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六章 内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西鄂,原赵弘军大营,而如今了成了朱儁的大营。  夜色漆黑,惟有雪花飘飘扬扬。  朱儁的帅帐进去一位客人,此人身长八尺,面如冠玉,仪表堂堂。也不是别人,恰恰在张曼成攻陷南阳,诛杀太守褚贡后,由江夏都尉主动请缨接任南阳太守的秦颉。  刚进帅帐,夜色漆黑,唯有雪花飘落。。...

  西鄂,原赵弘军大营,如今已经成了朱儁的大营。

  夜色漆黑,唯有雪花飘落。

  朱儁的帅帐进来一位客人,此人身长八尺,面如冠玉,仪表堂堂。不是别人,正是在张曼成攻破南阳,诛杀太守褚贡之后,由江夏都尉临危受命继任南阳太守的秦颉。

  刚进帅帐,秦颉便躬身一礼,朗声道:“下官听闻中郎将大人今日大破黄巾贼,斩首十万余,特来祝贺。”

  今日官军在西鄂只是把黄巾军击溃,后来在河滩上也谈不上胜利,直接被官军杀死的大概也就五万左右,但经过秦颉这么一说,朱儁就明白秦颉是要帮自己虚报战功。

  朱儁微微一笑,道:“黄巾贼声势浩大,如此恶略的形势下,秦大人临危受命,以身犯险,力保各县不失,实乃我辈之楷模。”

  花花轿子众人抬,礼尚往来,不外如是。

  言罢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经过短暂的言语交锋,两人已经有了初步的认识。在朱儁的眼里,秦颉能力不俗,又深谙为官之道,撑过眼前的黄巾之乱,前途不可限量;在秦颉看来,朱儁能征善战,深受士卒爱戴,却又并不迂腐,八面玲珑,在朝堂之上能量不小,并不仅仅是一个武夫那么简单,值得深交。

  两人心照不宣,这才言归正传。

  秦颉道:“接到将军军令后,下官不敢怠慢,立刻联络黄巾贼中的细作打探消息,如今已有消息传回。河滩那人姓张名扬,表字不详,并州人士,更多的则不得而知。不过此人与黄巾贼貌合神离,在将军突袭之前就要告辞离去,只是将军来得太快,他不曾走脱。如今他已趁夜离开,身边只有一大汉和一少年,去向不明。”

  朱儁眉头一皱,问道:“并州之人,为何出现在南阳郡?”

  “这,下官不知。”略微停顿了一下,秦颉继续道:“不知将军准备如何处置此人?”

  朱儁神色一冷,幽幽的道:“我若招降此人,众将必然不满,尤其是西凉董卓,此人睚眦必报,今日他损兵折将,必然难容此人。可作此人相貌图样,传令荆州各县,一旦发现立刻枭首示众。”

  秦颉自无不可,沉声道:“下官遵命。”

  朱儁不以为意,仿佛下令处死的是一只蝼蚁一般,又问道:“宛城的事,安排的怎么样?”

  秦颉急忙答道:“将军放心,一切都已安排妥当,如今只需要静待赵弘献城便是。”

  朱儁森然一笑,眸子里尽是杀机。

  宛城北,龚都军营。

  龚都在营中遍寻张扬不到,正好碰见他的部将杜远,遂问道:“可曾见过张扬?”

  杜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道:“龚帅不是答应放他离去了吗?”

  龚都这才想起之前的话,连忙向城门处追来。

  还没到城门口,龚都就看见廖化慢腾腾地从城外外走进来,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虽然对廖化极为不爽,龚都还是急切的问道:“廖将军看见张扬了吗?”

  廖化根本没抬头,只是淡淡的道:“一个时辰前见过。”

  “那他人在哪?”

  “走了。”

  “走了?”龚都算是想明白了,张扬在,黄巾军还能保住一条命,张扬不在命都保不住,还谈什么争权夺位?

  “去哪了?”龚都一脸急色的问道。

  廖化叹了口气,摇头道:“不知道。”

  龚都大怒,道:“张扬小儿,忘恩负义,待我点齐兵马,将他捉拿回来。”

  廖化这时才看到站在面前的是龚都,当下面露不屑,道:“我看忘恩负义的是你龚都吧?若不是张扬,今日我便斩下你的狗头取而代之了,何况若不是他,今日数万黄巾大军一个也活不成吧,不知道你龚都哪来的脸面说别人忘恩负义!”

  “岂有此理!”

  龚都气得满面通红,自去营中点齐兵马捉拿张扬。

  看着龚都离去的背影,廖化心情低落。他本是富家子弟,读过不少兵书,被逼无奈之下才参加黄巾军,可是连张扬这种人才都离开了,他真的很难想像黄巾军还有什么希望。

  龚都点齐五百兵马,怒火冲天准备去追张扬,刚到辕门就被一小兵拦住,对龚都道:“我乃刘帅部下,刘帅让我告诉龚帅,张扬应廖化之邀去投赵弘了。”

  龚都愈发震怒,喝道:“果真如此?廖化小儿安敢诓我,我誓杀之!”

