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女武神 第四章 远古的警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一就我也也没找到了任何没用的线索,但有一天,主要负责搜素的虫族意外发现两块非自然的金属板。虫群对于机械文明也没深入研究,我们不过度依赖任何外在的器械,但引发我兴趣的,是在我去触摸了它以后。”  米凯尔望着维托:“你也被瞬间传送了吗?”  “也没,虽然我却被及时告知泽拉活动着全身的筋骨,缓缓地站立起来,他感觉从来没有这样好过,似乎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力量,苏醒的这段时间,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我的身体一定出了什么问题,泽拉心想。他望向希敏,后者的微笑回礼让他稍稍心安了一些。。...

  作为原生塔米斯的一员,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星系间旅行,寻找各种虫族的起源和历史,寻找开拓新道路的方法,泰尤利亚是目前为止我的最后一站。

  泽拉活动着全身的筋骨,缓缓地站立起来,他感觉从来没有这样好过,似乎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力量,苏醒的这段时间,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我的身体一定出了什么问题,泽拉心想。他望向希敏,后者的微笑回礼让他稍稍心安了一些。

  维托耸耸肩,她叹了一口气:“一开始我也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但有一天,负责搜索的虫族发现一块非自然的金属板。虫群对于机械文明没有研究,我们不依赖任何外在的器械,但引起我兴趣的,是在我触摸了它以后。”

  泽拉看着维托:“你也被传送了吗?”

  “没有,但是我却被告知了一段话。”维托女王闭上眼睛回忆着,“混乱亦有终点,秩序终将降临。警告后世者,轮回无法停止,当条件满足时,屠戮会再次遍布整个银河。”

  轮回?屠戮?泽拉皱着眉头,“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样的条件呢?”

  女王的瞳孔中闪着兴奋的光芒:“这也是我当时的疑问,我认为想要了解这个物体,必须有精通机械科技的种族来分析它,这也许是虫族寻求帮助和理解的开端,所以我试着向塔娜族传达了友好的信号。”

  泽拉点了点头:“塔娜族很友善,并且可以感应到你的呼唤,不过你这样做还是太冒险了,我们毕竟是敌人。”

  女王一边的嘴角上扬,她叉着腰,头发似乎在得意地拂动,看起来分外妖艳:“小家伙,你不要忘记塔娜也是最好学的种族,对于未知科技的探求她们比任何人都要强。不得不说我还是很幸运的,信号发出后不久,塔娜的友好回应和她们的天命超凡号同时来到了泰尤利亚。”

  “天命超凡”号......那可是塔娜舰队中的指挥母舰,泽拉心想,这么大仗势,不愧是公主。

  希敏垂下眼帘,脸色微红地说道:“塔娜族对于这次的行动非常重视......”

  “不要小看她,希敏博士不仅是公主,同时也是考古方面的专家。”维托插嘴道。

  “我非常荣幸,维托女王。”希敏冲女王点点头,“在确认情况以后,为了表示诚意,我说服母亲单独来到了虫巢,经过仔细的分析后,我认定这块金属板应该是一种信标,它具备存储信息的功能,当然,重点就在于如何能够解读其中的信息。”

  泽拉认真地聆听着:“请继续说明博士,我的任务也和了解这件事有关。”

  在讲到技术方面的事情时,希敏博士毫不掩饰自己的狂热,她的语速也似乎变快了一些:“光谱仪测出这个信标的年代大约是在距今五万年前,当时很多目前的星联成员种族还处于未开化的时期,这个测试结果是惊人的,它的出现说明了史前文明的存在,而且是高度发达的文明!”

  说着,希敏走向那块金属板,把手放在上面:“指挥官,正如你所见,信标对我的触摸没有任何反应,这点等下说明,我要说的是在我触摸信标以前,当我用量子光谱仪扫描了信标以后,信标就有了反应。它的核心是一个具有自主意识的AI,它称自己为......普洛仙。”

  泽拉咂了一下嘴,若有所思:“自从2153年的开普勒边境战争以后,星联已经禁止AI的开发和使用,改用辅助型的VI系统,这个远古文明确实相当发达。”

  希敏点了点头,她继续说道:“据AI的描述,他们的文明种族就叫普洛仙人,在五万年前,普洛仙帝国统治整个银河系,不同于我们这个世代的多元文化,普洛仙的政治和经济体系高度统一,他们的武力和科技都超过我们。”

  “但是,如此强盛的帝国,却在短短一百年的时间里完全消亡了,你能相信吗?不是国家体制分崩离析,而是连一个普洛仙人都没有剩下......因为一个叫做守望者的机械文明。”

  “没有人知道它们从哪里来,没有人知道它们什么时候来,守望者从宇宙最黑暗的深处突然而至,遮天蔽日,摧枯拉朽,普洛仙人甚至都没来得及组织起像样的抵抗就被消灭了。它们从一个城市到一个城市,一个国家到一个国家,一个星球到一个星球地执行着屠杀高等文明的行为,一百年后,完成任务的守望者大军就和来的时候一样,突然地消失了。”

  “恕我直言希敏博士,经历过现场的我们三个也许能够相信,但这远远不够。如果守望者真的如此恐怖,那么必须让星联全体都相信并且早做准备。”泽拉是一名军人,军人的特质之一就是严谨。

