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圣医 2、交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你入主后,精通阁传来准确消息称暗王决非表面那般安全无害。阁里便把任务级别持续上升到特级任务,再次发布最新。”顾迹作出解释道,临了又说。“阁主已派人来相关通知你了,现在的的确你是没接相关通知?”“你先短暂休息吧,我回去一趟。”季华离淡淡张口。“你……是要去暗王府吗?”顾...
“你接手后,通晓阁传来确切消息称暗王绝非表面那般无害。阁里便把任务级别上升到特级任务,重新发布。”顾迹解释道,末了又说。“阁主已派人通知你了,现在看来你是没接到通知?”“你先休息吧,我出去一趟。”季华离淡淡开口。“你……是要去暗王府吗?”顾迹迟疑道。“知己知彼。再说他定不会想到今晚还会有一次行动。”季华离脱下狐裘,露出早前穿上的黑色紧身衣。顾迹欲言又止,目光复杂地盯着季华离一举一动。“阿离、你真的不适合当杀手!”顾迹微微叹息。一个合格的杀手,今天怎么都不应该救他人而把自己暴露于敌前。那凌易非一般人可比、迟早会发觉今日的不寻常之处,而季华离想要刺杀凌易恐怕会更加困难。恐怕季华离也是心下有数,故而于今晚行动。唉、杀手多是冷漠无情,而季华离却最是重情!或者说是对自己极度自信。但不适合与当不当得了又是一回事,季华离只是不适合当杀手,并不是当不了杀手!从季华离每次阁中任务完成率最高就可见一般!听着身后之人的叹息,季华离轻轻一笑,飞身而出,只余下淡淡回音与空中飞旋。“我并不觉得当杀手就非得冷漠无情。”……一路摸黑夜行,季华离隐匿于暗王府街道的角落。闭目凝神、随后睁眼。这暗王府……倒也守备森严……不过,既然能被察觉,便不会是对手……暗暗潜入凌王府深处,府中守卫比之外围更为森严。虽说没来过这王府,不过要找凌易倒也不难。这个时辰……季华离暗暗思忖,接着往庭院正北方向而去,只见正北厅堂不见凌易身影。季华离毫不犹豫转身往东北寝室方向寻去。只见那人披着狐裘执笔立于书桌前,灯光下的凌易并无白日里的盛气凌人,房中熏香袅袅,为那人更添一丝静美。此时凌易奋笔疾书,随后取来白鸽,把信传出。之后看着鸽子飞远方收回目光。随后凌易转身行至昏黄的灯光处,远处季华离目光如炬,身体似箭矢般紧绷,嘴角上扬。机会来了……在凌易熄灯的那一刹,季华离飞身快速潜进凌易的寝室,手指轻动,药末从手中飞出。上前佩剑直指凌易颈脖。凌易反应也迅速,立马扭头躲闪。刚要开口唤府外侍卫,却突然发觉喉咙处发痒,喊不出声音。凌易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复而眼底趣味渐浓,与那剑剑致命的黑衣人单挑独斗。凌易唇角上扬,渐渐稳占上风。“呵、比之前那个强多了。”凌易手臂圈住季华离颈脖,贴着季华离耳边吹着气。忽然又觉得有点奇怪,到底是什么药物,竟然可以说话却又不能大喊出声。虽说的轻巧,却也是暗自逞强。季华离倒也看的开,直接慵懒地靠着身后之人,惹得凌易倍感惊奇。“是吗?暗王不妨动动?”季华离压低声线,抬眼与凌易对视。凌易身形一僵,微微苦笑。真是一身毒!季华离从凌易怀中挣脱出来,扫了扫衣物,故作悠闲地说,“今天爷先不杀你了~”凌易莫名觉得好笑,这人好像挺对自己胃口的~上哪去找这么有趣的杀手?而且从方才那人一进屋刺过来的那一剑丝毫不带杀气。反而像是在戏弄他一般。跟之前遇到的杀手丝毫不一样呢。嘴角轻撇,凌易看着那人背影。“那就多谢不杀之恩了。”季华离潜进黑夜里,避开护卫,飞身离开凌王府。暗自腹诽,两人都半斤八两,武功不相上下。谁也奈何不了谁,虽说凌易中了一些药物,但如果强制运功抵抗还是可以破解的,只是过后会伤身而已。到那时只怕会是两败俱伤,而那些侍卫定会寻声而来,自己难逃阶下囚的下场。说那些话不过都是在逞强罢了,要不然怎说那人有趣?……回到酒楼,却见房中多了一黑衣人。“阿离、阁中报信者。”顾迹躺床上悠闲说道。“何事?”季华离倒了一杯茶,问道。“小主、阁主说刺杀暗王任务取消。”那人双手抱合,恭敬道。“可有说原因?”那人从怀中取出信封道,“阁主还稍了封信给小主,说小主看了信自会明白。”取过信,兀自拆开。大致浏览一遍,行至烛火处,就把信烧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却见那黑衣人未有动作。季华离挑眉,“可还有事要报?”“阁主说京城不似阁中那般无争,令我留在小主身边,任小主调遣。”“呵~也好。”只见季华离嘴角上扬,愉悦道。一旁的顾迹媚眼如丝,眨巴眨巴眼睛。“阿离,我也受伤了,让我也跟着你吧~”顾迹衣裳半露,一副楚楚可怜状。只见那黑衣人身形似抖了抖,想不到这阁中最是冷漠的顾迹私底下是这副模样。季华离看着那人微露的春光,不由玩心大起。轻挑顾迹下巴,对着他吹着气说,“美人既然想留下、那便留吧~”顾迹略微有些闪神,心下暗骂:妖孽!竟生的比女子还美。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