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尸寒 第五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菲儿那俏丽的脸莫名其妙的红了红,道:“我装扮的好看好吗?反正我装扮又也不是给张娜娜看的。”  魔天行道:“你毕竟也不是给张娜娜看,你是给我看嘛!让我时时刻刻牢记着身边除了一个这么好看的菲儿,的话再对别的女人生起情意来但是真的对不起你啊!是也不是这个菲儿拉住他道:“你在车上的时候一句话都不说,我问了你几次,你也不理我,现在你一定要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你的推理程序是怎么样的?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不让你见张娜娜。”。...

  “重症精神异常治疗中心”大门前,魔天行下了车,直接向医院内走去。

  菲儿拉住他道:“你在车上的时候一句话都不说,我问了你几次,你也不理我,现在你一定要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你的推理程序是怎么样的?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不让你见张娜娜。”

  魔天行叹道:“他不过就是一个精神分裂的病人,你吃什么醋嘛?”

  菲儿哼道:“我才没吃醋呢!”

  魔天行道:“没吃醋的话,见一个精神病人你打扮的那么漂亮干什么?”

  菲儿那俏美的脸莫名其妙的红了红,道:“我打扮的漂亮不好吗?再说我打扮又不是给张娜娜看的。”

  魔天行道:“你当然不是给张娜娜看,你是给我看嘛!让我时刻谨记着身边还有一个这么漂亮的菲儿,如果再对别的女人生出情意来可是对不起你啊!是不是这个意思?”

  菲儿低下头,摆弄着衣角,轻声道:“是这个意思心里知道就好了,说出来干嘛?”

  魔天行哭笑不得,只是轻咳了几声,道:“我现在说一下我的推理,看你能接受多少?”

  菲儿笑了,挽起他的臂膀,点点头道:“你说,我听。”

  二人的声音都很低,又相依偎在一起,外人看来就是一对刚刚步入爱河的情侣,魔天行道:“我现在开始说,听不明白马上提问。因为我的推理是环环相扣,有一个地方你听不明白,就会导致在往后面的推理环节中一头雾水。”

  菲儿点点头道:“我‘洗耳恭听’。”

  魔天行道:“想破解案情首先要抓住案情的主线,如果抓不到,只会让案情表面的假像引入岐途,这个案件主线是什么?你知道吗?”

  菲儿道:“我也想了很久,但是只觉越想越乱,在我眼前的永远是一团谜雾。”

  魔天行道:“你这就是让案情表面的假像引入了岐途,首先,这个案子不合理的一点就是任家豪的忽然离奇死亡,不是毒杀,不是他杀,自杀也不合理,这显然是不对的。抛开自杀不谈,他杀有几种原因:为了钱,为了情,为了仇,这是很正常的三种形式,第四种是不正常的,也就是‘随机杀人’,这样的杀人犯一般都是心理扭曲的变态人士。那么,如果任家豪不是自杀,是他杀,他杀的目的是什么?他又是以什么形式杀了任家豪呢?我们现在掌握的线索还太少,不过,这里面有一个线索,虽然它很不起眼,我却认为这条线索才是整个案情的主线。”

  菲儿道:“什么线索?”

  魔天行缓缓道:“时间。”

  菲儿皱眉道:“时间?”她恍然大悟,道:“难怪在家里我一说到11点37分时你忽然打断了我,说这个时间很重要。可是我并不认为11点37分是一个能代表什么的时间啊?”

  魔天行道:“像这样的一个财团的世家公子哥,想杀他并不容易,但是如果真的想杀他,最好的方法是神不知,鬼不觉。”

  菲儿道:“暗杀?”

  魔天行道:“暗杀是一定的,但如果找职业杀手来做的话,还是会被人一眼就看出是他杀,要用一种明明是他杀的方法,但是要让人看起来是自杀,而现场的实际情况即使有人证在也会一口咬定是自杀。”

  菲儿道:“催眠?”

  魔天行道:“差不多了,但还是有些偏差。”

  菲儿那双绝美的大眼睛忽闪了片刻,道:“莫非你说的是灵异方面?”

  魔天行道:“不错。”

  菲儿道:“天行,你科学一点好不好?”

  魔天行道:“那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遇到过灵异方面的事情,所以都是从所谓的科学方面着手,什么是科学?是现代人研究出来的东西才叫做科学,当那些所谓的科技名流发现这种事是他根本就无法操纵和掌控的,或者说是根本就摸不着头脑,找不到原因的时候,就把这种现像称之为迷信。哼!曾经当年的那对兄弟想要试着在天上飞,也不知被多少人骂,不到一百年的光景,只要买张机票都可以飞了,这就是科学的进步,但当人们没有意识到那一点的时候,又有多少人肯承认那对兄弟的设想是现实的?”

  菲儿被他这段话弄得怔了半晌,道:“也许你说得对,人的劣根之一就是不愿意承认超出自己认知范围的事情是存在的。”

  魔天行看了看菲儿的脸色,已知她心意,道:“你是不想驳我,而顺着我说的吧?”

  菲儿眼睛移向了一边,道:“没有。”

  魔天行镜片后的眸子四下转了转,然后道:“菲儿,你看那是什么?”

  菲儿转眼望去,只见一只全身雪白,大概有十斤重的家猫正在懒洋洋地晒着太阳,看那油亮的皮毛,显见主人是一个宠物专家,而现在这只懒洋洋的大白猫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盘旋在他头上的一只小麻雀,右爪蠢蠢欲动,随时都会做飞跃起的全力一击。

  菲儿道:“不过就是一只猫想抓鸟来玩玩嘛!其实对于猫来讲,它天生对于动作灵敏的小东西都有一种捕捉的天性,这也就是猫为什么愿意抓老鼠的原因。”

  魔天行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我问的是,如果这只猫和这只小鸟搏斗的话,谁的羸面会更大一些?”

  菲儿笑道:“那还用说,当然是猫会羸了,呵呵,体重差着这么多,而且本身的力量也差距过大,那只小麻雀是没有希望的。”

  魔天行道:“是吗?”

  菲儿道:“你要不要和我这赌一局?”

  魔天行那镜片后的眸子忽然闪出了一种神秘的光,而那只小麻雀忽然一个俯冲,如一只苍鹰般扑向那白猫,小小的爪子随意一个伸缩,竟是快如闪电,随着白猫一声凄厉的惨叫,它的一只眼球竟活生生地被那麻雀摘了出来,接着麻雀一个空中回旋,双翅一展,正打在白猫那对于小鸟来讲硕大无比的脑袋上,这次更邪,那十斤重的大猫竟被麻雀这小小的双翅拍出一米开外,头顶血肉模糊,眼看着断了气。

  魔天行拍了拍菲儿那目瞪口呆的小脑袋,道:“这就是灵异的力量,但也是一种科学,可是你用现在的科学方法却无法解释。”

  菲儿好不容易才从这诡异的场景中清醒过来,半晌才道:“一会儿你要怎么做?”

  魔天行道:“我要给张娜娜招魂。”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