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爸 第3章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他派回来的手下,找错了人人了!三年,他痴心错付了苏迎美三年!并且,未婚生子?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明白?么那个孩子,是他的骨肉?的话啊这样,那啊命运弄人!命运弄人啊!本来她就是被硬拉过来的。。...

他派过来的手下,找错人了!

五年,他错爱了苏迎美五年!

而且,未婚生子?

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难道那个孩子,是他的骨肉?

如果真是这样,那真是造化弄人!

造化弄人啊!

等江凌云回过神来的时候,苏越溪正站起身,准备往门外走去。

本来她就是被硬拉过来的。

刚才苏迎美不仅揭她伤疤,还让她滚蛋,她也懒得多管闲事了。

“越溪,你先别走!”

江凌云突然伸手拦住了她。

“怎么?你要跟她一起滚?”

苏迎美嗤笑道。

“让我滚?别到时候哭着喊着求我留下。”

江凌云冷笑一声。

苏迎美不屑道:“求你留下?别天真了!”

“等我参加了龙帅的解甲大典,整个云城的阔少都任我挑选,你一个没用的备胎,还入得了我的眼?”

开玩笑,那可是龙帅的解甲大典。

没看连陈家大少陈浩飞,都开始讨好她了吗?

江凌云这样的穷兵蛋子,能当她的舔狗,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万万没想到,江凌云突然转身,举着手中的木牌,对苏越溪单膝下跪,郑重道:“越溪,你愿意嫁给我吗?”

轰!

苏迎美和陈浩飞全都傻眼了。

上一刻还在苦苦哀求苏迎美嫁给他的人,竟然转而向小姨子求婚?

当初苏迎美只是个三流家族的小姐,都心甘情愿当舔狗。

如今苏迎美拿到了龙帅邀请函,却不愿意继续跪舔了?

这个男人在想什么?

脑回路怎么跟寻常人不一样?

苏越溪愣在原地,以为自己听错了。

江凌云满眼真挚,重复道:“苏越溪小姐,请你嫁给我,好吗?”

“我江凌云对天起誓,从今以后,不会让你再受任何委屈。”

“如果你愿意接过我手中的龙符,我便许你一世荣耀。”

苏迎美暴跳如雷:“江凌云,苏家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备胎。”

“现在你向苏越溪这只破鞋求婚,是故意打我的脸吗?”

“滚!否则别怪我真打你的脸!”

江凌云一声怒吼。

胆敢骂苏越溪是破鞋,找死!

“妈的!”

苏迎美气得牙痒痒,“本来我还对你有那么一丁点愧疚,现在我宣布,你我之间两不相欠!”

“等我参加完龙帅的解甲大典,立刻让人毙了你!”

苏越溪看着江凌云递过来的精美木牌,有些晃神。

她想起了自己的女儿,整天吵着要爸爸,又想起了奶奶和大伯,正谋划着把她嫁给那个好色的王家大少…

“我愿意!”

苏越溪深吸一口气,突然伸手,接过了江凌云手中的木牌。

江凌云心中狂喜。

而苏迎美却疯了,捋起袖子就要上来揪苏越溪的头发,“说你是破鞋都抬举你了!”

“老娘不要的东西,你还当个宝,苏越溪,你真是贱到家了…”

啪!

江凌云反手就是一个耳光,响亮地甩在苏迎美的脸上。

刚才他已经警示过苏迎美了,结果对方不知悔改,还敢骂苏越溪是破鞋,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苏迎美一脸的不可思议。

舔了自己五年的男人,竟然为了苏越溪这只破鞋,打她耳光?

江凌云冷冷扫了苏迎美一眼,开口道:“从现在开始,苏越溪就是我江凌云的女人。”

“犯她者,我必杀之。如不悔改,全家遭罪!”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从今往后,苏越溪,就是他的逆鳞。

苏迎美心脏猛地一颤。

这还是她心目中的舔狗江凌云吗?

“越溪,我们走。”

江凌云拉起苏越溪的手,柔声说道。

苏迎美突然冷笑:“苏越溪,别忘了我爸和奶奶已经替你找好了婆家。”

“你要是真的跟这个男人走,奶奶一定会把你们一家都赶出苏家产业。”

“到时候,你爸受得了你那刻薄的后妈吗?而且,没有了苏家,你拿什么养那个小野种?”

闻言,苏越溪浑身一僵,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知道苏迎美没有吓唬她。

尤其是苏迎美拿到了龙帅的邀请函,在苏家风头正盛。

她的话,老太太一定会听。

看到苏越溪迟疑了,苏迎美立刻得意了起来,“苏越溪,看在昔日姐妹情分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这个男人,你是不要呢,还是不要呢?”

“越溪,跟我走。”

“有我在,没人欺负得了你!”

江凌云霸气凌云地说道。

苏越溪芳心一颤,鬼使神差地就跟着江凌云走出了包间。

苏迎美歇斯底里地怒吼道:“舔狗和破鞋,真是绝代双贱!”

“没关系,很快我就会让你们这对狗男女,跪下来求我饶命的!”

出了咖啡馆,苏越溪立刻抽回了自己的手。

“江凌云,我知道你刚才向我求婚,只是为了挽回自己的颜面…”

“我不是!”

江凌云连忙否认。

苏越溪摆摆手,“你用不着安慰我,我早就不是爱幻想的小姑娘了,现实什么样,还是分得清楚的。”

江凌云急了:“越溪,我真的不是那种为了颜面,就见异思迁的人。”

苏越溪沉默。

一个能守住五年承诺的男人,还真不能用见异思迁来形容。

“刚才你应该也听到了,我未婚先孕,带着一个四岁半的女儿…”

苏越溪突然开口道。

说到女儿,江凌云的神情有些激动,“越溪,你有女儿了,我太高兴了….呃,不,我的意思是,我一点都不介意。”

苏越溪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你刚才只是一时冲动,现在还没认清形势吗?”

“苏迎美可是拿到龙帅大典邀请函的人,她马上要带着苏家飞黄腾达了,而我不仅带着个拖油瓶,还是苏家最不待见的孙女。”

江凌云无所谓地笑道:“什么大典邀请函,我要是开口,想要多少都可以。”

“没想到苏迎美拿它当圣旨,狐假虎威。”

“再敢惹毛我,我让她和她父亲在大典上出糗。”

苏越溪白了他一眼,“以前听苏迎美说起,我都觉得你是个痴情的好男人。”

“现在才发现,你还怪会吹牛的。”

江凌云正色道:“越溪,我没骗你,你要是想去那个解甲大典,我带你进去。”

苏越溪觉得他是受了刺激,不想再听这些大话,干脆直接问道:“所以,你真的想做我女儿的爸爸?”

“当然!”

江凌云赶紧点头。

那是他的亲骨肉,能不想吗?

苏越溪眉毛一挑:“那你跟我去幼儿园接她放学吧!”

“刚才我说的愿意不算数,得过了她那关才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