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低头 第001章 公厕事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决不低下头第001章 公厕事件的全文深度阅读,男人唯一的失败也不是也没女人不喜欢他,不是不喜欢过他的女人会觉得自己瞎了眼。那一天,生活……给我...那一天,生活给我上演了一出三流闹剧,我也脱离了应有的生活轨迹······2003年9月1日,大三下学期新生活的第一天,天气不错,而我的心情却不算美丽,住宿费交费处前排成了长龙,堵得人心塞。。...

  男人最大的失败不是没有女人喜欢他,而是喜欢过他的女人觉得自己瞎了眼。

  那一天,生活给我上演了一出三流闹剧,我也脱离了应有的生活轨迹······2003年9月1日,大三下学期新生活的第一天,天气不错,而我的心情却不算美丽,住宿费交费处前排成了长龙,堵得人心塞。

  望着眼前和烤串儿一样的肥男靓女,我感到一阵儿尿急,实在失去了再坚持奋斗下去的耐心。

  小跑冲到三楼的卫生间,却见这里队伍的长度并不比楼下逊色几分,看来和我志同道合的还真是不少。

  生理问题哪里是光靠意志就能控制的,活人难能被尿憋死?我转念一想,就立即转战离此最近的学校礼堂,那里的卫生间要比这里宽敞明亮的多。

  一路狂奔,我顺利的来到礼堂二楼的卫生间。

  “哗哗哗······”生理问题得到解决,这感觉别提有多舒爽了,仅次于······提好裤子正欲离开,一阵哼哼声拖住了我的脚步,停下来一听,这销·魂的声音正是从大号房里传出来的。

  嘿嘿,这肯定是哪个屌丝男看着MP4里的岛国动作片在撸呀撸呢,我想到这里,就有心想过去开个玩笑。

  “咚咚咚!”

  “喂喂!里面干什么呢。我们是校保卫处的。”我一边用力的敲着门。一边捏着鼻子压低嗓门喝到,我这个逼装得还算威严,心想绝对会把里面那个猥琐男吓个半死,说不定还会造成个阳痿什么的······想到这里心里不禁一阵恶趣味。

  “哎呀,先别开门,人家衣服还没弄好呢。”

  “你快点,没听见外面是保卫处的嘛。”

  咦,怎么是一男一女两个声音,莫非我真遇见了实战的?我顿时哑然。

  虽然每天晚上,宿舍楼后面的草丛中不乏打野战的露水鸳鸯,我早已习以为常。可敢这样青天白日的在厕所里玩墙咚,还是让我大跌眼镜。

  我知道自己玩笑开大了,为了避免尴尬的场面,正准备开溜儿。没想到这时门利索的打开了。

  等我看清楚里面的人,就不止是大跌眼镜了,我艹,熟人呀,居然是“贱男春”。

  “贱男春”在我心目中一直保持着一对狗男女的完美形象,男的叫甄健,英语系的猥琐男,面黄肌瘦的,走起路来总是躬着个身子,活像个大虾米。我曾一度怀疑这家伙不是个吸白面的也是把威哥当宵夜吃的。

  原本英语系是最不缺美女的,可甄健这小子形象太差又好色,愣是在本系找不到一正经女朋友,不知道是哪个路人甲拉的皮条,他最后成功的搭上了计算机系郝娇春这辆“公共汽车”。

  对于这件事,在这个拼爹的年代,我并不感到奇怪。

  郝純纯的姿色在我们班属于“镇班之宝”的级别,尽管本班只有四个女生,但这也丝毫不能动摇这位大姐的江湖地位。

  这个人很有特色,一个“骚”字就可以概括出她身上所有的“优良品质”,非要让我用三个字概括的话,我只能说是“骚”“浪”“贱”了。

  “贱男春”这个称号是咱冠名的,其灵感得益于我的女神柳冬晴,她是甄健的表姐,比我们都高一届。

  有一次我们在校外偶遇甄健郝娇春,柳冬晴热心的上前打招呼“嗨!郝娇春,甄健!”

  由于是她语速稍微快了些,听着像“好叫春真贱!”,郝娇春当场翻脸,甄健那贱骨头也一个劲的埋怨,搞得我女神很是尴尬。

  我这人有一毛病,你可以扇我脸,但不给我女人脸就不行,尽管她可能并不把我当她男人。

  于是我当时就说:“你们看啊,你俩这名字在一起时还真不好叫,容易产生误会,以后就叫贱男春吧,和名酒的名字一样,简单又好记。”

  从此,两人看我的目光就好像我挖了他们家祖坟一般。

  时下正值九月秋老虎,天气还是比较闷热,郝娇春穿了一条黑色迷你裙,估计刚才激,情过了头,又被我一诈唬,还没有收拾利索,一条大白腿就赤条条的映入了我的眼帘。

  “莫寻欢!?”甄健也没想到会是我。

  “呵呵,就是个玩笑,别介意,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我瞅了一眼,还在往肩头拉扯着隐形带的郝娇春讪讪道。

  “兄弟,都是年轻人,你可以理解的,你看这个事······”我正转身离开,却被甄健一把拉住,往我手里塞了几张红票,满脸堆笑。

  虽然我平时和他们的关系不怎么样,但也不至于拿这个事来做文章。

  我也笑道:“你放心,我懂的,我懂的·····你在你表姐面前多帮我努努力就行。”

