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望始知相忆深 第4章 交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第二日一大早,安凌若从秦家大宅醒回来。三楼是都属于他们的空间,因为即使一个睡主卧,一个睡客房,也会有人察觉到。前天她是和第一次约会结束了的秦南爵一同回秦家的,而原计划的蜜月,三楼是属于他们的空间,所以就算一个睡主卧,一个睡客房,也不会有人察觉。。...

次日一早,安凌若从秦家大宅醒过来。

三楼是属于他们的空间,所以就算一个睡主卧,一个睡客房,也不会有人察觉。

昨天她是和约会结束的秦南爵一起回到秦家的,而原定的蜜月,也被这个男人借口工作忙给推掉了。

洗漱完毕推开门,刚好撞上走出房门的秦南爵,两人有默契的相视一笑,携手走了下去。

餐厅内,本应和谐轻松的早餐时间,却是阴云密布。这种诡异的气氛,在安凌若夫妇二人出现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或许是因为有热闹看,此时秦家的餐桌上,除了单独用餐的秦家老夫人,其他成员都聚的齐齐的。

就连一向聪明会做人的秦家二夫人,秦汉洲的合法二奶周梅都来了,一起的还有她所生的二少爷秦奕舟。

安凌若暗暗的观察了一下各位的神色。

秦父秦汉洲铁青着脸,正在哗啦哗啦的翻着报纸,仿佛报纸和他有仇一般。

秦母郑美怡,也是一脸的阴沉,此时正面色不善的看着安凌若。

秦家小妹秦惜悠,则是一会儿关心的看看哥哥,一会儿同情的看看嫂子,一会儿又有些气愤。真是个天真的姑娘啊……

而秦南爵的小妈周梅,则是掩饰不住的担忧,如果她的眼神再真诚一点,会更加让人信服的。

秦奕舟嘛,跟紧他妈的步伐,和他妈的神色保持高度一致。

“爸,妈,发生什么事了?”

秦南爵自然觉察出了不对,开口问道。当然另外两位,根本就没办法被他看在眼里。

而安凌若有了经验,并不去做那出头鸟,紧跟在秦南爵的身后,手自然的挽着他的胳膊。

夫妻一体嘛,天塌了个子高的顶上才对。

秦汉洲冷哼了一声,随手将手中的一叠报纸摔到了两人的面前。

手指着两人,恨铁不成钢的吼道:“看看你干的好事!”

秦南爵拿起报纸,头版头条便是他和蓝思琳。心中泛起一阵不自在,但脸上丝毫不显。

安凌若偷眼望去,嘴角微微抽动,也怪不得秦汉洲生气,这打脸啪啪的。

“曝秦氏继承人幽会蓝家小公主!”

“新婚第一天便出轨,秦安联姻即将破裂?”

“……揭秘豪门三角恋!”

“秦氏股价大跌……”

一连串惊悚的标题,让二人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爸,您先别急,这其中有误会。”秦南爵第一时间就要否认,防止他爸迁怒了蓝思琳。

“我能不急吗,你看看我们秦氏的股价跌了多少,因为你亏损了多少?!”

秦汉洲怒极,语气充满了失望。

他一向是看好自己的大儿子的,长相学识好,人又聪明有决断,在一圈二世祖纨绔子弟里,谁不羡慕他的儿子?

所以就算周梅生了奕舟,他也从来没有想要要动摇大儿子的地位,在他心里,秦南爵是注定的秦氏继承人。

没想到,眼看着儿子长大了,结婚了,本应该行事更加稳重才对,没想到新婚第一天就搞出这种事!

“行了行了,没听南爵说有误会吗?来来来,南爵快来坐下吃饭,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狗仔乱讲的你爸也信……”

就在秦汉洲还打算好好教训教训儿子的时候,秦太太出口打断了他,为儿子抱屈。

“照片都拍到了,当别人都是瞎子吗?”

秦汉洲一拍桌子,震得餐具碗盘叮当作响,将一家人都吓了一跳。

“爸爸!”

