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女武神 第一章 飞翔的女武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河系的历史上还太过更年轻,愚昧无知且无所畏惧,饱含了探索的**。就像当初的哥伦布意外发现新大陆像,而如今我们也遇到了难题。“杰希尔,把星带扫描图给我”“毁灭炉功率20%,自然冷却相对稳定,再充能预计今年15分钟后完成4。”“还差一点...”“把信标发到导航雷达上”各第一章飞翔的女武神地球历2235年,人类的贪得无厌使得最初的家园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但同时,宇航技术的飞速发展,让殖民者的足迹可以踏向太阳系以外的广阔银河。我们的种族在银河系的历史上还太过年轻,无知且无畏,充满了探索的**。就像当年的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如今我们也碰到了难题。“杰希尔,把星带扫描图给我”“湮灭炉功率20%,冷却稳定,再充能预计30分钟后完成。”“还差一点...”“把信标发到导航雷达上”各种各样,或近或远的声音充斥着耳膜。吉姆上校的军服右肩有一个小皱褶,是昨天刚洗过的那件?他的左耳外廓比右耳要红一点,刚和什么人通过电话吧...视线里的细节也在无限放大。“中士,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一个中等身材,黑色短发的青年站在吉姆少校的对面,在他削瘦的脸上,有一双冷静的眼眸,泽拉的思绪收回了大脑“不清楚长官。”“据那帮绿皮报告,西里安星云的泰尤利亚星上有塔米斯虫的信号反应。”“是塔娜族的报告长官”吉姆吸了口雪茄“对,我不管她们叫什么,重点是你接下来的任务。”“是。”“带着你的小队,搜索信号源附近5公里的范围,找出信号源,以上。”泽拉敬了个军礼,转身离开“中士,还记得入伍前我对你说的话吗?”“...我记得长官”吉姆凝视着泽拉远去的背影“小子,你已经成长了不少,但这次如果呛着水,可就没人会帮你了。”在探索星海的旅程中,人类遇到了友善的塔娜族,这个种族有着和人类完全不一样的发展路线,她们长寿,平均寿命达到了1000年,都有着绿色的皮肤,体型特征基本和人类一致,没有头发,头部有六根肉质卷须覆盖着,一直垂到后脑,哦,但请不要误会,塔娜绝对是人类所见过的外星生物中最优雅,最有魅力的种族。她们是单性繁殖,只有雌性塔娜人,自身基因的高适应性让她们可以和宇宙里任何一种类人生物结合而产生后代,繁衍出的下一代仍然是塔娜女性,同时异星父辈的优良基因序列也会保留在孩子身上,塔娜人并不反对同族通婚,但往往由于生下的后代没有优良的基因而被族人唾弃,“纯血”这个名词在塔娜语里,无疑是贬义的。精神感应力,是塔娜的另一个种族特征,简单来说,她们可以通过心灵来彼此交流,塔娜人把这种行为称之为“接触你的灵魂”,当然,在与异星人的“亲密交流”中,同样可以做到“灵肉结合”,这也许就是塔娜人富有魅力的原因之一。就像有光的地方也有暗,银河中有朋友,自然也有敌人。