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女武神 第二章 最不可能的求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讯好像也暂时中断了,蕾娅眼眶泛红,不明白是所以后悔当初自己的行动但是心急队长,她没办法不停地已发出通讯信号。伊丝肯也丧失了开玩笑的劲头,他声音里带着懊恼。“混蛋的,这鬼东西也不明白把队长瞬间传送到哪里去了...那当然是个瞬间传送装置蕾娅,他死不了。”话但是这么与此同时。“队长,队长,收到请回答,登陆小队蕾娅下士,收到请回答!”没有任何回音,距离力场吞噬泽拉已经过去了十分钟,通讯似乎也中断了,蕾娅眼眶泛红,不知道是因为后悔自己的行动还是着急队长,她只能不停发出通讯信号。麦拉肯也失去了开玩笑的劲头,他声音里带着懊恼。“该死的,这鬼东西也不知道把队长传送到哪里去了...那肯定是个传送装置蕾娅,他死不了。”话虽然这么说,他自己却不敢碰这金属板,两人焦急地杵在原地。。...

  好像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一瞬间,无数电流从泽拉大脑和四肢中针扎般经过,又渐渐消退了。他坐在地上没有立刻起身,用手摸了摸周围的地面...不是沙土,不是有机物,还是金属。四周一片漆黑,看来是掉下来了,泽拉心想,也许蕾娅的好奇心触动了这片废墟的什么机关,不管怎么说,先想办法出去。

  与此同时。“队长,队长,收到请回答,登陆小队蕾娅下士,收到请回答!”没有任何回音,距离力场吞噬泽拉已经过去了十分钟,通讯似乎也中断了,蕾娅眼眶泛红,不知道是因为后悔自己的行动还是着急队长,她只能不停发出通讯信号。麦拉肯也失去了开玩笑的劲头,他声音里带着懊恼。“该死的,这鬼东西也不知道把队长传送到哪里去了...那肯定是个传送装置蕾娅,他死不了。”话虽然这么说,他自己却不敢碰这金属板,两人焦急地杵在原地。

  泽拉用武器照明装置搜索了一圈,大概的周遭环境已经了解了,这是一个正方形的空间,每边长度都在十米左右,地面、墙体和顶上都是和那块金属板一样的材质,不同的只是金属纹理中没有流淌的绿光。花了半个小时把每一块可以够到的墙面都敲击了一遍,没有中空结构,没有暗门,泽拉确定这几乎是绝境了,他同样试着联络队友,很不幸的是通讯信号也断了。

  又过去了五个小时,泽拉甚至用毒蝎狙轰击远端的墙壁,结果就是连一丝裂痕都不曾出现,他非常担心地表的情况,同时,呼吸系统的存氧量也不足10%了,泽拉闭上眼睛,回想起过去的情景......“告诉我菜鸟,你凭什么加入女武神号?”吉姆眯缝着小眼睛,壮硕的身体极具压迫感。“是长官,因为这里是联邦最优秀的部队,我想做最优秀的,长官!”“闭嘴菜鸟!我不管你在士兵学校有多牛,到我这来就他*的什么也不是!你什么都不是明白吗?”“是长官!向你学习长官!”吉姆吸了一大口雪茄。“你跟我过来。”穿过兵营,泽拉跟着少校来到了驻扎地临近的海岸线,“看到前面的大海吗?往前走士兵。”“是长官!”泽拉缓步向前走了一段,海水浸透了他的双脚。“接着走。”吉姆也跟了上来,又走了一段,海水已经没过了胸部。“继续走菜鸟!你没有吃饭吗!”...就在泽拉只剩头部露出在海面上时,吉姆伸出铁钳一样的右手,猛地把他摁进水里,直到泽拉的挣扎越来越弱才松开,吉姆把他拽出水面,泽拉大声地咳嗽,肺部和口腔剧烈地耸动,仿佛从来没有感受过空气的甘甜。“想变成最优秀的,当你渴望成功的**和你现在的呼吸一样贪婪的时候,你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吉姆的目光中只有严酷。

  晃了晃脑袋,泽拉回到了现实中。氧气量8%...他把思绪再次梳理了一遍,如果我的推断没有错的话。他轻轻拉开头盔下沿的气密栓,嗤——头盔被取了下来,呼吸装置已卸载,泽拉凝视着黑暗。“像呼吸一样贪婪。”终于,他缓缓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没有窒息感,没有硫化物灼烧肺部的痛楚,他赌赢了,这密室中是可以呼吸的空气。

  问题确实出在塔娜人身上,泰尤利亚所在的星系离图拉睿和塔娜太近了,在自己边境发现恐怖分子活动当然是本国出兵镇压或者求援邻国,无论如何也犯不上去联合国喊冤吧,最起码这不是优先考虑的措施。从政治角度来说,刚进入星联不久的人类联邦急需建立自己的威望,大老远跑过来做一次搜索任务扮扮国际警察倒也合情合理,可从塔娜人的角度来思考,为什么就一定要请求人类援助搜索呢?