  “诚如你所言,接下来AI解释了这个信标的作用。”希敏将量子光谱仪放置在信标旁边,并启动了扫描程序,“其实在很多星球都有普洛仙的信标存在,也许是时间太久了,很多都没有被发现。”信标发出嗡——的一声,发散出全息光谱,一个绿色的光球悬浮在信标上方,光球说话了:“人类,塔娜,塔米斯......哦~~我站在一帮低等文明中间。”“同样的话就不用说第二遍了普洛仙。”维托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哦~~就像祖先是敏捷而凶猛的猎手,进化了五万年暴躁的性格依然没有改观,尊敬的女士。”绿色的光球愉快地跳动了两下,“测试已经通过了,信息库数据全部开放,科技能力确定,基因能力确定,救世主计划重新启动。”

  “等一下,普洛仙。”泽拉使劲挠着已经蓬乱的黑发,太多莫名其妙的事情让中士有点头大,“你所谓的测试是指什么?这和守望者有什么关系吗?”

  “哦~~山顶洞君,你们以前也是那么好奇,只不过那时候还不会说话而已。”光球很有腹黑加毒舌的潜质,“请不用着急,我已经等待了五万年,现在会一一回答你们的疑问。我的测试非常简单,当有机体第一次触摸时播放帝国警示,当等于或高于量子科技的设备被检测到时AI启动并告知测试条件,当第二次有机体触摸时检测基因为左旋序列则启动压力测试,测试空间内容可由未参与测试者根据想象自行设置。当测试结果达到AI标准,则数据库开放,被测试者加入救世主计划。”

  希敏对泽拉说道:“现在我们也是刚刚了解整个过程,指挥官,人类是加入星联的高等文明中唯一的左旋基因种族,这就是塔娜军方请求人类支援的原因。”

  泽拉打量着自己的身体:“希望这个计划别在我身上多长个什么器官......你们当初如果将原因向人类军方明说那样就不用交火了,而且现在我的队友肯定在找我。”

  维托女王脸上若有若无透着一份得意:“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通过AI的告知,我们只知道这个压力测试会对有机体施加极端的情况,了解其最大潜力,至于测试成功的标准则并没有告诉我们,所以只能尽量在不杀死你的情况下提高难度,派出虫群让你处于真正战斗的状态,并且极度危险。当你的肉体被传送至虫巢的同时,精神则在我设置的空间里战斗,直到你要自杀时,我被迫安排AI将你的精神传送回来,没想到测试成功了。依我个人的意见,你的智慧很高,不过战斗能力嘛......好吧我有点高估你了小家伙。”

  把雷兽关在笼子里和我单挑......你见过一个步兵打坦克吗大姐,泽拉哼了一声,没有看维托。希敏点头附和道:“泽拉先生,为了确保测试通过这样做确实有点过火,但是维托女王并不会置你于死地,只是想激发你的战斗潜力而已,希望你理解。”

  碰到善解人意型的,尤其是天生具备善解人意技能(读心术)的希敏尼尔斯,泽拉是没办法生气的,他点头答应道:“可是现在应该怎么做呢?我想现在的重点就是这个救世主计划的内容了吧。”

  众人点头,齐齐看向AI普洛仙。

  “是的是的~哦~~现在就是,公布答案的时候咯。”光球仿佛不是个灭绝文明的幸存者,它更像个超市的推销员,“在一个世纪的抵抗中,普洛仙虽然一直溃败,但也逐步在战争中对守望者有了一定的了解。这是一种难以想象的机械文明,每一个守望者都有固定的形态,它们就像一只只悬浮在宇宙中的巨型机械乌贼,体积甚至大过一艘无畏级战舰,数量几乎无穷无尽,没有人知道开发出这些机械怪物的种族是什么。每个守望者具备高度自我意识,它们认为机械文明是有序、规律的,它们带来的是秩序;而有机文明是无序、杂乱的,结束有机文明带来的混乱就要由机械文明来完成。”

  “按你的说法,守望者完成任务并且消失了,它们结束了混乱,那还有什么好担心吗?”泽拉问道。

  “在战争中,守望者屠杀普洛仙人,就像屠杀牲口一样,当然,它们是机械,没有感情,但是机械肯定需要动机,仅仅是杀光我们吗?一小部分科学家将自己封闭在避难所中,希望在越来越少的时间中找到线索,找到希望。”

  “哦~~他们幸运地找到了一些希望,还有一点点知道真相后的绝望,恩,一点点。”

  “守望者并非杀光所有的生命,它们只是将达到一定文明程度的高等种族尽数消灭,低等生物都存活了下来,也就是说,守望者就像是一个循环轮回中的执法者,它们将所有银河系中的生物圈养,当一些种族进化发展出达到标准的文明时,就消灭这个种族,让下一个轮回继续!”

  “我有个问题。”泽拉看着光球,“在叙述一个银河系法西斯的事迹时,你为何如此欢乐?这让你的可信度很低啊......”

  “这是我的性格设置问题。”光球跳了个“∞”字舞,“需要给后世者一点希望不是吗?顺便说下你的吐槽一点也不好笑。”

  “噗嗤——”这是希敏的偷笑声,“哎——”这是维托的叹息声。

  “咳咳——看,欢乐就是希望,言归正传。”光球假装咳嗽两声,“救世主计划包含两部分:第一,就是我的数据库内容,需要达到量子科技才可以解读;第二,将通过测试的左旋基因种族带到普洛仙的秘密避难所,执行计划,坐标就在信息库中,这是环环相扣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