塔米斯虫族一直以高度进化的顶级掠食者而著称,它们具备适应一切恶劣环境的能力,每个虫族部落都有一位母虫用集中意志来统治,没有个体思想,因此塔米斯悍不畏死,残忍而高效,每到一个星球,它们就会克尽自然之神赋予的神圣职责:猎杀,吞噬,然后进化!稳速航行中的“女武神”星舰发射了一枚定位信标到泰尤利亚星上,登陆穿梭机随即载着泽拉中士的三人小队向星球表面飞去。穿梭机中,泽拉中士和麦拉肯下士、蕾娅下士对面而坐,“这次就是个捡垃圾的任务啊队长,我可是跃跃欲试了很久,看来,只有去丰特斯才能完成男人的浪漫了,哈哈”“据我所知,丰特斯是虫族的主星麦拉肯。”蕾娅整理了一下棕色头发上的发带,她身材娇小,主要负责小队的医疗和通讯工作“洞察力满分,小姐,我真想现在就冲进那帮满肚子粘液的臭虫老家里,把那个什么母虫给扫成灰。好吧,据说它们唯一的女性就是母虫,我真为它们的婚姻感到悲哀。”女兵的蓝眼睛里满是不屑,“说的很好,我会帮你刻在墓碑上的。”麦拉肯是典型的北欧壮汉,胡子拉碴的脸上此刻正露出抬杠的表情,他做了个拉枪栓的动作,把S-18征服者霰弹枪晃了晃“看看这家伙,小姐,没有一种臭虫,能挡的住它的一击。”“好吧,在100米的范围内,也许,你确定每次用这玩意不是为了增大我的工作量?”强忍住笑,蕾娅连脸上的雀斑看起来都红了。“麦拉肯,这次的任务并不简单,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泽拉双手交叉在胸前,思考着。“这个星系正处在图拉睿母星和塔娜族的中间地带,图拉睿拥有银河系最庞大的舰队,他们是这10年对抗虫族战争的主力军,塔娜是唯一能通过感应科技发现塔米斯动向的种族,说句不客气的话,我们人类只能帮帮小忙。”麦拉肯抹了把胡子“我早说过了老大,因为这个任务太简单,只是去捡个垃圾而已。”“多此一举,让图拉睿派遣舰队或者塔娜自己干不是更方便?”“说的也是......”泽拉看了一眼他的部下“问题出在塔娜人身上,信号源只有她们知道,总之下去一切听我命令,小心行动,少校要的是信号源的情况,不是我们的命,明白吗?”“是,队长!”“知道啦。”泰尤利亚是一颗红褐色的星球,地表一眼望去都是赤色的沙土,风速很高,空气中含有大量的硫化物。穿梭机降落在一个平原地带,泽拉一行穿上动能屏障甲和呼吸系统,握好武器从船上走了下来。麦拉肯敲了敲头盔,似乎想把上面的灰尘弄干净“队长,我好后悔下船前没有抽根雪茄。”“得了肺癌的话,还是死掉比较好。”蕾娅说道。“雪茄的牌子和少校的一样,我注意到了,有空告诉吉姆。”“喂喂,我就不能自己买吗,没有同情心的家伙们。”泰星的质量是地球的0.97倍,相似的引力环境让三人行走时没有太多不适感,当然,如果没有这些该死的硫化气体和高温的话。穿梭机通过信标的光学制导选择了降落地点,在步行了5分钟后,他们到达了信标的发射区。泽拉左手掌上举,示意小队停下。“蕾娅,打开热能探测,麦拉肯,警戒周围。”他打开瞄准镜,环顾四周,视野所及除了红色赤土其他一无所有...“队长,11点方向侦测到高热源,数量很多,距离5000米,高速接近中!”“超出狙击范围,高热源吗...可能是自爆虫,不要近战,麦拉肯换中距离步枪听我命令!”泽拉将M-29毒蝎狙的枪管对准11点,凝视枪镜,轻呼出一口气......1分多钟后。“蕾娅,距离!”“3000米,大约有20只,预计2分钟到达!”