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尸寒 第一~二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依然坚挺的双峰,平坦开阔光滑细腻的小腹,那神秘的的三角地却藏于光线的死角当中。  她那十根纤纤的春葱玉指一直在做着十几个神秘的,怪异的手势,第一个手势划过空间,这个屋子好像都要多添一分神秘的与怪异。慢慢的地,手势好像能做到了尽头。女子左手一翻,掌心中会出现了一个神龛前摆放着四式供品,一个青铜的香炉内插着三枝正着袅袅飘雾的檀香。使得整个屋子,神龛都沉浸在一种异样的神秘中。桌前,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跪在一个漆墨的蒲团上,昏暗的光线中看不清她的脸,但只要注视着她那光泽的肌肤,小巧且由于微笑所稍稍有些变形的下颌,洁白的贝齿,以及那曲线柔和的脖颈,圆润坚挺的双峰,平坦光滑的小腹,那神秘的三角地却藏于光线的死角当中。。...

  一座豪华的花园别墅内,一间黑漆漆的屋子,一张朴实无华的小桌子上摆事实着一个神龛,里面供的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神龛前摆放着四式供品,一个青铜的香炉内插着三枝正着袅袅飘雾的檀香。使得整个屋子,神龛都沉浸在一种异样的神秘中。桌前,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跪在一个漆墨的蒲团上,昏暗的光线中看不清她的脸,但只要注视着她那光泽的肌肤,小巧且由于微笑所稍稍有些变形的下颌,洁白的贝齿,以及那曲线柔和的脖颈,圆润坚挺的双峰,平坦光滑的小腹,那神秘的三角地却藏于光线的死角当中。

  她那十根纤纤的春葱玉指始终在做着十几个神秘,诡异的手势,第一个手势划过空间,这个屋子似乎都会多添一分神秘与诡异。慢慢地,手势似乎做到了尽头。女子左手一翻,掌心中出现了一个布做的人偶,上面毛发眉目,甚至服饰的比例都与缩小的真人无异,女子的右手缓缓展开,指缝间夹着几枚长长的银针。针尖在昏暗灯光有映射下,闪着淡淡的光。这光并不是很亮,也并不是很奇异,却偏偏带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死亡与恐惧。

  女子变换了一个姿势,嘴角在光线中越发分明了,她向面前的神龛行了几个怪异的礼节,口中喃喃自语着一些古怪的字符,然后,将其中一根银针向那人偶的头顶正中处插去。。。。。。

  繁华都市的一个星级宾馆总统套房中,灯光是那么柔和,音乐是那么催情,那在这里,却给人一种极其猥亵与淫秽的感觉。原因只有一个,柔和的灯光下,催情的音乐中,一对年轻人正赤裸着在那张大双人床上翻滚着,男人很英俊,但英俊的有些失去了男人本色,女孩很美丽,但这种美丽却并不属于她的年龄所应该拥有的。

  男人一脸邪笑地将女孩压在身下,道:“今天,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嘿嘿!”

  女孩亦媚笑道:“是吗?可千万不要丢脸啊!”

  黑屋子中,女人将那根银针彻底插入了人偶的头顶正中处。。。。。。

  总统套房中,男人正要有所行动,忽然脸色一变,用手捂着头顶道:“怎么搞的?这么疼?”

  女孩那大大的眼睛闪了闪,道:“身体不舒服吗?”

  男人等了半晌,又用力摇了摇头,脸上重新恢复了邪笑,道:“有你在这里,我怎么会不舒服?我舒服得很,一会儿我也会让你舒服的。”

  黑屋子中,女人将第二根银针插入了人偶的咽喉处。。。。。。

  总统套房中,男人一声惨呼,双手捂着咽喉跳了起来,接着,又分出一只手捂住头顶,他嚎叫着,全身赤裸地冲向一边,用头拼命地撞着墙。

  女孩大惊道:“你这是怎么了?”匆匆围起一块浴巾,将自己那白皙,赤裸的身体遮住了,欲下床来扶他。”

