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与尔共朝暮 第3章 冲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白杏雨一听这话登时就不很愿意了,见状一步靠她更近,紧紧地地盯着她,气势逼人:“你什么意思?”“字面上的意思。”“你……”“表姐的话听不懂,我是会给你作出解释的。”白杏“你……”。...

白杏雨一听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上前一步靠她更近,紧紧地盯着她,气势逼人:“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你……”

“表姐如果听不懂,我是不会给你解释的。”

白杏雨咬牙切齿地瞪着她,冷笑一声:“我看你还挺牙尖嘴利的,那平时装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给谁看呢?”

“这位小姐,如果你没有什么要紧事要跟白小姐谈,麻烦你先走吧。”一旁静坐了许久的顾言深觉得她十分碍眼,他竭力保持良好的修养不对她说些难听的话,脸色也沉了下来,语气微冷地说道。

于是白杏雨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了顾言深的身上,不由得被惊艳到了。见这男人五官冷峻,墨黑的发丝垂在脸侧,微抿的薄唇线条性感,最诱人的是那一双深棕色的眼睛,清冷中带着锋芒,整个人说不出的尊贵清傲。

这颜值,这气质,少有女人能不动心吧?

虽然白杏雨没有见过顾言深,但她知道今天白景迁去青云集团谈合作项目,对于这男人的身份也能猜个七七八八,心里蓦然涌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脸上带着讥讽的笑意说道:“这位贵公子看起来很维护表妹嘛,我说今天怎么这么嚣张,原来是傍上大款了。”

餐厅里有不少人都往这边看过来。顾言深的脸彻底黑了下来,冰冷的眼神犀利地盯着她,语气彻底冷了下来。

“今天没吃药,嗯?”

原本念在她是个女人的份上想给她留点面子,但她这样给脸不要脸的话那他说话也没必要客气了。

“你……”

“表姐今天是不是喝了一整个醋坛子?不然我怎么听你的话都飘着一股酸溜溜的味道?”白景迁极有风度地优雅笑着,说出的话不难听却也是丝毫不留情面。

“我看她没吃醋,倒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不然嘴巴怎么这么臭。”

顾言深冷冽而高傲地配合着白景迁说道。他向来不屑与人作口舌上的较量,但是在没有办法跟对方动手的情况下,言语上的刺激显然更能让人不适。

见这几人气氛越发不对劲,一个服务生凑上来扯出勉强的笑意说道:“几位客人如果有什么矛盾私下解决好吗?现在还有很多客人,这……”

可是显然没人将他的话听进去。

俩人的一唱一和让白杏雨的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紫,她气急败坏地瞪着白景迁,眼中掠过一丝恨意。突然她抬起手,朝白景迁的脸狠狠扇下去!

围观的一些人不禁发出了惊呼,有些人甚至拿出手机拍照录视频,刚才的服务生也欲上前阻止。白景迁反应极快,往旁边一躲闪,堪堪避过了她的巴掌,只是额头还是被她长长的指甲划了一道一厘米长的血痕。

白杏雨看她这副狼狈的模样,脸上的笑容更是嚣张得意,再度抬手还想给她一个狠狠的教训,她的右手腕突然被人扣住用力往外一拉,她一个重心不稳蓦然跌坐在了地上。

“哪个混蛋动的手?”白杏雨连忙起身,却觉得自己脚腕一阵疼痛传来,似是崴了脚,令她立马又跌坐回去。察觉到众人传来的戏谑目光,前所未有的羞耻感令她心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烧,使她愤怒地质问着。

她抬头,原本愤怒的火焰在对上顾言深冰冷的眼神时似被泼了一盆冷水狠狠地浇灭。

为什么他的目光会是这样?

原本温润如玉令人如沐春风的眼神此刻竟如冰山一般冰冷,直勾勾地盯着她令她的后背升上一股寒意,一时间竟忘了发怒。只见他冷若冰霜的目光缓缓移到她的左手上,仍然在笑,温和的笑,却沾染上嗜血的味道。

“这位小姐如果不想要你的左手,我可以帮忙动手废了它。”

白杏雨的心狠狠一颤。

“我不想对女人动手,不过你要是实在不知天高地厚,我不介意教教你做人的道理。”

他淡漠地说完,懒得再去看她惨白的脸色。从兜里掏出一张创可贴递给白景迁,眼里闪过微不可察的心疼:“先贴着,等会儿我带你去看医生。”

白景迁欲言又止,其实这点小伤犯不着去看医生,但看他难看的脸色又住了嘴,这个时候反驳他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三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气氛越发冷凝沉重,围观的群众并没有上去缓和气氛的想法,见没有戏看也纷纷散去,也没人去理会跌坐在地上的白杏雨。这个女人看起来不像个省油的灯,还是别去招惹她为好。

白杏雨狼狈地坐在地上,脚腕的疼痛让她无法起身,她被气得脸色通红,愤怒地对顾言深说:“顾先生不打算扶我起来吗?”

顾言深毫不掩饰脸上的厌恶,俊颜冷硬,语调肃冷:“抱歉,我并没有这个打算。”

“顾言深!你别太过分了!”

这时服务生小心翼翼地凑上来扶起白杏雨坐在一旁的座位上,这疯女人刚才打人动作太快想拦都拦不住,他的存在根本就被人忽略了,心头也是郁闷自己倒霉碰上这档子事。

“几位顾客,有事好好说,怎么还动手呢……”

“你们老板呢?”顾言深没有心思听他废话,直接问道。

“老板在、在二楼。”服务生是个年纪轻轻的男生,原本社会资历不深,这会儿看着顾言深的脸色竟被唬得结巴起来。

“让他滚下来。”

他心头憋着一团怒火不好发泄,也懒得控制自己的言语。男生眉头一皱,这什么态度?想与他争论,但这男人衣着气质一看就知道地位不低,万一惹怒了他自己饭碗不保怎么办?这几个客人怎么一个比一个烂脾气?

他在心里腹诽着,一边往二楼走去,老板很快被叫了下来,当他看见顾言深的脸以及那称得上黑如锅底的脸色,心中只掠过一个念头:完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