  泽拉捏了捏僵硬的眉心,除了知道这个空间含有氧气,其他的仍然没有改观。他继续思考着,塔娜人发给人类的信息内容是什么不清楚,但军部只派遣了一艘突击舰应该不可能是发现大规模虫群的信息......有一种可能,塔娜人,被要求向人类发送一份看似轻松的求援信息。不,或者说被要挟更贴切。

  嗡——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泽拉的思绪,四周、地上和顶上同时闪过幽幽的绿光,就像是自然之神将生命之水缓缓倒入墙壁的纹理中,眼前豁然开朗。又是什么机关吗?泽拉将武器端在手中,做好随时攻击的姿态,就这么一动不动地静止在那里。

  “你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人类。”泽拉左右看了看,他谨慎地移动到右侧墙壁的旁边,侧身倾听。“请允许我的疑问,泰尤利亚并不适合脆弱的人类生存,是什么,给了你自由呼吸的勇气?”奇怪,声音并不是从墙壁里传出的,而是...而是从脑海里,这是心灵感应!泽拉沉吟了会,他的嘴角上扬,眼光却透着寒气:“塔娜族的心灵感应有个特点,就是在交流的同时,还能感应对方当时脑海里的思想,就和读心术一样,既然你能知道我的想法,那么拆下呼吸器的原因也不需要问了,你就是母虫。真是讽刺,无畏的虫群,也会有求援的这一天。”

  脑海中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感情的波动。“战争永远没有正确,虫群的愿望只是进化,并非毁灭,这不是原生塔米斯的本意。”泽拉接着说道。“我不明白你说的原生塔米斯指的是什么,但被困的如果只有你们虫族,那么你就无法求援,即使你的讯号内容能强迫塔娜人去做什么,但对于人类来说你们只是野兽,当人类军队到达的时候看到只有你们,救援就会变成杀戮。所以,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战争,为什么不表现出自己的诚意呢?我想另一位塔娜人质也应该让我确认一下吧,这就是我取下头盔的原因,你可以不用有氧环境也能生存,但是塔娜族是不可能只靠呼吸系统存活这么久的。”

  声音沉寂了一会,再次响起。“你确实充满智慧,也很有勇气,人类,我是母虫维托。近一个世纪我一直致力于研究塔米斯的历史,设法找出战乱的根源。我们在和平与战争中,选择了后者,也许人类会偶尔在战场上听到虫群来自心灵的怒吼,但那并不是嗜血的狂欢,而是无奈的抵抗。”“说的好,战争对于双方来说都是无奈的。”泽拉的目光环顾四周,仍然没有发现可疑的突破口。“你的想法很周全,不让图拉睿和塔娜人协助我们的原因显而易见,如果盟军在的话,现场就会出现不可预知的情况,一、如果你没有告诉他们关于金属板传送的功能,那么难保会出现非人类种族可能触摸到的现象;二、你告诉他们金属板不可触摸,这就更麻烦了,他们不敢触摸,人类军队当然也不敢。不管哪一种,都会让你的计划失败。相反的,作为敌方就很简单了,虫族假借攻击我们暴露出金属板,在缺乏认知且只有人类在现场的情况下,你成功的几率就大多了,恭喜你,你赌赢了。我来假设一下,你得到了这块金属板,并且俘去了一个塔娜人,这个人在同族中可能有很高的地位,你以此要挟她们,如果要人质存活的话就传达一个讯息告诉人类军部,说在泰尤利亚星有虫族活动,请求支援搜索...这个求援信号,其实就是你母虫发出来的,你的目的,是俘获塔娜和人类来完成某样计划,我说的对吗?冠冕堂皇地宣称厌恶战争,那现在的尔虞我诈又是什么?塔娜人在哪!?你的目的是什么?!”

  “你在不断给我惊喜,人类。”声音中仿佛传来一丝若有若无的叹息,四周的绿色,依然流光溢彩。“塔米斯没有谎言,我只是在履行一个承诺。或者说,这是必须的步骤,塔娜人活着,你会见到她的...可是你也是百密一疏聪明的小家伙,你想过吗?我完全可以直接把金属板安置在地表,那样不是更省事?自爆虫的损失是没有必要的。”泽拉无所谓地抓抓头发。“所以现在换你来告诉我,你到底想得到什么?”

  “就像我所说的,这些都是必要的步骤,人类。”说出这最后一句话,声音消失了,再也没有响起。“闲话聊完了吗......接下来是什么?”泽拉不停地四处观察,丝毫不敢放松警惕。绿色的光芒在墙壁中安静地流动,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说时迟那时快,泽拉向着左侧一个就地的翻滚,迅速远离靠近他右边的墙壁,与此同时,泽拉刚刚贴近的那块墙面出现了变化,一个两米见方的黑色洞口凭空出现在上面,“吼——”一只自爆虫像敏捷的猎豹从里面窜了出来,直奔他而去!这一系列异变发生在短短的一瞬,泽拉只来得及朝远离自爆虫的方向全速狂奔。如此近的距离,即使能够命中自爆虫,他也很难全身而退,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