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奴妃是罂粟(暴虐) 《暴君:奴妃是罂粟(暴虐)》第1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暴君:奴妃是罂粟(暴戾)小说名字叫作《暴君:奴妃是罂粟(暴戾)》,提供更多暴君:奴妃是罂粟(暴戾)小说,暴君:奴妃是罂粟(暴戾)小说名字。暴君奴妃是罂粟(暴戾)小说暴君:奴妃是罂粟(暴戾)摘选: 当宇文虚喘着粗气把我往牙床上抱…...

暴君:奴妃是罂粟(暴虐)小说名字叫做《暴君:奴妃是罂粟(暴虐)》,这里提供暴君:奴妃是罂粟(暴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暴君:奴妃是罂粟(暴虐)小说精选: 当宇文虚喘着粗气把我往牙床上抱时,我没有丝毫的抗拒,因为,我知道,他是真心爱着我的,在这个东昭国,再没有也个男人敢这样爱我,也没有一个男人敢带着我——东昭国皇帝慕容枭最宠爱的公主慕容宛私奔。皇宫里,我真的在无法待下去了,一向对我宠爱,百般爱护的父皇突然间下令,把我送到北方蛮族的蒙国去和亲。为此,我哭了,闹了,甚至绝食相抗,可这都没有改变父皇的决定,天知道,这次他为什么如此铁石心肠?母亲甄贵妃在我的榻前不停地垂泪,却是…

当宇文虚喘着粗气把我往牙床上抱时,我没有丝毫的抗拒,因为,我知道,他是真心爱着我的,在这个东昭国,再没有也个男人敢这样爱我,也没有一个男人敢带着我——东昭国皇帝慕容枭最宠爱的公主慕容宛私奔。

皇宫里,我真的在无法待下去了,一向对我宠爱,百般爱护的父皇突然间下令,把我送到北方蛮族的蒙国去和亲。为此,我哭了,闹了,甚至绝食相抗,可这都没有改变父皇的决定,天知道,这次他为什么如此铁石心肠?母亲甄贵妃在我的榻前不停地垂泪,却是劝我听从父皇的安排,说为了能和蒙国结盟,一起对付日渐强大的狼谒族,只有牺牲我,谁叫我的美貌传到了周围的许多邦国,还叫千万我不要恨他们。

可是我怎么能不恨,我都快恨死他们了,我是他们的女儿,不是皇宫的珍稀物品啊!就在我哭得快要死去的时候,宇文虚来了。他用一张俊美绝伦的脸,亮若灿星的目看着我。

他是东昭国最显赫的世子,三年前就承袭了死去的爵爷的爵位,他还精通琴棋书画,文章更是出众,所以他现在是父皇很倚重的臣子。可是他却还没有成亲,虽然他是本国众多名门闺秀的梦里郎君,也常常有陈群结对的媒人到他的府上提亲,但他总在拒绝。

别的人都不知为甚麽,可是我知道,他是因为我。他喜欢上了我,从三年前他第一次入宫给我教琴开始,他的手总在有意无意的落在我的手上,然后他就用含满情的明媚的眼看我,我的心开始慢慢的动了,情窦就像春天的花蕾慢慢绽放。

“宛,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他的声音温柔而令人心醉,象含着魔力。

“我想去江南!”我伏在他的温暖的肩上,哭泣着说。

“好,我们走!”他忽然抱紧我,在我的耳边道。

很快,我们就离开了京城,一直来到这里,这家小城的一家客栈。

“宛!”他喃喃的叫着我的名字,唇就紧紧的贴上了我的唇,很快就又游走过我的耳垂和脖颈,手却在解这我的罗衫,我感觉衣带忽的开了,他的手就迫不及待的滑了进来,滑过肩,滑过腰……

一阵阵的酥软散开,如春潮般席卷而来。。

“不,不要!”仿佛在闪电般的颤栗里,我无力的轻声呢喃。身体却涌起一股股燥热,我感觉到一团火,让我燃烧起来。我一阵恐慌狂乱,也不知心里都地是害怕,还是期待,可是还没等我弄明白,他男人的坚雄已经**有力的闯入,顿时,就是一阵**的痛。

我不由痛得叫出了声。这时,我看见他俊美的脸有些微微的变形,玉一样的脸此时也涨红起来,眼神却更加迷离,勾人魂魄得摇曳,一瞬间,我的心又开始随着他的眼神而动......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