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善良之崛起 第三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我本善良真诚之强势崛起第三章的全文深度阅读,楚河并不想老人怕,因为关于失恋了的事,一律不提,而已说了些实习工作高兴的事,让老人不满意的点点头,一脸的开怀。 “很不错,很不错,小河是咱石山村第一...“不错,不错,小河是咱石山村第一个有出息的人,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努力知道么,家里这些小家伙,可都是以你为目标呢?”一直待楚河说完,老人才安慰的开口。。...

楚河并不想老人担心,所以关于失恋的事,一概不提,只是说了些实习开心的事,让老人满意的点头,一脸的开怀。

“不错,不错,小河是咱石山村第一个有出息的人,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努力知道么,家里这些小家伙,可都是以你为目标呢?”一直待楚河说完,老人才安慰的开口。

“前些日子,小李送来了几只野兔,老头子熏着正等你回来呢,晚上吃顿好的,对了,梅老师要离开石山村,你去看看她吧!”

楚河一愣,问道:“梅姐要离开,那,那孩子怎么办?”

老人看了楚河一眼,轻轻的说道:“代课的老师过两天就来,你就不用担心了,梅老师在咱们这穷困的地方一呆就是三年,也委屈她了。”

楚河本来平静的心,一下子失了神,没有想到,才刚刚与准备一生一世的女朋友分了手,梅姐又要离开,真是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梅姐是村小学的老师,三年前被楚河所救,伤养好之后就留下来,主动的担任了村学的老师,据她自己所说,是一个游走天下山水的摄影达人,被石山村特别的景观所迷,才愿意在这里停留。

但楚河能感觉到,在梅姐的身上,有非一般的韵味,人生历练的底蕴,还有无限的风情,最重要的,她待楚河这个救命恩人很好,如弟弟般的疼爱,这对一个孤儿来说,十分的珍惜。

楚河知道,两人总有一天,会分开,但真的来了,他心里充满着不舍,甚至比那所谓的女朋友离开更不可接受。

沿着石径小路,楚河来到了村小学,那是两间石头建成的平房,平静而素洁,五两房之间,是几十平的空地,而空地中央,一颗数不清年岁的老槐村,苍桑茂盛,轻风拂动间,传来“沙沙”作响之声。

这里,有楚河太多的记忆。

而在那老槐树下,在那石凳上,那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还是像以前那般的,宁静,姣美,淡然,亦如她的冷性子,似乎三年来,楚河从来没有看到她笑过。

抬头,看到楚河的那一刻,宁静的气息似乎有了许些生机,因为在这个女人的眼里,燃起了几分温情与活力。

这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成熟,风韵,宁静,饱含着人生的品味。

哪怕一个小小的伸腰姿动作,都充斥着难言的美丽之态。

黑发盘起,秀美的脸,玉洁的脖子,还有修长的腿,与这古朴的石山村相衬之间,充满着典雅之气,在这个山村之中,除了赵爷爷,眼前的女人,也是楚河心中的惦记与想念。

她就像是一个女神,让人不敢产生任何亵渎的念头。

让这样一个充满着无限美好的女子,呆在这种困苦之地,的确太不公平了。

轻轻的舒了一口气,楚河用尽量保持平和的心态,慢慢的走了过去。

“楚河,你回来了,早听到大场里的声音,这么久才来看姐姐,莫非你小子一点也不想姐姐?”女人看着楚河,抬手招了招,说道:“大学毕业了,你小子现在也成男子汉了。”

楚河走过去,在女人的身边坐下,有些感伤的问道:“梅姐要走?”

梅姐一愣,淡淡的摇了摇头,说道:“是啊,能在这里安静的呆三年,真是不太容易,现在姐姐也该走了,怎么,舍不得姐姐走?”

“有点,不过赵爷爷说得对,石山村不适合梅姐,三年的时间,真的太委屈梅姐了。”

伸手,在楚河的头上摸了一把,梅姐说道:“姐姐可不觉得委屈,相比外面的繁杂,我喜欢这种宁静,只是有些事,终是身不由已,倒是楚河你,现在已经长大了,也应该选择自己应该走的路,姐姐期待着,有一天,你可以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楚河点头,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现在什么也帮不了,只恨自己的无能。

“姐姐就要走了,这是姐姐送给你的临别礼物。”一串用旧绳子系着的玉牌,被梅姐戴到了楚河的脖子上,两人太近了,那浅浅的女人体香,让楚河禁不住的脸红了。

梅姐似乎发现了,嘴角泄出了一抹笑容,但这笑容太淡了,根本让人无从察觉。

“都是有女朋友的人了,怎么还这般的害羞?”

