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尸寒 第三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通常情况下是不弹的,的话弹出来,那么只要你琴音全部覆盖的范围内所有的不具备听力的生命都要发狂,奔溃。魔天行也不很清楚,为什么这位在各个方面都勘称非常非常优秀的女孩子对于音律却如此的反应迟钝?我们走过钢琴,是一组现在的市场上最流行的的布艺沙发,精巧细致的茶几上放着一组景德使用面积228米的房子,四室落地明厅双卫的格局,完全是浅色调的装修,进屋子的第一感觉就是明亮,心胸都为之一畅,在方厅正中摆着一架白色的钢琴,指尖随意划过,就会流出一串清越的声音。但魔天行知道,这钢琴只是个摆设,菲儿一般情况下是不弹的,如果弹起来,那么只要琴音覆盖的范围内所有具备听力的生命都会发疯,崩溃。魔天行也不清楚,为什么这位在各个方面都堪称十分优秀的女孩子对于音律却如此的迟钝?走过钢琴,是一组现在市场上最流行的布艺沙发,精巧的茶几上放着一组景德镇的茶具,旁边是一叠本来应该是整整齐齐,但现在已经铺满茶几的资料。对面的墙上是LG最新上市超薄电视,这款电视让菲儿自己改装了,“兼职”多项工作,不但可以日常使用,更可以用来监听许多别人根本无法探查的事情,还可以与世界多个同行直接联系,取得很多机密的第一手资料。四个卧室,一个主卧,一个书房,一个工作室,一个健身室。魔天行依次的走过,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镜片后的眸子中没有了昔日的精芒,却多了些柔和的光。。...

  菲儿的家可以称得上是绝对的风情,绝对的享受,虽高贵却不奢华,可见主人的心胸与品味。当然,没有任何人可以进入菲儿的家去感觉这种风情与享受。这里除了菲儿之外也只有魔天行才有资格进入。

  使用面积228米的房子,四室落地明厅双卫的格局,完全是浅色调的装修,进屋子的第一感觉就是明亮,心胸都为之一畅,在方厅正中摆着一架白色的钢琴,指尖随意划过,就会流出一串清越的声音。但魔天行知道,这钢琴只是个摆设,菲儿一般情况下是不弹的,如果弹起来,那么只要琴音覆盖的范围内所有具备听力的生命都会发疯,崩溃。魔天行也不清楚,为什么这位在各个方面都堪称十分优秀的女孩子对于音律却如此的迟钝?走过钢琴,是一组现在市场上最流行的布艺沙发,精巧的茶几上放着一组景德镇的茶具,旁边是一叠本来应该是整整齐齐,但现在已经铺满茶几的资料。对面的墙上是LG最新上市超薄电视,这款电视让菲儿自己改装了,“兼职”多项工作,不但可以日常使用,更可以用来监听许多别人根本无法探查的事情,还可以与世界多个同行直接联系,取得很多机密的第一手资料。四个卧室,一个主卧,一个书房,一个工作室,一个健身室。魔天行依次的走过,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镜片后的眸子中没有了昔日的精芒,却多了些柔和的光。

  菲儿始终在门口站着,俏美绝伦的脸上始终挂着深情的笑意,双目始终透着那种说不出的意味,而这种说不出的意味,或许只有魔天行才可以诠释其中的含义。这一圈魔天行足足走了十几分钟。菲儿的目光与笑意也片刻不移地锁定了魔天行十几分钟,缓缓道:“怎么样?提点意见吧!”

  魔天行微笑道:“还是老样子,一切都是老样子,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很享受这种惬意。到了这里和到家没有任何区别。”

  菲儿轻轻道:“这是我们两个人赚了第一桶金后共同买下的房子,共同设计的装修图纸,里面的每一根钉子,每一块木料都是我们两个人共同选的,我怎么会不经过你的同意,擅自更改里面的布局与风格?”

  魔天行随意地墙上一按,落地窗立刻被两边的浅色流苏式窗帘遮住。再一按,室内响起了立体式的轻柔音乐,正是钢琴王子----理查德。克莱德曼地经典曲目:献给爱丽丝。

  菲儿的脸莫名其妙地红了,咬着嘴唇道:“你想干什么?”

  魔天行的声音透着重重的柔和与亲切,但更多的却是男性的诱惑与他那独有的魅力相互溶合的另一种新感觉,道:“我五年未见你,不想五年后你更加的清丽脱俗,就似一朵空谷中的幽兰,虽身处于凡尘俗世的喧嚣之中,却没有沾到丝毫的凡尘俗气。”

  菲儿的俏脸红得更加厉害,低声道:“然后呢?”

