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二章 援兵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杨天一个懒驴打滚避过三名骑士的夹击,但还20-300他爬出来就听见脑后一阵弯刀划破空气的尖啸,杨天心胆俱寒,手脚用,整个人就像只大老鼠一般窜出几米,在爬动的过程中,他很清楚的感觉到刀锋划过,带起他的一缕头发。只差一点点,他的脑袋就得和脖子永远是分张扬运气不错,一个鹞子翻身,重新稳稳站在大地之上。。...

  张扬一个懒驴打滚躲过三名骑士的夹击,但还不等他爬起来就听到脑后一阵弯刀撕裂空气的尖啸,张扬心胆俱寒,手脚并用,整个人就像只大老鼠一般窜出几米,在爬行的过程中,他清楚的感觉到刀锋划过,带起他的一缕头发。只差一点点,他的脑袋就要和脖子永远分家。

  张扬运气不错,一个鹞子翻身,重新稳稳站在大地之上。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三个骑军迅速调转马头,又向他冲来。

  只见他艺高人胆大,不闪不避,径直朝其中一个冲去。一人一马隔的不远,只是两三步的距离张扬便冲到马前。张扬高高跃起,侧身踹向马身,手中长刀在那骑士的肋下划一条一尺来说的口子,皮肉翻卷,看起来甚是骇人。

  张扬力气不小,被踹的战马保持不住平衡,轰然倒地,连带着马上的骑士都被摔了个七荤八素。不过另外两人并没有给他补刀的机会,挥舞着弯刀想把他斩于马下。

  张扬以前是杀手不假,但是他没上过战场,并不懂沙场搏杀之术,他擅长的是暗杀,冷兵器里他也只有匕首、短刀、军刺之类的东西才熟,汉朝这种环首刀他实在用的别扭,所以才会如此狼狈。

  两名骑士见张扬没了动作,以为他后继无力,不紧不慢地策马而来,手中的弯刀高高举起,准备给这个不知好歹的反贼一点教训。

  张扬默默计算着距离,准备先行击杀一人的时候。

  “大哥,我来救你!”

  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张扬抬眼一看,却是梁武挥舞着锄头无所畏惧地冲向这里,不自量力的想要救他。

  这小子居然没有逃跑?还算颇有义气。张扬来不及再多想,在梁武吸引两名骑士的注意力之后,高高跃起,把其中一人扑下马来,并且在空中的时候,他长刀挥舞,一头斗大的头颅带着满目的不甘,冲天而起。

  不过张扬也不好受,做完这套动作的同时重重摔在地上,终究不是自己的身体,用着十分生疏。

  力道掌控不佳,欠缺后力,连动作都有一些稍微的变形,张扬默默在心里对自己评价道。

  这是在以前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算是在刚入杀手这行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比这次要强。

  最后那名骑士舍弃张扬,反而策马舞刀向梁武冲来。

  “杀!”

  本来稚嫩的嗓音因为破音而有些尖利,但握着锄头的双手却没有一丝的颤抖,锄头高高举起,猛得向骑士的脑袋砸去。

  张扬拼命的向这边狂奔,只是他无奈的发现,他的速度不论如何都追不上战马。狠狠心,他抡起环首刀,向骑兵砸来。

  张扬没想杀人,和人相比,马的体积要大不少,也更容易命中。

  在张扬的祈祷声中,环首刀狠狠地扎在马屁股上,战马吃痛,把马上的骑士甩下战马。

  “杀了他!”

  张扬面容狰狞,朝着梁武怒吼。

  梁武没让他失望,锄头狠狠地落下,把骑士的脑袋砸得粉碎。

  西凉铁骑连一声惨叫都没发出,死得不能再死。

  梁武触电般松开紧握锄头的双手,待他看清那西凉骑士破碎的头颅时,终于惨叫一声,弯着身子大声干呕起来。

  张扬精神有些恍惚,刚才某一瞬间,他甚至以为自己命不久矣,虽然不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死亡,但每一次在生死之间的徘徊都让他有一种比高潮还爽无数倍的快感,这才是他选择成为一名杀手的真正原因。

  梁武会有这种反应,张扬一点都不奇怪,他见过无数刚入杀手这行的新人第一次杀人后的反应,比梁武不堪的大有人在。只有他自己,在第一次杀人之后居然毫无感觉,就像小时候拿牙签插入萝卜并无二致,有的时候他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就是天生为了杀人而存在的。

  不过,这名西凉骑士却不是梁武杀的,在梁武砸碎他头颅之前,一只羽箭就已经狠狠命中他的咽喉。

  漫山遍野的呐喊声从后方汹涌而来,无数的黄巾军好像黄色的蚂蚁数不胜数,放眼望去,简直是一片黄色的海洋。

  一骑当先,马上的大汉好像铁塔一般,不停地张弓射箭,每一箭便有一名西凉骑兵跌落马下。

  立身中军的董卓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这个时候出现大量的黄巾军对他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西凉铁骑虽然冲破了原先几千黄巾军的阵势,局面也是一面倒的趋势,但偏偏这个时候,黄巾军的援军赶到。整个战场如今已经被搅成一锅乱粥,他很难在短时间内再组织起一次有效的冲锋。而且混乱的骑兵早已丧失了速度,没有冲锋起来的骑兵就是一群高踞马上的靶子,随时等着别人收割。

  “可恨!”