瞄准镜里伴着翻腾而起的红土,塔米斯自爆虫狂奔的身影逐渐清晰,这些嗜血的野兽就像一只只身长2米巨大化的蝼蛄,黄褐色的复眼里只有残忍的凶光,土黄色的背翅展开,上面有一个膨胀的囊泡,一旦爆炸,其威力足以撕碎可以挡住枪弹的动能装甲。泽拉按动腿部护甲的按钮,注入增压剂(类似肾上腺素),眼前的景象仿佛进入慢速播放。“2500米!”枪镜瞄准...射击!嘭!!!干扰弹瞬间洞穿一只自爆虫,轰!!连带旁边的两只也一起连锁爆炸;上弹...瞄准...嘭!!!这次是五只密集冲锋的塔米斯!红色的尘土夹杂着火焰和酸液冲天而起。“2000米!虫群在散开!”“吼,吼~”嘶哑的叫声已经清晰可闻,泽拉没有停止上弹-瞄准-射击这一连贯的动作,就像他在军营里训练时一样...形成半包围圈的自爆虫在左侧炸开了缺口,还剩十只了!嘭!!八只!“750米!”泽拉迅速扔掉毒蝎狙拔出手枪,大喊道:“麦拉肯!点射右侧虫群!蕾娅和我打左边,囊泡!打囊泡!”哒哒哒哒哒—突击步枪怒吼着,北欧壮汉的眼睛红的像一头发怒的公牛。“嗷!!!!我*你母虫!!!”天空和大地形成了一幅血红色的沙画,遮天蔽日,点缀着斑斓的焰火。就在这时,一只幸存的自爆虫冲出了帷幕,它高高跃起,正下方就是泽拉的小队!增压剂的效果已然消失,但时间此刻仿佛就要凝固了,麦拉肯正弹出过热的弹夹,蕾娅注视着前方的沙雾,举起的手枪还没来得及跟上头顶的自爆虫......看来这是临死前的慢镜回放了,泽拉想到了大脑在绝望状态下的高速运转,他的手枪正对准上方这只虫子的腹部。如果射中,虫体会爆炸,但不射击的话,虫子扑下来一样会死,怎么办?怎么办?泽拉的视线中,大蝼蛄的翅膀慢慢展开,与身体形成九十度,黄绿色的虫翼高速振动,这显然不是垂直俯冲的动作......泽拉猛然收住枪,低下头闭上眼睛,周围在一瞬间又恢复正常速度,自爆虫猛地冲向三人后方20米左右的空地,剧烈的爆炸卷起一阵强风,泽拉几乎无法保持平衡,所幸虫子没有在他们中间自爆,这次命算是保住了。风沙逐渐小了,麦拉肯使劲敲着头盔,面罩上的灰尘已经让他看不见东西了。“我说,这只虫子被沙子迷住眼睛了?这弹着点也太不专业了。”“或者,它们的目标并不是杀死我们。”“啊?”蕾娅紧张地注视着热能探测器“保持警惕各位,我可不认为虫群只会派一波仪仗队。”泽拉站起身,将捡起的狙击枪重新安在装甲后背的枪架上。“不,已经没有关系了,看地面。”三人的视线指向最后一只自爆虫的爆炸点,地表的沙土层被炸出一个直径五米的漏斗状地形,在漏斗的底部露出一块银白色的金属板,泽拉走近了,金属板上面有如线路板一样的条条纹理,淡绿色的光彩在其中缓缓流淌。如果是虫巢的话不可能有金属结构,看来果然还是......泽拉沉吟道,作为一个智慧型的指挥官,他善于思考分析遇到的突发情况,人类最先进的小型突击舰“女武神”号接受过很多危险的任务,而其地面渗透部队执行的一系列破坏、侦查和搜索行动也都在他的领导下保持绝对的高效。麦拉肯跟在后面,蕾娅也走到了金属板面前,她注视着上面的纹路,“这是什么?不是联邦军的制式,外星飞船坠毁在这里的废墟?”不自觉地,蕾娅的手触摸到金属板上...突然,绿光大盛,如同电流一样窜遍她的全身,她感到四肢麻痹,已经无法动弹!泽拉靠的最近,并没有受到绿色电流的影响,但是在金属板的四周已经形成一个球形力场,把他和蕾娅包裹在其中。“麦拉肯,退后!!”泽拉只来得及喊出这一句,他猛地冲向蕾娅,女兵被撞开到一旁,直接飞出了力场范围,在麦拉肯的大声呼喊中,球形力场闪烁着耀眼的绿光,随即,带着泽拉中士一起消失了。。...

