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少深情太徒劳 第6章 撇清关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入口处是个玄关,大理石拼花地面光可鉴人,从吊顶上垂下去一盏造型优雅别致的水晶灯。顾暖熟门熟路的走到鞋柜前,再打开其中的一扇柜门,意外发现她曾临幸过的鞋子,一排排整齐有序的出顾暖熟门熟路的走到鞋柜前,打开其中的一扇柜门,发现她曾经宠幸过的鞋子,一排排整齐的出现在面前,就连排列顺序,都和她离开前一样。。...

入口处是个玄关,大理石拼花地面光可鉴人,从吊顶上垂下来一盏造型别致的水晶灯。

顾暖熟门熟路的走到鞋柜前,打开其中的一扇柜门,发现她曾经宠幸过的鞋子,一排排整齐的出现在面前,就连排列顺序,都和她离开前一样。

没人动过?但是又不对。

顾暖的手指在鞋子上游走,发现这些鞋子没有沾染一丝灰尘,像是被人长期精心打理。

顾暖故意忽略掉心里的那抹悸动,找出一双和自己弄丢的那双差不多款式的鞋子穿在脚上,正准备掉头走人,却在无意间瞥到镜子里的那张脸时,差点没被自己吓死。

被元沐北喷在白色T恤上的红酒渍暂且不表,红脸蛋、媒婆痣和蜡笔小新同款眉毛还滑稽的呆在脸上;这也就算了,原本那张涂满唇膏的血盆大口被她胡乱抹了几下,她以为抹掉了,却不想,大半张脸都被涂的红红的,别提多恶心了!

想起刚才言墨看到她时,只是皱了皱眉,顾暖不得不承认,这货的内心太强大了!

“那个……喂!”顾暖对着里面提高了声调,“借你家洗手间用下好吗?”

“……”

回答她的,是满室寂静。

或许言墨这会儿正在书房忙公事?这想法让顾暖胆肥了不少,穿过走廊往洗手间走。

在这个过程中,顾暖已经将整个公寓打量了遍:

华丽璀璨的水晶灯,她选的;

奢华的欧式真皮沙发,她选的;

柔软的白色绒毛地毯,她选的;

与沙发同款餐厅桌椅,她选的;

低调素雅的淡蓝色窗帘,她选的;

她选的、她选的、都是她选的……

沙发的一角,静静躺着个阿狸毛绒玩具,那是她随手丢的;

茶几上放了本《中外建筑史概论》,那是她从学校图书馆借阅,翻了几页觉得没意思随手扔的;

走廊的墙上挂着成组的相框,满目皆是她和言墨的亲密合影,牵手的、拥抱的、亲吻的……

额咳咳……顾暖红着脸,快速撤离那片少儿不宜区。

一切还是五年前她离开时的样子,就好像她从不曾离开过。

是有人在刻意保持这种状态?这个人除了言墨还能有谁?

顾暖不明白言墨用意何在,开始变得心绪不宁。

她拧开水龙头,捧起大把清水扑在脸上,想借由此,让自己清醒些。眼前的一切,搞得她混乱头大。

顾暖拿起台面上的洗面奶看了一眼,是她用过一半的,只不过隔了五年,肯定过期咯!她随手把它扔进旁边的垃圾桶。

“谁让你扔掉它?”

“啊!啊!”顾暖吓得尖叫,转过身,才发现言墨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身后。

她抚了抚胸口,安慰那颗差点跳出来的可怜小心脏。

拜托!人吓人真的会吓死人的好么?

顾暖发现言墨脸色乌沉沉的,十分难看。

“那个……我用洗手间,跟你打过招呼的,是你自己没有听到,”顾暖试图把自己和私闯民宅的贼撇清关系。

“为什么?”

“额额?为什么?”顾暖不知道言墨怎么没头没脑来了这么一句,她看了看垃圾桶里的洗面奶,“哦哦,那个呀?已经过期了,所以丢掉啊!”

这个回答显然不能让言墨满意,他抓着顾暖的双肩,身体前倾,将她整个人压向洗手台。

“为什么?!”

顾暖看到言墨那双向来淡漠的眸子,此刻呈现出一种类似痛苦绝望的灰败,她整个人都呆掉了:

大哥,我只是扔了瓶过期洗面奶,你不至于吧?

“回答我!”

言墨握着顾暖双肩的手用力收紧,疼得顾暖直皱眉。

“为什么?为什么?……”顾暖被这样的言墨吓的不轻,脑子转的飞快,“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你家门前?其实我只是路过……路过而已……”

言墨的双手下移,握着顾暖两只胳膊肘,将她固定在自己和洗手台面之间。

他俯身看她,两个人的鼻端距离只有一个拳头那么近,呼吸纠缠在一起,乱了彼此的心跳。

他盯着她那双澄澈无辜的眼睛,声音缓慢的,一字一顿的问:“为?什?么?”

他的动作和语气都在告诉她,她的回答,他不满意!

那样固执的一遍遍问着,只是想要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她对他的感情可以说变就变?为什么她前一秒还说着爱他,下一秒就能转身投入别人的怀抱?为什么他对她的所有好、所有宠,她都可以视而不见,连声招呼都不打,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是不是,他言墨在她顾暖心里,就和那瓶洗面奶一样无足轻重,是可以被随意轻贱丢弃的?

可是这个白痴女人,只会给他乱扯!言墨感觉肺要气炸了!

“你是问我……白天那件事吗?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泼你咖啡的!”

顾暖觉得,能让言墨这么生气的,只有白天那件事了。白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不好发作,这会儿逮着机会,怎么不也得给小墨墨报个仇啊?

“我只是不小心手抖了一下,对不起对不起,”顾暖紧张得语无伦次起来,“――哦对了,你的那个什么什么……没……没事吧?”

“呵!”言墨怒极反笑。

他的唇,移至她耳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廓上,让顾暖控制不住的抖了抖。

“你是希望它有事,还是没事?嗯?”

那个“嗯”字,拖出长长的尾音,该死的魅惑诱人!

他这是……在干什么?

如果是以前,这叫男女朋友间的情调,她很受用。

可是现在,他已经有了未婚妻,还对她这样,只会让她觉得羞耻!

“它有事没事,都不关我的事!”顾暖小性子上来了,梗着脖子跟言墨叫板,“如果你非要问我意见,那我只能说:你若不举,便是晴天!”

一丝阴鹫从言墨眸底闪过,铁臂圈住顾暖的纤腰一勾,便将她整个人带进怀里。他指端的力道奇大,捏开顾暖喋喋不休的小嘴,薄唇重重碾压下去!

好个伶牙俐齿的女人,居然咒他不举!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