楚河有些受不住的说道:“梅姐,我与她已经分手了。”

梅姐手微微一顿,却还是替他整理好领头,说道:“那也好,男人只有多失恋几次,才会变得更加的成熟,楚河你还年青,人生才刚刚开始,以后会遇上更好的女孩子,姐姐相信,一定会有女孩子发现你的好,愿托付终生的。”

楚河正要说话,一个脚步声由远而近,回头的时候,发现那个医疗下乡的白衣褂女医生,已经朝着这里走了过来。

与性格冷冰宁静的梅姐相比,这个女医生,很显然的,十足的活泼与热情,不仅仅是女医生比较年青,更因为性格使然。

“楚河,你也在这里呢,我正想找梅老师说说话呢?”女医生走近了,脸上带着几分自来熟的味道,而楚河并没有发现,身边的梅姐,眼里一瞬间,有种冷然的寒意。

但看向楚河的时候,一切又变得随和起来,说道:“楚河,你去看看大家吧,你离开这么久,大家都挺想你的,我与袁医生说说话。”

楚河点头,离开了,两女一坐一立,却是没有说话,只是四只眸子,相视着,从淡然之间,迸射出激烈的火花。

突然,女医生身体一整,双腿一并,向梅姐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说道:“血凤战队队员野猫,向首领报到。”

梅姐收回了目光,凌然的气势,一下子化作无形,轻声的说道:“血凤已经解散,我也不是什么首领,你们找错人了。”

野猫上前一步,说道:“首领,血凤已经重新组建,就等首领归队,属下当年也是血凤后备队成员,此次重建才有幸被调入卫队,当年受训之时,属下见过首领,绝对不会认错。”

“血凤当年的八大战将,现在两死两伤,首领再不出现,所有人都会死。”

“咔嚓”一声,梅姐手中的杯子,硬生生的被捏爆,实难想象,在如此身娇体弱的女人身上,竟然有这般强大的力量。

热水从手心滑落,也没有让梅姐动容,那双冷冰的眸子,散发着浓浓的杀机,八大战将,当年可是与她亲如姐妹,两死两伤,谁有那么大的胆子,哪怕血凤解散,八大战将的实力,也非常人可比。

“是谁?”

“血狼。”

梅姐脸色微微一变,说道:“血狼已经全军覆灭,被斩尽杀绝,怎么可能死里复生?”

袁玉脸上泛起了几许恨意,说道:“当年血狼一战,首领的确已经将血狼杀死,但没曾想,血狼并不仅仅是一个人,他还有一个孪生的哥哥,几年时间,重建血狼大营,专杀血凤队员,而这全新的血狼更强大,更疯狂,最重要的,梅家的政敌出手了,最近几年,梅家的日子可不太好过。”

这是典型的内外勾结,对某些大人物来说,血狼再疯狂也只是一个工具,一个可以借以提升自己力量,打击对手的工具。

梅姐作为梅家人,当然知道个中原由,只是经历三年前的打击,她差点崩溃,若不是三年前被楚河所救,又凑巧可以在这里休养,她怕早就疯掉了。

袁玉说道:“据我们秘密调查,首领其实中了圈套,那个男人只是对方施下的美男计,为了他,首领解散血凤,颓废三年,实在让人失望,如果属下没有料错,首领心里定已了然,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局,一个为了对付梅家的局。”

梅姐当然知道,落到如今残地,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是明白归明白,想要去承受,何其难也,像她这样性格的女人,爱一个人就是一生,当这一切只是一个骗局,她又怎么忍受得住,她现在能好好的活着,已经很不容易了。

她号称战神,强大无匹,让敌人畏惧,但付出感情的沉重打击,却是敌人针对她弱点布下的局。

作为梅家年青一辈中最优秀的人,梅姐是梅家的支柱,可惜,她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终是难逃情关。

“属下能找到你,那些人也能找到你,如果首领在这里呆下去,会给这石山村带来灾难。”

梅姐冷冰的脸上,泛起了几许不屑的意味,挥了挥手,说道:“你走吧,我想要静一静。”

袁玉再次敬礼,一个转身,快步的离开,作为一名血凤队员,她已经完成了使命,这些话并不是她的意思,而是队长让她转达的,血凤虽强,但需要灵魂,而首领,这号称百战之神的战神梅彩衣,才是血凤存在的理由。

所以无论如何,也要让梅彩衣回去主持大局,也只有她,才能让血凤真正的浴火重生。

没有梅彩衣的血凤,还能叫血凤么?

看着袁玉离开,梅彩衣也知道,这一次,怕是不离开不行了。

她虽然并不担心会为石山村带来灾难,但有些事,的确需要去做。

眺目四顾,她在这里呆了三年,却是知道,这小小不为世人所知的石山村,并不如表面上那般的简单,哪怕她在这里呆了如此之久,依然没有真正的融入。

突然,她身子警觉的弹了起来,就在几米之外,一个躬着身子,手提着烟袋的老人,慢悠悠的走了过来,看他样子,似乎有几分蹒跚,但很快的,就到了眼前。

梅彩衣的眸子,变得更加的锐利。

这个老人,正是楚河口中的赵爷爷。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