  黑屋子中,女人将第三根银针插入了人偶的下体处。。。。。。

  总统套房中,男人任凭自己的头顶与墙壁多次的猛烈碰撞,任凭鲜血顺流而下,布满整个英俊的脸庞,任凭自己像一个恐怖的活鬼一样的乱跳乱叫。忽然,双手捂住自己的下体,更加凄厉的惨嚎起来,真不知道他受到什么样的痛楚。

  女孩也慌了,急忙去按呼唤铃,然后道:“亲爱的,你这是怎么了?我已经招呼侍者了,你再忍一下,天啊!太可怕了!”

  那细嫩的手指由于精神极度紧张的缘故,已经不听大脑的分配与支使了,开始无意识地不停地按着呼唤铃。

  黑屋子中,女人将第四根银针也是最后一根银针插入了人偶的心脏处,指尖微微用力,那根银针便横贯那人偶的身体而过,同时,女人的下颌处笑意更浓了,绝美的嘴唇变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

  总统套房中,男人忽然捂住心口,脸上虽然遍布血迹,但还可以看出来,他那因为窒息而导致的铁青的脸色。女孩过来欲扶他一下,谁知,男人忽然张口喷出了一道血箭,女孩猝不及防,被喷了一头一脸,浴巾与裸露在外面的肌肤也未能幸免。女孩猝不及防,鲜血喷溅了她一头一脸,浴巾与裸露在外面的肌肤也未能幸免。女孩顿时傻了,她瞪大眼睛看着自己胸前血淋淋的碎肉,像是出现了幻觉一般,女孩还觉得那些碎肉还在她身上跳了跳,一股寒意子背脊瞬间上冲,浑身寒毛根根倒立,飘飘长发似被这寒意吹开一般飞扬起来。这时女孩的眼睛已经快要瞪得突出来,牙根“叭叭”的打着寒颤,喉咙咕咕的响着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咔”一声开门的声音打破了这诡异恐怖的氛围,那女孩紧绷的神经也被这一声咔撕裂,眼珠一翻,晕了过去……

  侍者在保安的帮助下打开房门后,展现在他们眼帘中的是这样一幕情景:屋子中一片狼籍,一个全身是血的男人横卧于精美的地毯上,身体还在奇怪的微微抽搐,他的身旁是一个同样全身是血的女孩子,已失了知觉。当急救工作展开后,他们发现,男人已经断了气,死因不明,女孩由于突如其来的不知名变故,精神严重失常。。。。。。

  几天后,H市的机场大厅走出一个年轻人,不过二十岁出头的样子,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款中山装,手中拿着一款现在最流行的黑色男士手包,配上那副无框的水晶银镜,显得格外文雅又不失精干之色。他并不是很英俊,但白皙的脸上却嵌着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虽然在水晶镜片后时隐时现,却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黄金比例的身躯所展现的每一个动作都显露出他经过极严格的上流社会训练,说不出的文雅,说不出的风度。从下了飞机到机场大厅门口这段距离中,已有不少青春佳丽向他投来好奇,惊异或带些色诱的目光,不得不承认,如果一个女孩子挽着这样一个男人走在大街上,可是一件很吸引人眼球的事情。

  男人似乎对此习以为常,他优雅地伸出左手腕,看了看那块“劳力士”的时间,然后自手包内拿出一款很小巧精致的手机,待接通后,他的声音优势也毫不排饰地展露出来,低沉中略带些浓厚,配上他那身材,服饰及无可挑剔的风度,绝对是令人窒息或疯狂的男性魅力:“菲儿,我是魔天行,我已到了H市,你在哪里?”

  手机内的声音很风情:“你猜呢?”