  序章“雷.泽拉?”“是的,参议员。”“生于地球旧太平洋区,孤儿,现隶属人类联邦军第十舰队机动作战部士官...你确定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他有这个资质,我曾经是他的入伍教官,德尚先生。”“...我会评估一下的,上校。”

  第一章飞翔的女武神地球历2235年,人类的贪得无厌使得最初的家园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但同时,宇航技术的飞速发展,让殖民者的足迹可以踏向太阳系以外的广阔银河。我们的种族在银河系的历史上还太过年轻,无知且无畏,充满了探索的**。就像当年的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如今我们也碰到了难题。“杰希尔,把星带扫描图给我”“湮灭炉功率20%,冷却稳定,再充能预计30分钟后完成。”“还差一点...”“把信标发到导航雷达上”各种各样,或近或远的声音充斥着耳膜。吉姆上校的军服右肩有一个小皱褶,是昨天刚洗过的那件?他的左耳外廓比右耳要红一点,刚和什么人通过电话吧...视线里的细节也在无限放大。“中士,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一个中等身材,黑色短发的青年站在吉姆少校的对面,在他削瘦的脸上,有一双冷静的眼眸,泽拉的思绪收回了大脑“不清楚长官。”“据那帮绿皮报告,西里安星云的泰尤利亚星上有塔米斯虫的信号反应。”“是塔娜族的报告长官”吉姆吸了口雪茄“对,我不管她们叫什么,重点是你接下来的任务。”“是。”“带着你的小队,搜索信号源附近5公里的范围,找出信号源,以上。”泽拉敬了个军礼,转身离开“中士,还记得入伍前我对你说的话吗?”“...我记得长官”吉姆凝视着泽拉远去的背影“小子,你已经成长了不少,但这次如果呛着水,可就没人会帮你了。”在探索星海的旅程中,人类遇到了友善的塔娜族,这个种族有着和人类完全不一样的发展路线,她们长寿,平均寿命达到了1000年,都有着绿色的皮肤,体型特征基本和人类一致,没有头发,头部有六根肉质卷须覆盖着,一直垂到后脑,哦,但请不要误会,塔娜绝对是人类所见过的外星生物中最优雅,最有魅力的种族。她们是单性繁殖,只有雌性塔娜人,自身基因的高适应性让她们可以和宇宙里任何一种类人生物结合而产生后代,繁衍出的下一代仍然是塔娜女性,同时异星父辈的优良基因序列也会保留在孩子身上,塔娜人并不反对同族通婚,但往往由于生下的后代没有优良的基因而被族人唾弃,“纯血”这个名词在塔娜语里,无疑是贬义的。精神感应力,是塔娜的另一个种族特征,简单来说,她们可以通过心灵来彼此交流,塔娜人把这种行为称之为“接触你的灵魂”,当然,在与异星人的“亲密交流”中,同样可以做到“灵肉结合”,这也许就是塔娜人富有魅力的原因之一。就像有光的地方也有暗,银河中有朋友,自然也有敌人。塔米斯虫族一直以高度进化的顶级掠食者而著称,它们具备适应一切恶劣环境的能力,每个虫族部落都有一位母虫用集中意志来统治,没有个体思想,因此塔米斯悍不畏死,残忍而高效,每到一个星球,它们就会克尽自然之神赋予的神圣职责:猎杀,吞噬,然后进化!