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踪者 第三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及时补充的就安排好一直这样吧……”这时敲敲门声响了,小李走了进去敬了一个礼地说:“张组长,逐一排查的地方同事找到了了一个收废品的人,他说见过与被害人极为十分相似的人和另外一个人一起,此外在S区的新月小区会出现过。”张忠国:“快把人叫进去,孙越你主要负责一下笔录的记录...

  送走了耿某后,张忠国立即组织大家开了一个案情讨论会。张忠国:“王京告诉我你们对凶手送来的线索有了新突破,孙越你说一下吧。”孙越:“根据我们的推理,凶手留下的线索提示应该是D市的S区,而且据目击者的口供接下来的调查方向,我觉得也应该放在熟人和S区上,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意见。”张忠国:“嗯,那S区的排查就交给孙越、陈宝负责王京协助,熟人的再次问询就交给当地的同志们好了,就由张涛带头,你们如果没有要补充的就安排下去吧……”这时敲门声响起,小李走了进来敬了一个礼说道:“张组长,排查的地方同事找到了一个收废品的人,他说见过与被害人极其相似的人和另外一个人一起,同时在S区的新月小区出现过。”张忠国:“快把人叫进来,孙越你负责一下笔录的记录!”孙越应了一声是。小李带进来了一位长相……额……怎么说那,一看到这个人心里就有一种,……不知道什么的……又极其想什么的……就是想给他一个什么的感觉,长了一对与眉毛极其不对称的小眼睛,鼻子就像塌方的豆腐渣工程,还偏偏是一张瓜子脸,脸上不干净不说穿着破破烂烂,但是头发是又黑又亮,还梳着一个三七分的发型……。这时王京看到来人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我有一种想给他一巴掌的冲动!”张忠国狠狠的瞪了王京一眼,王京吓得缩了缩脖子,孙越悄悄的附在王京的耳边说:“这次咱俩得意见统一了,这家伙长相太猥琐。”王京的脸被孙越这句话直接憋成了猪肝色。小李介绍到:“张组长,这位就是以收废品为生的目击者,叫……你叫什么来着?”说着转头看了他一眼。“那啥,俺叫周富,那个啥,嘿嘿嘿”说着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王京看到他这样下意识的攥了一下拳头。张忠国皱了皱眉道:“我先感谢你能积极提供线索,所以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那个,那个啥,俺就是想稳稳,药似下锁对你闷油用,能油啥奖励木有(俺就是想问问,要是线索对你们有用,有啥奖励没有)。”周富不好意思的问道。张忠国脸色一变道:“如果你提供的线索对我们有帮助,我可以私人给你100块作为你提供线索奖励。”周富搓着手极其激动的说:“那俺这个小西恳定对你闷油用啊!”(那俺这个消息肯定对你们有用)!”王京有点不耐烦的道:“那你快整点干的吧!把那些啰嗦都省了!别净说些没有用的”周富一哆嗦说道:“哎哎好来大凶跌,俺那天在那个小区正手破烂儿来,就看这个隐,酒四这个小同志给俺看的照片上那个隐啊!他身边还根着个隐,就四传来太多,海带节个大口糟子,俺看不清连啊(哎哎好嘞大兄弟,俺那天在那个小区正收破烂儿那,就看见这个人,就是小同志给俺看的照片上那个人!他身边还跟着个人那,就是穿得太多,还带着个大口罩子,俺看不清脸啊)!”张忠国接着问道:“那照片上的那个人你看见他时,他时什么状态?还有你能看出他旁边跟着的人是男是女吗?”周富回忆了一下道:“爱麦芽!俺跟你雪啊!那个大凶跌瞅那样是不是魔怔了啊?严珠子都不带拐弯的啊!他身边那个隐连上戴着个大口糟子,酒三四个女来,那大冷天传的乐厚来衣服俺也看不见奈兜子啊(“哎妈呀!俺跟你说!那个大兄弟看那样是不是魔怔了啊?眼珠子都不会动啊!他身边那个人脸上带着个大口罩子,就算是个女的,那大冷天穿的那么厚的衣服俺也看不见xiong罩啊!”)说着还一脸淫笑的搓了搓那干燥的大手。这时全屋子里的人脸色就像把猪肝扔进了大酱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王京大吼道:“你说话注意点!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周富吓得一缩脖子,嘀咕了一句:“那捏让俺说,俺九实话雪呗,不叫奈兜子叫啥(那你让我说,我就是实话说呗,说不叫xiong罩叫啥)?”张忠国急忙挥手打断他的话说道:“好了!你把具体的地址说一下然后做个身份登记跟小李出去领钱!再把你现住地的地址留一下!”周富大喜道:“哎哎好来,俺一看捏就是个令到!办四嘁哩喀喳的,豆锁令到的脑袋部长毛唉,(哎哎好嘞,俺一看你就是个领导,办事利索,都说领导的脑袋不长毛啊)!”小李一听这话连拖带拽就把他拉了出去,除了张忠国其他人都气运丹田把内伤憋回去了.......张忠国挥了挥手让其他人安排下去,他需要冷静一下!众人争先恐后的逃出了办公室,在走廊里发出了惨无人道的大笑。而张组长摸着脑袋陷入了沉思……周富说是在新月小区的43号楼2单元,再具体的他也不知道。孙越赶忙与王京带人火速赶到了新月小区。这是一栋2年前建好的7层居民楼一共3个单元,每层3户人家一个单元是21户人家,这样调查范围就缩小了很多,在当地派出所的帮助下众人对2单元21户居民作了逐一排查。排查情况却不容乐观,大部分的居民都是原来的住户回迁来的,其中只有6户需要继续深入调查,两户是因为还未建好就去外地与儿女同住的,至今房子是空的。其余四户在别的地方买了新房,把房子租给了外来务工人员。民警主要调查了这四户外来人员,其中三户都是比较配合调查的,单独居住在一楼的男子却十分抗拒调查(我们就称他为租房男),在孙越第二次敲响他家门的时候他在家里用地道的D市话大声的吼道:“喃们似不似哈拉?咋事儿没完没了了啊!俺这上一宿夜班还随不随较了(你们是不是傻?怎么回事没完没了了啊?我这上一宿夜班还睡不睡觉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