  魔天行笑了,那竟是一种无可匹敌的笑容,让异性不由自主沉浸其中的笑容:“你应该在机场大厅不远处看着我。”

  手机内的声音笑了:“你还是那样聪明,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魔天行微微一笑,挂断了手机,隐于镜片后那双精光四射的眸子开始了搜寻,十秒钟后,一辆漂亮的奥迪驶来,停在他的身前。车窗缓缓落下,车内现出了一张美丽,青春的脸庞。那上面洋溢着浓浓的思念,浓浓的友情。

  魔天行笑道:“菲儿,你还是老样子,一点儿都没变。”

  那张脸自然是菲儿,她笑了,如春河解冻,声音也如天籁般动听,道:“你还不是一样,上车吧。”

  魔天行道:“去哪?”

  菲儿道:“你说呢?”

  魔天行微笑着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奥迪扬长而去,只留下一串轻微的飞尘,更留给在场众人一个问号,他是谁?她是谁?

  “蓝色梦幻”酒吧门前,奥迪停下,魔天行与菲儿双双走出车子,向酒吧内走去。他们的神态很亲密,但说笑间都不失超绝的优雅与风度,引得门口招揽客人的男女公关们都不由自主地一阵感叹,这感叹中有几分羡慕,更多的是妒忌在里面。

  随意找了一个并不是很引人注目的位置,二人坐下来,所坐的位置正好在昏黄又略带些粉红色的灯光所照不到的死角处。这是他们的习惯。

  沉默了片刻,菲儿先打破了这寂静的平衡,轻轻道:“一走就是五年,在外面过得好不好?”

  魔天行微笑道:“吃得饱,穿得暖,睡得足,还会有什么不好的?”

  菲儿那俏美的眸子中似乎多了些什么,声音更加轻柔,缓缓道:“不想我吗?”

  魔天行道:“想,在外面多少个夜深人静的晚上,我想你想得发疯,但都忍下来了,原因。。。。。。相信你也知道。”

  菲儿微笑道:“我当然知道,咱们可是十几年的老朋友,你去的地方必然会有极度诡异,恐怖的事情发生,只要这种事情一出现,你会把所有的‘杂事’全部抛诸脑后,定然也不会再想一个与你相识了十几年的老朋友。”

  魔天行道:“我不过是走了五年,而且这五年中我接触了无数件大大小小的奇异事件,其中甚至牵扯到了很多提起名字在某一个界域都会轰动的人物。但最不能忘记的却是你,你又何必对我冷嘲热讽?”

  菲儿脸上闪过一丝欢喜,但嘴上却还是冷冷地道:“是吗?最不能忘记的是我?这五年中你音讯全无,连个最简单的联系都没有。还说想我?恐怕那些青春靓丽的女孩子早就把你的魂勾走了吧?”

  魔天行微笑不变,忽然话锋一转,道:“我始终在想一个问题。”

  菲儿道:“什么问题?”

  魔天行道:“如果我今后真的娶了你,是不是就一个异性朋友都不能接触了?”

  菲儿怔了怔,道:“你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魔天行道:“我在外面的五年始终在处理一些事情,至于什么青春靓丽的女孩子之说绝对是子虚乌有,呵呵,如果真有一天我娶了你,就凭你现在这副‘醋娘子’的嘴脸,恐怕我是不可能再有接触异性的机会了!”

  菲儿那娇俏美丽的脸上似乎红了红,嗔道:“我吃醋?我现在的样子像是在吃醋吗?哼!等到你娶我?我难道一定要嫁给你吗?”

  魔天行喃喃道:“不嫁给我?那最好,那最好!”

  菲儿瞪眼道:“你在嘀嘀咕咕的说什么?”

  魔天行微笑道:“有的时候女孩子瞪眼睛也并不是代表着生气,而是想向她对面的人证明自己的眼睛很大,很漂亮。菲儿小姐,现在你已向我证明了你眼睛的优势与魅力,接下来我们应该做什么?”

  菲儿不说话,又瞪了他半分钟的样子,自己终于忍不住笑了,摇头道:“为什么我对你总是生不起气?”

  魔天行道:“因为我并不是个总令老朋友生气的人,但是,老朋友,你看你是不是应该请我喝杯东西,然后安排一个舒适的地方让我睡一觉呢?”