  魔天行道:“为知道为什么?看见你,我首先会想到温热的清水抚遍全身的感觉。然后我会很自然的想到床。”

  菲儿脑中一阵眩晕,那是一种幸福的眩晕,不能够用任何笔墨所形容,但真实的感觉却是不在其中,不知其味。她轻轻地道:“为什么你总不想一些好的事情?”

  这句话刚刚说完,她便被一双结实却温柔的臂膀环住,头也很自然地靠在了那宽厚舒适的胸膛中。接着,她感受到了一只手,手指细长,灵巧,有力,但此时只是轻抚着她那如瀑布般倾泄而下,乌黑亮丽的长发和裸露在外面比丝缎更光滑的肌肤。一阵熟悉地男性气息直冲入鼻端,令她又是一阵眩晕。

  这时,钢琴王子----理查德。克莱德曼地经典曲目:献给爱丽丝正到了高潮部分,而魔天行的动作似乎受到了这支钢琴曲的感染,先是将她用力抱起,然后直奔卧室,轻轻地放在那张两个人曾经覆雨翻云,享受人间至高乐趣的大床上,柔软的床垫其材料是精心设计过的,可以随两个人的身体曲线的变化进行任意地吻合。不会让激情中的人有哪怕一点点不舒服的感觉,从而打扰即将到来或正在进行中的快感。魔天行的嘴唇已吻上了菲儿那绝美的樱口,一声呻吟自她嗓子最深处挤出来。。。。。。生命如此美好,生活如此奇妙,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吗?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室内的钢琴曲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因为没有人会注意。喘息已渐渐平静,菲儿仍旧偎在魔天行的怀中,像一只懒洋洋地小猫咪,鼻尖上的汗珠还没有干,美如春花的脸依然是火热的,但眸子中却一片安祥平和。当然,她可不会吃饱的猫咪那样老实,细细长长的手指伸出,缓慢地在魔天行的胸膛上划着圈。那是一种爱抚,也是一种满足后却依然调皮娇俏的表现。

  魔天行一只手搂着菲儿那柔软光滑的身体,灵巧的手指却停留在她那圆润上,另一只手随意翻转一下,食中二指间已多了一支香烟,菲儿根本就没有抬头,却伸出一只手在床边的台灯上按了下。魔天行也很自然地将香烟向台灯的方向划了一个弧线。台灯似乎亮了一下,但这一闪的速度快到让人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魔天行手中的香烟已开始冒起了巧克力味道的袅袅淡烟。

  菲儿的声音重新恢复了清新自然,道:“你还是老样子,喜欢吸我找专人给你特制的雪茄。”

  魔天行微笑道:“那是因为我知道这种雪茄只是徒具香烟的味道与感觉,却没有香烟应该有的任何致癌物质。有的时候我也在想,这种香烟如果真的流入市面,要多少钱一支?”

  菲儿笑了,道:“这是我找专人给你专制的,其中所花费的功夫与科技含量无法用几句话或一定数额的钞票来衡量。最关键的是制造这种雪茄无法大批量生产,它在市面上是无价的。”

  魔天行仍然保持着那种高雅风度,让女孩子一见就无法自拔的微笑,道:“你对我的心,对我的付出,我都知道。现在。。。。。。”他的声音忽然停止,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

  菲儿的笑容转化成无限的理解与包容,道:“你是想问发生在这里的那个案子吧?现在我们的样子确实不适合谈那种血腥的事情。不过,我们之间还用得着顾忌其他的事情吗?你呀!一有大案子或奇诡的事情发生,就谁都拴不住你的心了,我也不行。”

  魔天行在她的嘴角轻吻了一下,道:“除了你,又有谁能了解我?又有谁能让我连坐近十个小时的飞机来为你过生日?”

  菲儿幽幽一叹,道:“只要有你这句话,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她缓缓站起身,将一件真丝的流苏睡衣披在身上,睡衣是半透明的,更将她那凹凸有致的玲珑曲线遮掩得若隐若现,魔天行差一点就腾身而起,将她重新抱起,“就地正法”了。但此时,那件案子却让他的情欲之心得到了一些平静----想破解一些奇诡怪异的事情,首先要有一颗平静的心和一个冷静的头脑。但想到即将就要接触的案件,他还是有少许的兴奋。披起一件宽大的男式睡衣,与菲儿联袂走出卧室。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