秦家小公主发话了,“要我说本来就该是琳姐姐当我嫂子的,谁要你不答应,现在搞出这种事来,怪的了谁……”

蓝思琳是秦惜悠的好闺蜜,身体也是为了救秦惜悠被搞坏的,最最重要的,蓝思琳可是秦南爵从小一起长大的小青梅。

在众人眼中,这二人可是两情相悦,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

现在呢,哥哥突然结婚了,娶得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安凌若。这个女人和哥哥没有感情基础,也没有什么人格魅力,哥哥痛苦,好闺蜜更痛苦,这让秦惜悠如何能接受?

秦惜悠的话,安凌若只当没听到。这个天真的姑娘,她还是比较了解的,为人没什么坏心眼,就是捅刀子都是明晃晃的,生怕你不知道。

没人招呼安凌若,她也乐得做隐形人,跟着秦南爵后面就往前走去,然后在他身旁落座。

“凌若啊,不是妈说你,你好歹现在也是秦家正经的少奶奶,怎么能新婚第一天就看不住丈夫呢?”

郑美怡对安凌若的不请自坐表示不满,她原本就没相中这个儿媳妇,她的儿子这么优秀,应该配个更优秀的女孩子才对。

这个安凌若,她左看右看,就是看不上眼,也不知道老太太是不是老糊涂了,老眼昏花的给南爵订下这么个糊涂亲事!

偏偏丈夫秦汉洲是个大孝子,忤逆谁都不会忤逆他老娘,这点让郑美怡郁闷极了。

看看,果然是个不好的,刚进门就招的丈夫对儿子大加训斥!这可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

还连累的秦氏股票大跌!

郑美怡下意识的将这些都按在了儿媳妇的头上,看着安凌若的眼光更加不善。

“不是说昨天你们两个去过二人世界了吗,怎么会拍到这种照片?你当时人在哪里?为什么不跟紧南爵?!”

一连串的质问,从郑美怡的口中发出。

没等安凌若有所反应,一个娇柔的声音传来。

“大姐,您快消消气!她一个新媳妇,才到咱们家里一天,心里不知道多紧张呢,这会儿又被您这么一说……我知道大姐是好意,是担心凌若和南爵,但那也要慢慢说呀,万一吓着孩子可怎么办!”

周梅轻轻巧巧的一番话,化解了餐桌上冷凝的气氛。秦汉洲的脸色也随之和缓了一些,或许是想到这才新媳妇来到家里第一天。

“先吃饭,吃过饭你们两个到我书房来!”

秦汉洲顺着周梅的意思发话,却把正牌秦太太气的不行。

郑美怡一双眼睛像刀子一样,扫过周梅和安凌若。

因为安凌若,她被周梅个贱人看了笑话,这让她如何能忍?

安凌若好像什么都没察觉到一般,脸上挂着一幅委屈相。感觉到男人的视线,却看都不看一旁的秦南爵,低头安静的用餐,内心却冷笑不已。

真是好笑,偌大一个秦家,自家的儿子出轨被拍影响股价,看看这家人关注的都是什么?

大家长在意的是丢面子,大小老婆忙着在争宠,婆婆反而怪她?难道她这个新媳妇不是最委屈最值得安慰的么?

用餐完毕,不等众人离开,安凌若站起身说道。

“爸,妈,我刚才想了一下,这件事,的确是我不对。”

安凌若的一句话,成功的让众人止住了脚步。

“昨天的确是我的失误,才会让南爵和思琳被拍到……这一切都是误会,我们和思琳是碰巧遇到,记者只是抓角度罢了。连累了股票下跌我很抱歉,如果有需要的话,不论是开发布会亲自证明,还是接受采访,我都可以配合。”

安凌若的脸色有些苍白,手指紧紧地握在一起,或许是由于紧张,她的指尖用力至发白。

但她依然坚强的站在那里,勇于承担责任,像是一朵备受风吹雨打,却始终不低头的雏菊一般,淡淡的,却动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