  董卓恨恨地甩甩鬼头刀上的血迹,眼看一场到手的大胜不翼而飞,他如何能够不恨。只是他清楚的知道,如果再纠缠下去,他这一千骑兵说不定得全部交代在这。仗打败还可以再赢回来,兵打光他可就完了,何况这仗也算不上输,黄巾军死的人绝对是他的数倍。

  “收兵!”

  董卓不再迟疑,放声大喝。传令兵迅速鸣金,杀红眼的西凉铁骑居然在听到鸣金后立刻停止追杀敌人,纷纷调转马头,开始撤退。

  张扬抬起头,看看董卓军进退有度的样子,再看看黄巾军混乱不堪,甚至还有逃兵挡住援军的道路,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如何能赢?如果董卓舍得伤亡,再来一次冲锋,谁胜谁败犹未可知。

  董卓觉得他没输,黄巾军觉得他们赢了,至于究竟谁输谁赢,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黄巾军没不自量力的追击骑兵,在象征性地追出一阵后就收兵回来,各自清点伤亡。

  龚都收拢残兵,只要还有口气的都算上,也不过一千人多点,一仗损失大半人马,让他刚刚燃起的豪情壮志瞬间都化成青烟,飘散在空中。

  收拢完残兵,龚都忙不迭地向刘辟道谢。

  刘辟就是赶来支援的黄巾军头领,身份和龚都一样,都是大贤良师张角的弟子,黄巾起义之后各自率领人马响应。刘辟麾下也不过七千来人,比龚都没强多少,整个南阳地区,像他们这样的还有不少。

  除了大督帅张曼成,以及手下有五万余人的赵弘外,像龚都、刘辟这样的小头领还有韩忠、孙夏等数人,这些势力加起来,号称三十余万众。至于这其中的水分,肯定不小就是。

  龚都的军营,士气降到了最低点,哀鸿一片。

  三三两两的士卒靠在一起,双目无神,重伤的士兵被扔在一旁,以黄巾军的条件,救治是不要想了,能不能活命全靠自己。当初的张扬便是这些人中的一个,是梁武费劲气力把他拖了出来,并用自己的食物才把他救活。

  “给,吃吧,吃抱了好睡觉。”张扬随手撕下一条兔子腿递给梁武,连话都和梁武救他时说的一样。

  兔子是张扬自己打的,这年头,黄巾军能每人发块馕饼就不错,如果不是张扬,梁武甚至都没尝过肉味。

  咽了口吐沫,梁武接过兔子腿就着馕饼大口吞咽。还好张扬和梁武不在营内,不然那群饿昏了头的同袍绝对会前仆后继地过来抢夺他们的食物。

  张扬拿着白天从西凉铁骑身上搜出的匕首灵巧地在手上飞舞,本来笨拙的匕首仿佛拥有了灵魂一般,划出耀眼的弧线。不多时,一只烤得焦黄的兔子就在张扬的手下变成一堆肉片,大小厚薄完全一致,仿佛经过精确的计量一般。

  这具身体素质一般,但也不算差,不过相比上辈子他锤炼了二十年的身体就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张扬可不是为了耍帅,他没那个闲心,他只是在更好的适应这具身体。虽说拥有这具身体已有几天的时间,但他还是没有完全适应,不时会下意识地做出前世的动作,但这具身体却不能完全承载。就像白天,如果是前世的他,在跳起来杀了那名骑兵之后完全不会摔倒,甚至还有余力追杀另一人。

  吃饱喝足的张扬和梁武回到营内,合衣躺下,空荡的大营内除了伤兵若有若无的呻吟再无一点声响。

  “系统安装已完毕,是否绑定?”

  刚闭上双眼的张扬耳边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

  张扬睁开双眼,却发现眼前什么都没有,和刚才一样。

  “不用看了,系统在宿主的脑海中,宿主用意念即可和系统交流。”

  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不带一丝一毫的人类情感。

  “什么意思?”

  张扬同样冰冷的声音在脑海中回响,与系统相比,只不过多了一丝人气而已。

  “本系统名叫名将召唤系统,当然,不止是名将,神兵、宝马和一些杂物都可在系统中兑换。”

  “我不需要。”

  “宿主如不需要,系统将进行自我毁灭,宿主也将一并消失。”

  “你威胁我?”

  张扬冰冷的语言终于带了一丝愤怒的情绪。

  “并不是威胁,只是宿主能够重生便是依赖系统,如果宿主不需要系统,那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按上一世的结果,宿主应该死亡。”

  张扬皱起了眉头,半晌,幽幽的道:“解释一下系统的作用。”

  “系统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