稳速航行中的“女武神”星舰发射了一枚定位信标到泰尤利亚星上,登陆穿梭机随即载着泽拉中士的三人小队向星球表面飞去。穿梭机中,泽拉中士和麦拉肯下士、蕾娅下士对面而坐,“这次就是个捡垃圾的任务啊队长,我可是跃跃欲试了很久,看来,只有去丰特斯才能完成男人的浪漫了,哈哈”“据我所知,丰特斯是虫族的主星麦拉肯。”蕾娅整理了一下棕色头发上的发带,她身材娇小,主要负责小队的医疗和通讯工作“洞察力满分,小姐,我真想现在就冲进那帮满肚子粘液的臭虫老家里,把那个什么母虫给扫成灰。好吧,据说它们唯一的女性就是母虫,我真为它们的婚姻感到悲哀。”女兵的蓝眼睛里满是不屑,“说的很好,我会帮你刻在墓碑上的。”麦拉肯是典型的北欧壮汉,胡子拉碴的脸上此刻正露出抬杠的表情,他做了个拉枪栓的动作,把S-18征服者霰弹枪晃了晃“看看这家伙,小姐,没有一种臭虫,能挡的住它的一击。”“好吧,在100米的范围内,也许,你确定每次用这玩意不是为了增大我的工作量?”强忍住笑,蕾娅连脸上的雀斑看起来都红了。“麦拉肯,这次的任务并不简单,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泽拉双手交叉在胸前,思考着。“这个星系正处在图拉睿母星和塔娜族的中间地带,图拉睿拥有银河系最庞大的舰队,他们是这10年对抗虫族战争的主力军,塔娜是唯一能通过感应科技发现塔米斯动向的种族,说句不客气的话,我们人类只能帮帮小忙。”麦拉肯抹了把胡子“我早说过了老大,因为这个任务太简单,只是去捡个垃圾而已。”“多此一举,让图拉睿派遣舰队或者塔娜自己干不是更方便?”“说的也是......”泽拉看了一眼他的部下“问题出在塔娜人身上,信号源只有她们知道,总之下去一切听我命令,小心行动,少校要的是信号源的情况,不是我们的命,明白吗?”“是,队长!”“知道啦。”泰尤利亚是一颗红褐色的星球,地表一眼望去都是赤色的沙土,风速很高,空气中含有大量的硫化物。穿梭机降落在一个平原地带,泽拉一行穿上动能屏障甲和呼吸系统,握好武器从船上走了下来。麦拉肯敲了敲头盔,似乎想把上面的灰尘弄干净“队长,我好后悔下船前没有抽根雪茄。”“得了肺癌的话,还是死掉比较好。”蕾娅说道。“雪茄的牌子和少校的一样,我注意到了,有空告诉吉姆。”“喂喂,我就不能自己买吗,没有同情心的家伙们。”泰星的质量是地球的0.97倍,相似的引力环境让三人行走时没有太多不适感,当然,如果没有这些该死的硫化气体和高温的话。穿梭机通过信标的光学制导选择了降落地点,在步行了5分钟后,他们到达了信标的发射区。泽拉左手掌上举,示意小队停下。“蕾娅,打开热能探测,麦拉肯,警戒周围。”他打开瞄准镜,环顾四周,视野所及除了红色赤土其他一无所有...“队长,11点方向侦测到高热源,数量很多,距离5000米,高速接近中!”“超出狙击范围,高热源吗...可能是自爆虫,不要近战,麦拉肯换中距离步枪听我命令!”泽拉将M-29毒蝎狙的枪管对准11点,凝视枪镜,轻呼出一口气......1分多钟后。“蕾娅,距离!”“3000米,大约有20只,预计2分钟到达!”瞄准镜里伴着翻腾而起的红土,塔米斯自爆虫狂奔的身影逐渐清晰,这些嗜血的野兽就像一只只身长2米巨大化的蝼蛄,黄褐色的复眼里只有残忍的凶光,土黄色的背翅展开,上面有一个膨胀的囊泡,一旦爆炸,其威力足以撕碎可以挡住枪弹的动能装甲。