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尸寒 第四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儿已在茶几上全面展开了所有关于这件案子的信息,道:“死者是‘巨龙集团’董事长的二公子,叫作任家豪,27岁,身高1。83米,体重78公斤,历任‘巨龙集团’管理部部长,样子长得还算说得过去的,自恃青春年少多金,常常进出更高级夜总会和星级宾馆。”  魔天行可以说,这间屋子是高科技产物的结晶,更聚集了魔天行与菲儿的心血。。...

  魔天行与菲儿一同来到了客厅,四面的落地窗仍然挂着厚厚的窗帘,没有一丝天光可以射进来,所以想偷窥屋内人的事情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每一挂窗帘的流苏布料中都涂有一种最新科研成果,可以防止所有射线的进入,若有不明光线照射到窗帘上,而导致主控微型电脑不能够在0。1秒内识别或辨认,主人会第一时间得到报警,从而使用人为操作进行防护。

  可以说,这间屋子是高科技产物的结晶,更聚集了魔天行与菲儿的心血。

  现在菲儿已在茶几上展开了所有关于这件案子的信息,道:“死者是‘巨龙集团’董事长的二公子,叫做任家豪,27岁,身高1。83米,体重78公斤,现任‘巨龙集团’管理部部长,样子长得还算说得过去,仗着年少多金,经常出入高级夜总会和星级宾馆。”

  魔天行重新点燃一根雪茄,待巧克力味道的袅袅香气迷漫于整个客厅时,才缓缓道:“也就是说任家豪,本人没有什么超卓的能力,只是仗着家势与财力的一个花花公子。”

  菲儿道:“也不能这么说,我曾经调查过这个人,任家豪在‘巨龙集团’的管理部也算小有名气,他本人很有才能,但从女色方面来讲也是小有名气。”

  魔天行笑了,吐出一口烟,道:“一个富家公子哥,本人很有能力,只是有些好色,却离奇死亡,还真有点意思。死因查到了吗?”

  菲儿摇了摇头,道:“这是本案的一大谜团,凭借现在的医学科技力量竟无法查出任家豪的死因。”

  魔天行道:“那么死状和当时的情况总应该知道吧?”

  菲儿道:“这一点我倒是查得清清楚楚,当时是晚上11点37分。他们。。。。。。”

  魔天行镜片后的眸子陡然闪出一道令人不敢逼视的精芒,缓缓道:“晚上11点37分,呵呵,这个时间很有意思,你继续。”

  菲儿笑了笑,接道:“任家豪与他刚刚相识的女朋友张娜娜在本市一个叫做‘富豪之家’的五星级宾馆中开了一个总统套房。大概是晚上11点58分左右,侍者忽然听到了总统套房的招唤铃响了,并且是声声不断地连响。当时侍者以为是总统套房内的客人要求侍者服务,于是立刻到了那间总统套房门外,可是无论怎么敲门里面也不开,反而听到里面有女孩子的尖叫声和男人因为痛楚而发出的惨叫。侍者曾见过一些有钱人找小姐玩*一类的变态游戏,或许偶而压到了招唤铃,所以也没多想什么。但里面的惨叫声却不绝于耳,侍者怕客人万一过于变态,玩出人命的话,那么宾馆也要跟着受牵连,于是找到了保安,拿着备用钥匙打开了这间总统套房的门。侍者与保安的动作都很快,大概只用了近两分钟的时间,但打开门后,却发现房间很凌乱,任家豪与张娜娜全身都是血,还有内脏的碎块,任家豪已经停止了呼吸和心跳,张娜娜虽然没有死,但是由于过度的惊吓,得了严重的精神分裂。”

  魔天行在菲儿叙述整个案件的过程中一直都很认真的听,但是他并没有静坐,而是熟练地拿起那套景德镇的茶具,用电子烧杯烹上了一点水,并拿出茶几下的一袋极品“龙井”开始烹茶。待菲儿将事件的过程说完后,他的脸上虽然还是极其认真的样子,但是一杯刚刚砌好的茶已放到了菲儿的手里,茶香与他嘴里的雪茄香气在空中混合,形成了另一种味道,让人神清气爽,似乎体内精气在一瞬间提高了很多。

  菲儿对着他深情地一笑,这笑容中包含的意义很多,她接过茶杯,轻品一口,茶水在舌尖处绕了一周,然后经上颌与下颌彻底充分地吸取茶香后,再缓缓进入食道,竟是齿颊留香,唇口生津,她嫣然道:“想不到你烹茶的功夫还是这么高明,一点都没有变。”

  魔天行笑了笑,道:“法医方面怎么说?”

  菲儿道:“这是我以私人力量得到的消息,法医方面的结论是:任家豪在生前几分钟时头部渐猛烈地撞过墙壁,导致头部多处硬伤,咽喉处有手指用力掐过的痕迹,但看头部几处硬伤的角度和咽喉处指纹来看,是他自己撞的墙,咽喉处的淤痕也是他自己用手掐出来的。可这两处伤都不是致命的,而且在任家豪的体内也没有发现致命的毒素存留。只能做结论为忽然疯癫发作,自杀而死。”

  魔天行道:“那两个人一身都是血,还有内脏的碎块如何解释?”

  菲儿道:“无法解释,鲜血与内脏的碎块经DNA化验全部是任家豪体内破裂,自口中吐出来的。现在整个案件唯一的谜团也在这里,一个人要受到多严重的内伤才可以导致他吐出体内近四分之一的鲜血和碎掉的内脏?”

  魔天行道:“警方那边怎么说?”

  菲儿道:“现场没有第三人的指纹,完全排除了外来人入室做案的痕迹,唯一有做案嫌疑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任家豪自己,另一个就是已经严重精神分裂的张娜娜。但看现在的情形,张娜娜的做案嫌疑已经取消了。”

  魔天行道:“为什么?”

  菲儿道:“警方彻底地查了一下张娜娜的历史,她从小到大都是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没有过失踪史,没有和任何特异的人类接触过,没有伤人前科,没有不良记录。唯一的弱点只是爱漂亮,虚荣心很强,为了她想得到的东西,她可以付出自己所有的一切。和任家豪交往与结识,也只是看中了任家豪的家世与财产。她希望过富人的生活,不再让人看不起。仅此而以。”

  魔天行再次递过去一杯烹好的茶,道:“这就是很多女孩子的悲哀,她们并不知道,即使有了钱,但心灵上很多空缺的位置仍然无法弥补。”

  菲儿轻品了一口新茶,接道:“凭借菲儿的力量根本不可能给任家豪造成如此严重的内伤。所以她的嫌疑很小。可是如果说任家豪自杀的话,显然也是不符合逻辑的,他年少多金,又有那么多的‘红颜知己’,本身又有极高的能力与地位,即使出现了金钱所不能够解决的问题,也没必要用那么残忍的死法自杀,如果说他忽然发狂,我个人认为还有些可能。”

  魔天行道:“任家现在什么反应?”

  菲儿道:“任家豪的父母,兄长,朋友都很悲痛,但会尽量地将消息的传播减小到最低,这个封锁力度从他们家里人来讲做得很有效果,直至现在,甚至媒体都还没有得到消息。”

  魔天行思考了片刻,脸上渐渐露出了微笑,道:“你的消息很全面,很准确,与我想像地虽略有些出入,但都不是决定性问题,我们出去走一趟吧!”

  菲儿道:“去哪里?”

  魔天行道:“先见一下张娜娜!”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