  说实话,我真没把这个事放在心上,把钱退了回去,就回了宿舍。

  躺在床上,我有点兴奋,毕竟刚才是真人秀呀,对于我这样的雏儿来说,不管是那个香艳的场景,还是那销·魂的声音,都是极具诱惑力的。要是刚才的主角换成我和柳冬晴······“嘟嘟嘟······”正在我梦枕黄粱的时候,腰间的传呼响了,我擦了下嘴角的口水,翻看起传呼起来。

  “寻欢,一个暑假不见,有些挂念,下午六点校礼堂小酌,不见不散。晴晴。”

  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柳冬晴竟会主动约我,而且还是喝酒。

  我和她的关系虽然还不错,但并没有确立男女票关系,要知道我们农大狼多肉少,像柳冬晴这种颜值的,不知有多少只狼在惦记着呢。

  柳冬晴让我来形容,就简单两个字,漂亮,详细点说,就是前凸后翘腿子长,男人看上一眼,就会想入非非那种。

  好不容易熬到了五点半,我早已按耐不住已经放飞的心,迅速赶往礼堂二楼,估计学校要是允许出租车进来,我早就打车去了。

  坐下等了二十分钟,就见一个倩影上了楼梯,正是我的女神,她今天并没有走以往的小清新风格,而是穿了一件略微开放的黑色无袖连衣裙,严谨中又不失妩媚。

  招呼柳冬晴坐下后,我就要了一件科罗娜,在女神跟前怎么能跌份儿。

  柳冬晴看起来兴致颇高,笑得面如桃花,但是酒却喝得不多,只是一个劲儿的劝我喝,说到多晚都会陪我。

  我一听这话,更加兴奋起来。

  俗话说得好,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呀。

  我一边豪放的吹着瓶儿,一边挖空心思的给她讲笑话。

  柳冬晴时不时地“咯咯咯”的轻笑出声。她笑时的样子更让我着迷。

  不知不觉,两箱卡罗纳就被干光,当然九成都是进了我的胃里。

  “晴晴,你知道我喜欢你,咱们今天出去住,你说去哪儿?银都还是海德?我,我今天有钱,有钱,你放心······哇······”

  “寻欢你喝多了,别在这儿吐,来,你站起来,我扶你去卫生间······”

  这就是我关于九月一号最后的记忆。

  “啊!你是谁?!”一觉醒来,脑袋生疼,睁开朦胧的双眼,我却被眼前的这张老脸吓了一跳。

  我床头正坐着个五十多岁的大叔,还和看妖怪似的盯着我。

  “大叔,这儿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我揉揉惺忪的睡眼问道。

  “我说你们现在这些孩子呀,喝点儿酒真是什么都敢做,这是学校保卫处,你昨天喝多了,有同学叫我们领你过来的。赶快回自己宿舍吧,等着受处分。”这大叔说话还算和善。

  “大学喝酒不是不管么?”我一脸懵懂的望着他道。

  “喝酒,小伙子,你闯祸了,这事儿我还真不想说,你回去就知道了。”

  我满心狐疑的离开了保卫处,晃晃悠悠的朝自己的宿舍楼走去。

  途中我遇见路人乙同学,得知我昨晚闯了女厕所,而且这一消息是被“贱男春”捅给校方的,处分决定已经张贴出来,校方给我罗列的罪名是有伤风化,道德败坏。

  我顿时明白了这是个阴谋,而且是精心策划的那种。

  两眼一抹黑,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宿舍。

  进门后,一头扎在了床上,昨晚的酒劲儿还没完全散去,我完全回忆不起后面的事情。

  “咚咚咚!”

  就在我和该死的记忆做殊死搏斗的时候,宿舍外响起了敲门声。

  “晴晴,没事的,我在找一下学校,看有没有回旋的余地,毕竟我是在喝大了的情况下·····”

  开门一看是柳冬晴,我怕她着急,故作轻松的想安慰她一下。

  “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什么都没做!”

  柳冬晴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引的旁边几个宿舍的男生都出来看热闹。

  柳冬晴并没有给我继续当暖男的机会,在塞给我一张纸条后,转身逃离,在她转身的瞬间,我似乎的看见了她眼眶中的泪珠。

  “晴晴······”

  在喊了几声未果后,我悻悻的关上门,坐在铺上打开纸条,还没看到一半,头就懵了。

  意料之中,闯入女厕的事情果然是“贱男春”做得局,没想到的是柳冬晴居然是他们的帮凶,当时她扶我进的根本就是女厕所,所谓的有女生露肉被我看见,那个女生自然是郝娇春,不用说在现场拍下照片的一定就是甄健了。

  心似乎沉到了湖底一般,有种说不出的压抑和冰凉。

  信接下来的内容和肥皂剧里如出一辙的俗套,无非是些什么对不起,迫不得已,她真的有苦衷,不求我原谅,以后没脸再见我之类的。

  我心中冷笑,我他妈的都被开了,你就算有脸也得能见的着才是。

  抽了支烟,我镇定了些,又把信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想找出能证明我是无辜的证据。

  直到那张纸在我手中都被揉的都可以用来擦屁股的时候,我也没能找出有能证明我是被陷害的内容。

  信没从头到尾没有称呼过我的名字,一直提的也是“那件事”“我参与了”云云。

  “好深的心机!”我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平时看起来傻白甜的柳冬晴,突然让我感到无比的陌生。

  有的时候,不但要向钱看,还要真的向前看。

  又点了一支烟,在吐出第一个烟圈后,我开始为以后的事情盘算。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