泽拉按动腿部护甲的按钮,注入增压剂(类似肾上腺素),眼前的景象仿佛进入慢速播放。“2500米!”枪镜瞄准...射击!嘭!!!干扰弹瞬间洞穿一只自爆虫,轰!!连带旁边的两只也一起连锁爆炸;上弹...瞄准...嘭!!!这次是五只密集冲锋的塔米斯!红色的尘土夹杂着火焰和酸液冲天而起。“2000米!虫群在散开!”“吼,吼~”嘶哑的叫声已经清晰可闻,泽拉没有停止上弹-瞄准-射击这一连贯的动作,就像他在军营里训练时一样...形成半包围圈的自爆虫在左侧炸开了缺口,还剩十只了!嘭!!八只!“750米!”泽拉迅速扔掉毒蝎狙拔出手枪,大喊道:“麦拉肯!点射右侧虫群!蕾娅和我打左边,囊泡!打囊泡!”哒哒哒哒哒—突击步枪怒吼着,北欧壮汉的眼睛红的像一头发怒的公牛。“嗷!!!!我*你母虫!!!”天空和大地形成了一幅血红色的沙画,遮天蔽日,点缀着斑斓的焰火。就在这时,一只幸存的自爆虫冲出了帷幕,它高高跃起,正下方就是泽拉的小队!增压剂的效果已然消失,但时间此刻仿佛就要凝固了,麦拉肯正弹出过热的弹夹,蕾娅注视着前方的沙雾,举起的手枪还没来得及跟上头顶的自爆虫......看来这是临死前的慢镜回放了,泽拉想到了大脑在绝望状态下的高速运转,他的手枪正对准上方这只虫子的腹部。如果射中,虫体会爆炸,但不射击的话,虫子扑下来一样会死,怎么办?怎么办?泽拉的视线中,大蝼蛄的翅膀慢慢展开,与身体形成九十度,黄绿色的虫翼高速振动,这显然不是垂直俯冲的动作......泽拉猛然收住枪,低下头闭上眼睛,周围在一瞬间又恢复正常速度,自爆虫猛地冲向三人后方20米左右的空地,剧烈的爆炸卷起一阵强风,泽拉几乎无法保持平衡,所幸虫子没有在他们中间自爆,这次命算是保住了。风沙逐渐小了,麦拉肯使劲敲着头盔,面罩上的灰尘已经让他看不见东西了。“我说,这只虫子被沙子迷住眼睛了?这弹着点也太不专业了。”“或者,它们的目标并不是杀死我们。”“啊?”蕾娅紧张地注视着热能探测器“保持警惕各位,我可不认为虫群只会派一波仪仗队。”泽拉站起身,将捡起的狙击枪重新安在装甲后背的枪架上。“不,已经没有关系了,看地面。”三人的视线指向最后一只自爆虫的爆炸点,地表的沙土层被炸出一个直径五米的漏斗状地形,在漏斗的底部露出一块银白色的金属板,泽拉走近了,金属板上面有如线路板一样的条条纹理,淡绿色的光彩在其中缓缓流淌。如果是虫巢的话不可能有金属结构,看来果然还是......泽拉沉吟道,作为一个智慧型的指挥官,他善于思考分析遇到的突发情况,人类最先进的小型突击舰“女武神”号接受过很多危险的任务,而其地面渗透部队执行的一系列破坏、侦查和搜索行动也都在他的领导下保持绝对的高效。麦拉肯跟在后面,蕾娅也走到了金属板面前,她注视着上面的纹路,“这是什么?不是联邦军的制式,外星飞船坠毁在这里的废墟?”不自觉地,蕾娅的手触摸到金属板上...突然,绿光大盛,如同电流一样窜遍她的全身,她感到四肢麻痹,已经无法动弹!泽拉靠的最近,并没有受到绿色电流的影响,但是在金属板的四周已经形成一个球形力场,把他和蕾娅包裹在其中。“麦拉肯,退后!!”泽拉只来得及喊出这一句,他猛地冲向蕾娅,女兵被撞开到一旁,直接飞出了力场范围,在麦拉肯的大声呼喊中,球形力场闪烁着耀眼的绿光,随即,带着泽拉中士一起消失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