不答应,坚持要嫁锦儿。

赐婚的事,是在贺轩回府以后才知道的。

赐婚前的那些天,他去了江南求学,不得已留了锦儿跟祖母在家。

他本以为崔娘子没那么狠的心,他与锦儿手里不掌权,也不未妨碍她在贺府做事,在圣上赐婚前,他们之间从未起过什么波澜,所以贺轩想着,若是圣上真的赐婚,那崔娘子顶多嫉妒几天,给锦儿找找麻烦也就算了,定不会害她性命。

所以,他出门前就只吩咐了翡翠一人照应,橘桃家的老母卧病多年,他心里实在不忍,就放她回了家去照顾母亲。

他本以为自己摸准了崔娘子的脾气,却没想到,等圣上真的赐婚以后,崔娘子竟不惜请了外援下毒谋害锦儿,试图让小四争位,他知道爹不会为锦儿出气,就算查出真相也只会把那厨子打上一顿扔到外面,就算作了事,所以他在回府以后,就提前买好了打手,趁着夜里,把人绑到了城外狠狠暴揍了一顿,又让人割了那厨子的双耳,才算是出了气。

一想到锦儿差点没命,他的心口就一抽一抽的疼,如今替妹出嫁,也算是他这个亲哥为妹妹赔罪了。

贺轩发现轿子迟迟不动,便贴近了轿帘,悄悄唤了声翡翠。

“……”无人回应

他觉得可能是自己声音太小了,翡翠没听到,便伸手想要掀开帘帘的一个小角,看看外面什么情况。

“本王可从没听说过这贺府的三小姐是个嗓音低沉的姑娘。”贺轩刚偷掀开一个小角,就听到了顾无萧低沉的声音。

听到了动静,贺轩乖乖的放下了帘子,他掐着嗓子,装咳了两声,希望能表现出一副因风寒哑了嗓子的感觉。

“身子倒是个娇弱的”顾无萧冷哼一声,独自一人走进了前厅,等着贺府来人处理那嬷嬷。

贺轩听着轿子外脚步声渐渐走远,一个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下。

“小姐,老爷嘱咐,张嬷嬷已被处置,让您安心出嫁”轿子外,翡翠忽然回话

“你这丫头,刚才去了哪?”贺轩悄悄回复

“二少爷,奴刚才被老爷叫去训话,那张嬷嬷打碎了酒壶,被致远大人说不吉利,老爷处置时,拉奴过去训话,说奴没有拦住嬷嬷进酒,送完花轿后,要奴回府受罚”翡翠把刚才发生的事报给了贺轩

“翡翠,你送我进王府以后,便不必回贺府了,原路回府的时候,你直接拿我的书信,去回春堂找里面的李先生,他或许能保你性命”贺轩虽悄声吩咐了翡翠,但其实他也不清楚这李先生到底能不能医好翡翠的毒。

“可翡翠走了,谁来照顾您呢?”翡翠的眼圈慢慢红了,他们的二少爷本可以前途无量的。

“起轿出府!”顾无萧见贺府处置完了事情,也不再计较了,他转身独自出府,跨上了府门前等待多时的骏马。

话还没说完,花轿就被抬了起来,轿子被轿夫们一颠,贺轩又磕到了脑袋。

“你不必担心我,入了王府,我自会想办法脱身,翡翠,虽没有十足的把握,可若是李先生医不好你,你就从他那里取了金银后,出金安城去江湖上求医吧,可惜我能力有限,帮不到你什么了”贺轩轻声嘱咐着轿外的翡翠,眸子沉了沉。

翡翠揉了揉红着的眼睛,不留痕迹的擦去了眼泪。

“翡翠,谢二少爷!”翡翠控制着自己,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稳。

花轿被抬出了府,顾无萧驭马走在前头,花轿紧跟其后,等在府外的迎亲队伍敲敲打打跟在了后面,迎亲队伍最后面,有几个顾王府的府兵,他们抬了多箱的金银珠宝留给贺府以后,就跟着迎亲队伍一起离开了,轿子在贺府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慢慢走远,最终消失在了他们眼前。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