  菲儿向他吐了吐舌头,并做了一个美丽的鬼脸,恨恨道:“我偏不请你喝东西,也偏偏不给你找地方休息,渴死你,困死你,气死你,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一个女孩子若是总说要气死一个男孩子的话,那么她恐怕是喜欢上这个男孩子了。如果她喜欢上了这个男孩子,当然更不会让他渴死,困死,气死。这岂非就和1+1=2一样的简单?所以魔天行并没有把她这句话接下去,只是在沙发上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十秒钟后,菲儿的一个手势已经招来了酒吧的侍者。

  看着满满一桌子的干果蜜饯和酒水,魔天行才笑道:“原来你并不是要渴死我或困死我,你真正的目的是要撑死我。”

  菲儿的眼睛又瞪了起来。随即道:“我会和你这样的小男生一般见识?”

  魔天行点头道:“是啊,我还有一个星期就23岁了,你这个还有七天就20岁的人怎么会和我这样的小男生一般见识?”说话间,他已经随意拿起了一瓶酒,熟练地用开瓶器打开了瓶塞,为自己满满地倒了一杯,优雅地举杯道:“我们可是同一天的生日,只不过差了三年而以,你不会忘了吧?”

  菲儿那洁白的贝齿轻咬着红润的嘴唇,在昏黄而又略带些粉红的灯光下显得说不出的诱惑,道:“亏你还记得我的生日,暂且饶了你,干杯。”

  魔天行的杯已举到了唇边,忽然镜片后的眸子精光一闪即逝,道:“最近几天你的身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菲儿柔软的身躯似乎僵硬了一下,半晌才强笑道:“怎么会?你可别忘了,我是H市有名的奇异侦探,若连我都无法处理的事情,恐怕早已在全国传得沸沸扬扬了。”

  魔天行道:“如果真的是连你都无法处理的事情,当事人的家属绝对有能力将这个消息封锁,菲儿,我们是十几年的老朋友,你骗不过我的,老实说,发生了什么事?”

  菲儿缓缓呼出一口气,又过了片刻才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魔天行道:“因为你从不喝酒,只有在遇到令自己毫无头绪的事情时才会下意识地去喝一杯来稳定自己的情绪与心态,看看你手里的杯子中那液体的色泽,我就知道H市最近一段时间里一定发生了大事,你都不知如何解决的大事。”

  菲儿将杯子中的“人头马”一饮而尽,道:“我是想。。。。。。”

  魔天行打断了她的话,道:“你是想,我刚下飞机,想好好地为我接风洗尘,七天后又是我们两个人的生日,你想和我安安静静地度过这个浪漫而有意义重大的节日。但是,菲儿,你是了解我的,如果明知道有奇异的事情发生,而我却不能去解决,这恐怕比世界末日还有严重。而且,这件大事情的有关人员一定秘密找到了你,希望你可以将其解决。老天却在这个时候让我回到了H市,也就是说冥冥之中注定了我们又要联手了。七天的时间解决它,用这件事情圆满的句号来庆贺我们的生日不好吗?”

  菲儿笑了,道:“你还是原来的那个天行,我还是从前的那个菲儿,看来不让你插手肯定是不可能了。”

  魔天行微笑着点头,其高贵的风度与完美的姿势令邻桌的几个女孩美目频频向这里传送。菲儿没有回头,冷哼一声,一股无形的杀气与压力如实质般的向邻桌而去。魔天行缓缓地闭了眼睛,他只听到邻桌似乎几声轻呼,呼声中带着极度的不安与恐惧。接着就是买单的点钞声,起立地桌椅碰撞声,匆匆走出酒吧的脚步声,当然,其中还夹杂着窃窃私语的交头接耳声。待魔天行再次睁开眼睛,以他们二人为圆心,四周桌子旁的人都走空了。

  菲儿再次将一杯“人头马”一饮而尽,才道:“是在这里说,还是回家去?”

  魔天行缓缓伸了个懒腰,道:“家!这个字的感觉真好。”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