  发完怒,龚都转过头对部将杜远道:“你去联络刘帅和孙帅部曲,今夜我定当斩杀赵弘和张扬两个狗贼!”

  盛怒之下的龚都早把酒宴上答应张曼成要和赵弘和解的话忘的一干二净,本就鲁莽的性格此时更是没有丝毫的理智,恨不得当场把赵弘、张扬斩于马下。

  杜远领命而去。

  龚都也不等刘辟、孙夏的部曲,径直朝赵弘的大营杀去。

  宛城太守府,张曼成苦等半天,不见龚都回返,心里烦闷之时,一员黄巾头目飞速跑来,大声喊道:“赵帅,大事不好,龚都纠结刘帅、孙帅的部曲偷袭我方大营。”

  赵弘装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哭丧着脸对张曼成道:“请大帅为弘做主!”

  张曼成大怒,道:“龚都小儿安敢如此!来人,点二千精兵,随我一同前往赵弘营中一看究竟,本帅倒要看看,这龚都哪来这么大的胆子!”

  刘辟和孙夏一脸苍白,他们实在想不通龚都为何那么没有脑子,官兵就在城外,他还有心情内讧,更糟糕的是,这厮还调动了自己的部属,这下宛城之中可是要引发一场大乱。

  待张曼成率军赶到赵弘营中之时,赵弘大营早已是火光冲天、杀声四起,各路黄巾互相攻伐,难辨你我,每个人都疯狂的攻击着身边不认识的同袍。

  此时的龚都也是一头雾水,在他刚到赵弘营外的时候,赵弘的大营就已经乱了起来,他还以为是杜远搬救兵先到,随即便加入了战团。只是杀来杀去他并不知道他杀的到底是属于谁的部属。

  黑暗中,响起一声疯狂的呐喊:“奉大督帅龚都将令,斩杀叛贼张曼成、赵弘、孙夏、韩忠、刘辟者赏千金,封小帅!”

  搞不清状况的龚都差点一头从马上栽下,他根本搞不清楚什么时候自己成了大督帅,还要斩杀除他之外宛城内的所有黄巾将帅。

  被包围的张曼成勃然大怒,这龚都不仅仅想要杀死赵弘,这是连他张曼成也不想放过啊。不过黑暗中“龚都”的人马攻势凶猛,容不得他分心。

  张曼成的亲卫将管亥大急,对张曼成道:“大帅,形势不利,不若退回宛城,聚起大军再说。”

  张曼成环顾左右,道:“回宛城的退路已经被堵死了,先去赵弘营中暂避,不过先把赵弘、孙夏、刘辟、韩忠都给我控制起来,如今谁也不能相信。”

  此时,宛城内张曼成大营,悍将周仓得知张曼成被围困在赵弘营中,大惊失色,也顾不得确认消息的真假,急急忙忙点起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向赵弘的大营杀来。

  此时离开宛城十里之遥的张扬三人才看到宛城上的冲天火光,不过此时张扬和黄巾再无关系,他犯不着再跑回去,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各人有各人的命数,听天由命吧。

  次日清晨,朱儁升帐召集众将议事,秦颉把得来的情报告知众人。

  孙坚听完神色一动,道:“这张扬实乃将才,将军何不招至麾下?黄巾军若无此人相助,破之易也。”

  秦颉闻言忍不住掠了孙坚一眼,暗道此人心胸宽广,勇武非常,日后定非池中之物,这种人不可交恶,有机会还是打好关系为上。

  朱儁还没说话,袁绍皱眉反驳道:“文台此言差矣,此贼不过一贱民耳,何德何能与我等同朝为将?况且若赦免此獠,各地贼众纷纷效仿该当如何?若大军退走之后他们复起,则我大汉江山何日可宁?此例断不可开。”

  董卓愤声赞道:“本初此言极是,贼寇者不分男女老少皆当诛杀殆尽,斩草除根,方能永绝后患。”

  董卓说的高兴,却不知道袁绍看他的表情无比鄙夷,想他不过一良家子,在袁绍的眼里和张扬这种黄巾贼寇也并无太大区别。

  孙坚脸色十分难看,他的家世也算不上好,虽说他自称兵圣孙子之后,但说到底不过吴郡一富户耳,袁绍的话理所当然的包括他在内。不过他没有发作,反而对朱儁道:“贼兵数量庞大,且有张扬之勇兼宛城之固,我军兵少,急切之间难以攻下。”

  朱儁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幽幽的道:“无妨,张扬虽勇,却已孤身出走,不过一亭长便可擒之;宛城虽坚,但吾自有计谋,若无意外,数日之内定当攻克宛城。”

  朱儁此言一出,众将大吃一惊,不明白朱儁哪来的自信,却又不好开口细问,只好把疑问憋在心里,反正过几天自然就见分晓。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